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零六章   
  
第二百零六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兩只禽鳥大概覺得這次和平時一樣.平時也有人這樣定時給它們喂食喂水,打理籠舍,食料里有時候也會摻上靈草,靈藥.

所以它們一點兒也沒有反抗.

可是這一次是不一樣的.

按說這種清元散是紓解調理真元的藥物,靈禽也是可以吃的,吃了也不會有什麼不適,要是吃多了頂多虛脫兩天,睡過來就好了.

然而這藥給兩只靈禽吃下去剛剛一柱香的時間,兩只靈禽就都不對了.一個原地打轉,一個脖子上的毛都乍起來了,發出沙啞刺叫聲.

莫辰不著痕跡的自己上前一步,將曉冬遮在身後.

不過曉冬已經看見,那兩只鳥的眼睛快速充血,變得通紅通紅的,就象能滴出血來一樣.

不,不是象,真滴血了!

不止眼睛里滴出血來,禽鳥的嘴里也在往外冒血沫兒.一只撲過來就象要擇人而噬,被王夢忱一把捏住了脖頸.另一只則慌不擇路,沖著窗子一頭撞了過去.

可能是藥性影響了它的視力,這鳥沒撞開窗戶,卻一頭撞在了窗戶邊的白石窗棱上,血花四濺,當場斃命.

王夢忱手里那只倒還活著,可是也只比這只撞死的多活了那麼一刻.王夢忱捏它的時候手上沒用力,他可不想把禽鳥就這麼弄死了.

不是他可惜這鳥的一條命,而是這鳥活著他才能更好的試驗藥性.

可是這只禽鳥伸長了頸子長叫了一聲,頭就軟軟的耷拉下去.

也死了.

曉冬簡直讓這藥給嚇著了.

這哪是補藥?這分明是毒藥啊!

這兩只禽鳥剛送進來時多麼溫馴,毛色也鮮亮,一點兒異樣都沒有.可是現在呢?屋里撲騰的到處都是鳥毛,血也濺了一地,還有股不太好聞的氣味兒……

曉冬覺得這味道不好聞,但又說不上來有什麼不對.

王夢忱把手里的死鳥放下.

他臉色鐵青,盯著一近一遠兩只死鳥,手緊緊握成了拳頭.

負責配藥的兩人更是面無人色,一個直接撲通一聲癱坐在地,另一個象是嚇傻了.

"怎麼會……不可能……"

藥是他們倆親手配的,每次配藥,按遷善堂的慣例都是兩個人一起,免得一個人操作時有什麼私心,或是會出什麼紕漏.

當時他們兩個一個配藥,一個打下手,藥當然是按方子配的,藥料也都是從庫里領來,一樣一樣歸置好的.

以前都沒出過岔子,這次怎麼會這樣?

是有人在藥料里添了什麼東西?

可是遷善堂很少來人,尤其是藥房這里,今天是情況特殊,王師兄才讓這兩個書閣的弟子進來,也是想讓他們充個見證的意思.

在給這兩只禽鳥喂藥的時候,配藥的兩個人都自信自己配的藥絕無問題,有問題也是離了藥房之後才出的事,同他們倆沒有關系.

可現在是活打了臉.

這瓶藥可是一直放在藥房里沒有拿出去的,結果靈禽吃下去之後……這情形慘烈得一目了然還用說嗎?

所以說問題不是出在外頭,而就是出在遷善堂里頭,就出在他們兩個身上!

"師兄,師兄!我們真的沒有做任何手腳,那天配藥也絕無紕漏,師兄你一定要幫幫我們,要幫幫我們啊!"

出了這種岔子,要是王夢忱想把他倆丟出去擋災平禍,也是很自然的.師父不在,遷善堂做主的也就是王夢忱了.

"行了,先別自亂陣腳."

王夢忱也不相信他們倆會在藥里做手腳.

畢竟這樣做對他們一點兒好處也沒有.事發了他們肯定逃脫不了罪責.

但藥怎麼會出這麼大的問題?

這簡直象是中了毒,而且還不是一般的毒.

派去天風堂的弟子也回來了,還好天風堂領去的兩瓶藥都還沒有打開服用.

王夢忱不死心的再試了一次,送去天風堂的這兩瓶,同另外兩瓶完全一樣.

王夢忱臉色極其難看.

就算來日伍長老他們生事問罪時他把兩個師弟交出去平息眾怒,也不能抹掉他身為師兄監管不利的責任.

在天見城里他也有對頭,也有人看他不順眼想把他拉下馬的.

"你們那天配藥都用了什麼藥料?"

"都是庫里領的!"先前癱坐倒地的那個人被扶著站起來,他用力抹了一把臉:"我這就去都拿過來,我們可以當著師兄的面再配一次."

沒誰比他們倆更想澄清這件事了,不澄清他倆只怕要沒命.就算結果好一點兒能保住命,可能也會廢除功力,甚至被趕出天見城.

