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零二章   
  
第二百零二章

g,更新快,無彈窗,!

"兩位師兄?"後頭有人趕上前來,笑著一拱手:"兩位師兄在這里是有什麼差遣要辦?小弟姓張,單名一個崢字,是鄭真人門下弟子."

曉冬心一緊.

這怎麼應對?

他們是假的,可眼下來的這個可是真的!

外城的人看不出破綻,不代表人家天見城門下弟子也看不出破綻來了.

莫辰只是一點頭,看起來頗有些不耐煩:"我們是書閣的弟子,我姓李,這是我師弟姓孟."

這個突然冒出來同他們打招呼的張崢看來二十來歲年紀,端端正正的一張方臉,真的特別方,就象誰用尺子量了橫豎之後用刀削出來的一樣,粗眉細眼,看起來跟沒睡醒一樣,身上的袍服和莫辰,曉冬身上的樣子相仿,不過莫辰他們身上穿的明顯簇新齊整,而張崢身上的已經洗的褪了色,軟塌塌的一點兒形都沒有了.

再看他頭上系的那個舊冠,腰間佩的掉了漆的劍鞘,還有……

不用再多看,曉冬也能判斷出這個人在他的宗門里應該是很不得志,混的不怎麼樣的.

就算不看這身兒打扮,只從眼前情勢來看,這人對著他倆還一副急于討好的架勢,看來一點兒都沒有懷疑他們的身份.

"李師兄,孟師兄,今兒天氣不好,兩位事情要不急著辦,就且先找個地方歇歇腳,要是小弟能幫得上忙的,二位盡管吩咐,雖然我本領低微,但跑個腿找個人傳個話什麼的都做得來,這一片兒地面我熟."

這人和曉冬想象中的天見城弟子不一樣.

在他之前的想象中,天見城的弟子都應該是穿著一塵不染的袍服,佩著殺氣森森的寶劍,目無下塵,走路腳都不帶沾地的……

眼看看來,天見城的人,也不都是那樣,大概也是分個三六九等的.有高高在上的,就象那天他在夢里見到的那個女子一樣,乍一見恍若仙人.也有眼前這個張崢這樣的,上趕著想套套交情,跟市井間厮混打滾的俗人們一樣,沒區別.

"也不是什麼要緊事."莫辰沒有一點心虛不安的樣子,對這個張崢的討好顯得挺看不上的,還有些不耐煩:"你又來這里做什麼?"

張崢忙說:"我是來送東西的,事已經辦完了才要回去……李師兄你們兩位是?"

曉冬就在一旁看著大師兄三言兩語間就把這人給擺布得服服帖帖,對他倆是毫不懷疑.

可是……這人看著比他倆年紀都大,按說一個宗門里,先入門為大,他完全不必掉過頭來討好後輩.

這個張崢看得出來兩個人里做主的是莫辰,就專心的朝著他使勁兒,當然也沒有冷落曉冬,是個會說話會來事的.

曉冬就知道一句話.

禮下于人,必有所求啊.

莫辰見得人多,對張崢的討好也不意外.

他意外的只是……

天見城的這些人,都遠超過他意料之外的輕信好騙.

說好的龍潭虎穴呢?原本他也以為,這天見城是個步步陷陸的險地,這里的人,下到三歲孩童上至城主長老,個頂個都是人精子,一身上下都寫著"不好惹"三個字.

但是就現在他們不多的見聞來看,完全不是那麼回事兒.

這里的不知道是不是從來不出城,見的少,經曆也少,所以……好象反而比外頭的人心眼少,少很多.

難道是一直這麼圈著不與外界往來,圈傻了都?

外城的人,昨天見的守門弟子,還有在路上遇到的那些人,他們都沒發現莫辰和曉冬是冒充的.大概在他們想來,根本不可能有人沒有腰牌能潛進天見城里,所以壓根兒就不會往"假冒"這兩個字上去想.

這個張崢畢竟藏不住心事,繞了一會兒圈子,狀追著無意的問:"書閣我就去過一回,看李師兄的樣子一定很得重用吧?"

"聽說書閣里搜羅了不少功法,秘籍,我們這些低階弟子是可望而不可及,想必李師兄和孟師兄一定是近水樓台先得月,對這些都熟悉得很哪……"

嗯,聽出來了.

果然是無利不起早.

這個張崢看來是屬于那種不得看重的小人物,雖然他說自己是鄭真人門下,可是沒說自己是親傳弟子,也沒說是記名弟子,只說是門下.

這其中的出入可就大得多了,八成他連記名弟子都不是,只是個雜役,小執事之類的,干些跑腿打雜的零碎活計,一心想多學點東西,卻苦于沒門路,旁人懶得搭理他.

