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一十三章   
  
第二百一十三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曉冬怕別人看見他們,給雁夫人招惹來麻煩.這閣樓四面通透,下面的人抬頭說 不定就能看見他們.

"放心吧,他看不見."莫辰說:"我適才就試過了,從外頭看不見閣子里面的人.但從上頭可以看見下面的情形."

這麼大敞著,別說人,就是一只鳥估計也能看見.

多半又是陣法的原因.

"那,咱們能看見下面?"

"能,萬先生特意告訴了我."莫辰說:"這閣樓下面的鋪的地板有些講究,從底下看不到上面,但如果上面的人願意,是可以看到下頭的,還能聽見聲音呢."

不知道雁夫人為什麼要把居處弄成這樣的結構,可是現在卻方便了莫辰和曉冬兩人.

"那咱們聽一聽他們說什麼,不要緊吧?"曉冬有些猶豫:"我覺得……這人過來的事,八成與咱們有關."

"不要緊.雁夫人既然讓咱們暫時在這兒安身,就不怕咱們聽到看到什麼."

大師兄說的很是.

曉冬下床的時候有些搖晃,莫辰扶了他一把.

"你覺得怎麼樣?"

"好些了."

氣力恢複了一些,但也僅僅是一些.他現在覺得兩條腿都快不是自己的了,里面的骨頭好象被抽掉了一樣,軟綿綿的支撐不起來.

莫辰把他扶了過去.

說起來很奇妙.

地下鋪的白石一眼看過去都是一模一樣的,但是走到跟前才發現不同.這靠中間的地方拼接起來的四塊,往下看的時候果然能看到閣樓下廳堂里的情形,只是象隔了一層紗一樣,有點不太清楚.

雁夫人招待那個人坐下,並沒有寒暄客套,直截了當的問:"馬長老有什麼事情,只管說吧."

雖然她的聲音仍然是冷冰冰的,聽起來十分漠然,但曉冬似乎能在她話里聽出更多的不耐煩.

"既然夫人這樣說,那我就不兜圈子了.少主的下落,夫人真的不知道嗎?"

雁夫人兩手攏在一起,坐得很端正,端正的有如一尊泥雕木像一般,對馬長老的問話,她連眼皮都沒多抬一下:"他從來不到我這里來,平時不是和伍長老,馬長老你們更親近嗎?"

馬長老干咳了一聲,臉上有些掛不住:"可是眼看沒有多少日子了,他卻跑了個無影無蹤.這其中內情他一個小輩從哪里知道?怕是有人告訴了他吧?"

"你這意思,不就想說是我走漏了消息嗎?"雁夫人終于起頭,看了他一眼.

"當年先城主才剛剛去世不久,少主就不見蹤影,也不見夫人焦急尋找,這可不象是母親走失了孩子的情狀.這次少主無端端又不見了蹤影,要說夫人事先一點兒都不知道,在下很難相信啊."

"你不信你的事.他跑就跑了,你們要有本事就把他逮回來,沒本事也別找我也來撒氣.我只有三個字,不知道."

馬長老被氣得噌一聲站了起來,他來時就已經心情不好,現在看來更是氣急敗壞.

"夫人!我們是看在城主和少主的面子上,才稱你一聲夫人.你也不想想,就憑你一個沒有靠山沒有根底的外人,憑什麼這些年過得養尊處優,享受這些一般人做夢都想不到的榮華富貴……"

"這些榮華富貴誰愛享你送給誰去.我丈夫死了,孩子下落不明,你現在逼到我面前來說我白享受了你們給的榮華富貴?這些身外之物我可以一樣都不要,你能把我丈夫,把我孩子還我嗎?"

馬長老哼了一聲:"你不要覺得他能逃得了!告訴你吧,現在城里所有的通路都已經封閉,他現在肯定還藏在城里的某個地方.我勸夫人一句,你還是讓他自己乖乖出來的好,要是非等著別人把揪出來,那時候就難看了."

雁夫人根本不為所動:"我也是那句話.你們有本事你們就去找,找不找得到那是你們的事,我一概不管."

曉冬身子顫抖,莫辰把他護得更緊了一些,輕聲說:"別怕."

曉冬抬起頭看了他一眼.那一眼中充滿了迷惑與茫然.

陳敬之當然不是雁夫人的兒子.

可雁夫人又不肯承認她是曉冬的母親.

聽到她和馬長老這些針鋒相對的話,曉冬心頭的迷惑不增反減.

"別擔心,雁夫人應該不會有事,她有自保之力."

曉冬茫然的點點頭.

莫辰懷疑他連自己說了什麼都沒有聽進去.

馬長老說理也說不過她,要動粗又有顧忌,正好有個人氣喘籲籲的急步奔來,到了廳門外就停下了腳步,沒敢踏上台階,一臉情急之色的邊行禮邊說:"夫人,長老,弟子有事稟告."