天見城里沒有一個人樂意到外頭去.

在他們看來,天見城以外的地方都是危險,蠻荒,靈氣匱乏,簡直全是不毛之地.真被趕出城,那才是生不如死.

王夢忱點了點頭,看莫辰他們師兄弟兩人的時候,有些歉然的說:"李師弟,孟師弟,真是對不住,原是想跟你們請教,沒想到卻讓你們也卷進這事里.只是……事已至此,也只能請你們做個見證了."

莫辰說:"王師兄何必見外?都是同門,你也沒想到會出這樣事情.這配藥我們在一旁看著,方便嗎?"

原來當然是不行的,可是到了這個地步,還講什麼方便不方便?

曉冬心里覺得既驚懼,又有些滑稽.

聽大師兄一口一個不是外人,何必見外,其實他倆是不折不扣的外人啊!不但不是他們宗門的人,甚至不是天見城的人.

可是對這種厲害的藥物,曉冬又覺得挺可怕的.

這好端端的兩只鳥兒吃了之後就象發瘋中邪一樣,轉眼暴斃.人吃了可能不會象這樣馬上就死……但也肯定好不到哪兒去.

稱藥取藥的時候,那兩人手都抖起來了,王夢忱站在一旁,那神情真稱得上是虎視眈眈.似乎這兩人只要敢犯一點兒錯,他就會毫不留情的把他們給捏死.

曉冬認真好奇的看著他們的動作,暗暗記住.

他以前也常見大師兄,姜師兄他們配藥,但是動作,還有各種用具顯然沒有人家那麼講究.

可那又怎麼樣?別看他們講究,配出來的藥卻跟毒藥一樣.大師兄他們沒有這些講究的器皿物什,配出來的藥照樣好用.曉冬生病時吃的丸藥,大師兄給淬煉筋骨時泡的那藥湯,有一樣算一樣,都是頂用的好藥.

等到蒸藥的時候,扇火的活兒索性被王夢忱自己攬過去了,他一面扇火一面盯著爐中的藥材.

剛才那些藥材確實都是藥房里的,沒有異樣,王夢忱自己配藥也用這些.配藥的二人動作也沒有什麼異樣,沒有錯漏,也不可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夾帶,做手腳.

眼下這藥配制的過程沒有出錯兒,就算是他自己來配也就不過如此了.

大概小半個時辰藥材就蒸好了,又經丹火煉過,再取出來時還要再研磨數次,但配藥的主要過程可以說是已經結束了.

"這藥……"

王夢忱不用再試,只看顏色,嗅氣味,就已經能判斷出來,這藥和上一批配出來的一樣,已經不是正常的清元散了.

完全成了另一種藥,對普通人來說可能還沒多大影響,可對個修道之人來說無異于劇毒,服下去之後真元躁動,氣血逆行,連根骨要大大受損.

"這怎麼可能?"王夢忱從頭看到尾,確定這材料,配藥都沒有出錯.

可配出來的藥卻大大的錯了.

可是配藥的兩人卻長松了口氣.

這說明他倆清白.

可這問題出在哪兒呢.

藥材剛才都查過了,器皿也沒有被人做手腳.王夢忱象是鐵了心一樣把所有東西又從頭翻尋一遍,可結果卻是諷刺的,所有的東西都沒有問題.

那問題能出在哪兒?

一味普通的清元散,按著方子配,哪兒都沒有出錯,為什麼配出來的是毒物?

莫辰一直在旁邊靜靜旁觀,這會兒看王夢忱有如困獸,忽然說了一句:"蒸藥的時候,水是哪里來的?水驗過嗎?"

一語驚醒夢中人!

蒸藥的時候確實加了水,但是水這種東西沒什麼稀奇,就從石缽里倒出來就用了.

王夢忱一把抓住了身旁的人:"水!就是水!這水是哪里來的?"

"就是,就是從玄霜園後面井里取的水,咱們一直都是在那里取水的."

沒錯,這個王夢忱也知道.

他把水缽端了起來,里面的水還沒有用完,還有淺淺的一層.

王夢忱顧不上許多,端起來就喝了一口.

一旁的人紛紛驚慌:"王師兄不要!"

話音沒落,王夢忱一轉頭,噗的一聲將水吐了出來.

"王師兄你沒事吧?"

"沒事……"王夢忱用袖子抹了一下嘴,臉上的神情看不出是喜是悲.

"這水不對."

負責去取水的弟子戰戰兢兢的說:"王師兄,我就是和平時一樣去取水的,這水是也沒有過夜啊."

"你,還有東石兩個,再去取一桶水來."

曉冬看了一眼大師兄.

他想起張崢說的,天見城的兩眼泉水都已經廢了.

難道這井水也是?

上篇:第二百零五章    下篇:第二百零七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