所以他只能靠自己四處鑽營打聽了.

沒有靠山,手里也拿不出什麼能打動旁人的好處,再努力鑽營也往往是白費氣力.

所以一見著莫辰他們倆,他毫不猶豫就上來搭話了.

而莫辰三言兩語間就摸透了張崢的想法,不費吹灰之力就用兩本大路貨功法的名字把他給釣住了.

曉冬十分意外.

不為別的,大師兄的說的那本什麼《通元煉氣訣》和《南羅經》這個,都是……嗯,爛大街的東西了.連外頭的散修都能很容易弄到這些抄本,只要有點兒資質,自己瞎練也能練出點名堂來.可以說但凡是修道之人都可以人手一本了,簡直就象普通人讀的什麼千家文和蒙學解字一樣普遍.

可是這兩本心法一說出來,從張崢的反應能看出,這倆心法他都不知道,對待兩人的態度比剛才又熱切了一倍不止.

天見城到底有多封閉啊,連這種事情都不知道?按師父的話說,因為誅魔之戰還有其他種種變遷,有很多宗門消亡,功法失傳,但也有許多的功法變成了無主之物,漸漸流傳開來.就拿通元煉氣訣來說,原來的主人聽說是一個叫做通元宗的門派,門派早沒了,這功法卻因為淺顯易懂好上手,成了許多散修們的入門首選.容易歸容易,但是修到個五六重左右,就不可能再提高了.所以有了一定根基之後,有條件有本事的當然會去追索更好的功法,這些初入門的功法自然就被摒棄了.

張崢也是意外之喜.

他本來沒抱多大希望,只盼著能混個臉熟,結下個善緣,將來要是再遇到了也好說話一些.沒想到這看似冷心冷面的書閣弟子卻意外的大方好說話.張崢到現在也沒能夠煉氣,沒有誰傳他心法,哪怕是最淺顯不入流的.

看樣子要是把這師兄弟倆哄好了,至少能到手一本功法!

外城的人看他已經進了內城,身份立馬不一樣了.可張崢自己知道自己的事,他不過是個打雜跑腿的小角色,說是鄭真人門下,其實從進內城到現在,幾年里他就見過鄭真人兩次,還都只是遠遠看見,鄭真人可壓根兒不知道還有他這號人物.照這樣下去,白白蹉跎了年月,還學不到一點兒真東西.

張崢暗下決心,一定要把這兩人哄住,哄好,哄得他們舒舒服服心情愉悅,一本功法對他們書閣的人來說不算什麼,隨便就能給抄錄了,要是真處出了交情,以後的好處那是源源不斷啊.

他抱著這種心情,莫辰問什麼他都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簡直恨不得對他們兩人掏心挖肺.

對于莫辰打聽的一些消息他也沒有覺得奇怪.要說書閣的人什麼出名?他們可以關在屋里經年累月一步不出房門,只要有人按時送食水,或是直接連這些麻煩都省了用辟谷丹就行.所以有時候書閣的弟子相互之間都不認識,城里城外的事情別人知道他們卻不知道.

張崢樂得用這些過時的,人人都知道的消息來討好這兩人.

"徐長老去年殞落了……"

"外面來的人?這幾年都沒有什麼外面來的人了."

不過他所說的消息里最重要的,卻是關于"少主"的消息.

"少主?我只遠遠看見過一眼,瘦瘦的,看著二十上下,聽說是個很聰慧的人,只是我們這樣的小人物,當然沒有那個身份配跟少主說話了.聽說少主生下來先天不足,這些年一直在調養,現在身子恢複得差不多了,這才在人前露面."

"自從老城主去世之後,夫人也深居簡出不願意見外人,更不願意打理天見城內的事務,這些事情徐長老原先掌管著一大半,徐長老去了之後,現在都是霍長老在代管著,要少主接任,起碼還得過個幾年,他身子還沒徹底好起來,又對城中的大小事務知道的不多."

莫辰與曉冬交換了一個眼神.

張崢接著說:"近來靈草越來越搶手了,貨色卻大不如前.唉,說起來,前幾天林師兄還抱怨過,說最近煉藥很不順,三爐里能成一爐就不錯了,另外兩爐都廢掉了."

莫辰多問了一句:"是用的藥材不好?還是煉藥手法有了偏差?又或是丹爐長時間沒有修過?"

"不是這些原因.靈藥靈草的品質確實不如從前,可是那樣也就是頂多煉出的藥效有偏差,品相不好.現在是根本煉不成,"張崢一面說一面搖頭:"這事兒好象已經報到長老們那里去了,希望能早日解決."

上篇:第二百零一章    下篇:第二百零三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