馬長老一腔怒火終于有了出口,他惡狠狠的盯著那個弟子:"有什麼事?誰讓你們沒事隨隨便便過來攪擾夫人清靜的?"

就在剛剛他還沖著雁夫人咆哮,現在一轉頭卻又教訓起別人來.

這種只許州官放火,不許旁人點燈的霸道和理所當然讓曉冬本能的心生厭惡.

雖然和這些人沒接觸過,但聽說了那位伍長老的冷酷殘忍,又見識了這位馬長老的咄咄逼人,曉冬覺得天見城的這些長老們本事怎麼樣不去說,品行可都真叫人看不上.

雁夫人看來手中並沒有實權,甚至連得用的人都沒有,馬長老可以說來就來,言辭無禮,報信的人也在這里出出進進,這哪里是城主夫人的待遇?

報信的人遲疑了一下,看了一眼雁夫人.

馬長老會意,走過去同他低聲說了兩句話.他們應該是用什麼特異的法門,一點兒聲息也不外露,即使有人就在旁邊挨著他們站著,也是一句話也聽不到.

他們說什麼話,須得瞞過雁夫人?

這不難猜,多半與那位"出逃少主"有什麼關系吧?

雁夫人卻當真沒有表露出一點好奇.

馬長老聽完傳令子的話,臉色變了幾變,匆忙而又稀松的一揖手算做告別,就和那個傳令弟子匆匆走了.

不光馬長老無禮,連那個傳令弟子都對雁夫人沒有多少敬意.

雁夫人對這些看起來並不在意.馬長老走了之後,莫辰扶著曉冬躺下,又替他輸出真元調理內息.

"大師兄,你別這麼熬著,趕緊歇歇吧."

不用問曉冬也知道,他昏迷 不醒的時候,大師兄肯定不會放心他一個人,必定是寸步不離,眼不交睫的守著他.

再說,頻繁的損耗真元,這可不是一件好事,曉冬不願意完完全全成了大師兄的負累.

莫辰只是用手輕輕滑過他的臉龐,讓曉冬閉上眼睛:"守住呼息,不要說話."

雁夫人上樓來的時候就看見了這情形.曉冬閉著眼睛,神情是全然不設防的信任與依賴.而莫辰認真專注的眼神也被雁夫人看在眼里.

莫辰松開曉冬的手,起身來行禮:"夫人."

雁夫人微微點頭,看著睜開眼睛的曉冬:"醒了?"

曉冬不知道該同她說什麼,甚至怎麼稱呼她都是一件為難的事.

雁夫人並沒有走近,她就站在屏風旁邊看著.

眼前這對師兄弟要好親厚,大概親兄弟也不過如此了.

雁夫人對莫辰說:"莫公子,剛才得到消息,說是城中突然來了一位遠客,馬閎文匆匆而去正是因為這件事."

莫辰怔了下,脫口而出:"難道是我師父來了?"

雁夫人點了下頭:"沒錯,莫公子真是聰敏過人.剛剛我得著消息,令師遣人傳信進來,說是為了追查徒兒的下落,他多年前曾經來過,還有一塊天見城當時贈給丹陽仙門的令牌,現在只怕已經進城了."

莫辰和曉冬互相看了一眼.

曉冬是既喜且憂.師父竟然能找到這里來,這不得不說是意外之喜.

可是偏偏在這個時候,天見城正是多事之秋,說不定還會步葬劍谷後塵,這種天崩地陷的大事,就算是修道之人也不可能逆天而行,師父這一來,凶險不小啊.

可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師父不是來找他們的,而是來找陳敬之算賬的!

追查徒弟的下落,既有可能是師父來找他們,更有可能是師父是來追查門派孽徒,為得是清理門戶.

雁夫人卻說:"令師不早不晚偏在這個時候到來,只怕有心人一定會多想.他們會想著,少主失蹤一事是不是同他有關聯,放他進城也只是為了查清此事."

也對啊.

換成曉冬,他自己也會覺得這事兒巧的過分.陳敬之偏在這時候沒了蹤影,而師父又恰好在今天來到.

好在現在還沒人發現他們的身份,否則他們倆要再卷進去,局勢只會更複雜更凶險.

"不管李真人是為何事而來,天見城現在絕非久待之地,我會盡量安排,先把你們送走……你們如果想與李真人相見只怕很難了,他一進城,就有無數多眼睛死盯著他."雁夫人在這時候終于透出了一點急躁的情緒:"你們走了,李真人沒有牽掛,想必也會盡早離開.你們不見面,就不會引來更多人的注意."

上篇:第二百一十二章 生變    下篇:第二百一十四章 祭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