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一十四章 祭祀   
  
第二百一十四章 祭祀

g,更新快,無彈窗,!

"夫人能幫我們和師父傳個消息嗎?只要報個平安就好."

雁夫人點了下頭:"這個自然,我會讓人找機會傳訊給李真人."

若是能讓師父別進城就更好了,這座城現在讓莫辰覺得朝不保夕,就象曾經的葬劍谷一樣.

她轉過頭,曉冬一直沒出聲,就在一旁安靜的看著她.

太陽快要落山,夕陽斜暉打在臉上,倒是讓他蒼白的膚色看起來多了些暖意.但是那雙眼,黑而深,看得人有些心驚.

雁夫人心里沒來由的一酸,她轉過臉去,不敢再和曉冬對視.

她本以為,在這世上已經沒有什麼事情能讓她動容,能讓她牽掛.即使是對曉冬,她也只是盡一份責任而已.

讓他活下去.

離開天見城,走的越遠越好.

可是這座延綿了不知幾千年的天空城象一個巨大的牢籠一樣,即使把他送的再遠,現在他仍舊回來了.

在見到他之前,雁夫人對這個孩子本來沒有期待.只是偶爾……偶爾會想到,他現在在哪里?他過的可還好?

看到陳敬之的第一眼,雁夫人就知道他是個冒牌貨.

他心機深沉,個性又自私涼薄.發現雁夫人這里很難討好,又沒有什麼勢力,毫不猶豫的掉過頭來另投他們.

雁夫人也想過,如果這麼大年紀的少年都象這個樣子,那個孩子她見或不見也沒有什麼遺憾.

可現在她見著他了.

那一刻她什麼都沒想,只是在心里感喟一句.

原來他長大了是這個樣子的.這個年紀的少年已經開始有了成年男子的一些特征,但是曉冬眉眼清秀,看來仍然帶著少年人的稚氣.他不動彈不說話的時候,神情之中卻透出一股超越年紀的憂郁與滄桑,象是經曆了許多世情坎坷,生死別離一樣.

雁夫人有些害怕與這樣的一雙眼睛對視.她怕再多看一眼,就會暴露出心中的什麼秘密一樣.

她怕再多看,會舍不得這麼快同這個孩子分離.

當然,他們總是要分開的,而且時間越快越好.

如果昨天沒有出意外,按著原來的計劃,現在他們早就應該在天見城以外了.

"夫人……"曉冬忽然開口,聲音里帶著遲疑.

雁夫人莫名的有些緊張.

她不知道曉冬要說什麼.

也許又是她不能回答的難題.

"陳敬之離開師門時,帶走了我的墜子.現在墜子在哪里?"

原來是問這個.

雁夫人說不上來心里是什麼感覺,是有些隱隱的失落呢,還是悄然的松了口氣.

"墜子不在我這里.當時他來到天見城的時候,那個墜子我曾經過目,但隨即就被伍長老他們找理由,說這墜子還是應該由他帶著……實際上不是,那個墜子應該是被伍長老,馬長老他們幾人中的一個看管保存著,一時之間我拿不到……"

"墜子有什麼特異之處嗎?"

如果只是做為相認的信物,那既然陳敬之已經與雁夫人"相認"了,墜子最大的意義也隨之失效.

但是能讓伍長老他們嚴密看管保存著,那個墜子想必意義至關重大.

"是上任城主留下來的東西,于天見城意義重大."雁夫人曾經想過把墜子拿到手,但是苦無機會.

曉冬輕聲問:"如果我留下,留在天見城里話,會不會象前任城主一樣?"

一樣什麼?

當然是一樣死去.

雁夫人沉默了片刻,她把臉轉向一旁,微微點了下頭.

果然他們猜的沒錯.

莫辰心里早就明白,曉冬心里也猜得出.

"為什麼?"

雁夫人看著站在面前的這兩個年輕人.

他們年紀都不大,曉冬是,莫辰也是.

年輕人都喜歡問這三個字.

就是因為年輕,所以凡事總愛尋根究底,一定要個清楚分明的答案才甘心.

可世上的事情哪有那麼多為什麼.人為什麼會經曆生老病死,一生之中樂少苦多?

雁夫人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曉冬沒讓師兄再扶他,站直身,走到雁夫人身旁.

"既然是與我切身相關的事,我想要知道原因,這應該不過分."

雁夫人看了莫辰一眼,話卻是對曉冬說的:"這件事,你的師兄應該已經猜出來幾分了,你問他吧."

這算什麼回答?

可大師兄真的猜到原因了嗎?

曉冬望著莫辰的目光有疑惑,有些倉惶.

雁夫人很快就出去了,這偌大一座庭院里,就只剩下了莫辰和曉冬兩個人.

曉冬試探著問了一句:"大師兄?"

莫辰扶了他一把,讓他坐了下來.

個中內情,他倒真猜出來了大概.

說穿了其實不難猜到.只是……很多時候真相總不如謊言那麼甜蜜美好,一揭開粉飾太平的表層,內里的丑陋真實會令人痛恨作嘔.

"應該是因為祭祀."

他一個字一個字說得很慢.

"祭祀?"曉冬一時之間沒有把大師兄的話同剛才的問題聯系起來.

"傳承年代久遠的門派,都有一些鎮派之寶.有的是靈寶,有的是異獸……它們或許是重要的陣眼,也有可能是山門護法.但是也有一些宗門,多是魔道之中的門派,他們維持一家,一派長盛不衰的辦法,往往就是祭祀.大量的殺戮,用生靈填補修行之不足……"

曉冬慢慢摸著了一點邊.

可是這一點明悟已經讓他眉頭皺了起來.

祭祀,與傳承的關系……

和曉冬剛才的問題,終于聯系在了一起.

天見城存續了得有數千年,可是城主們卻一代代,一個個的英年早逝,不得好死……

莫辰看著曉冬的神情.

事實縱然不象他推斷出來的一樣,但也相差不遠.

"天見城,是用曆代城主的性命去填……才得以維持下來?"

"多半……是這樣."

一瞬間曉冬毛骨悚然,由頭至腳止不住的戰栗.

……這看起來遺世獨立,有如世外仙境的天見城,竟然是這樣延續下來的?用人的血肉為基石,這座城哪里是懸在空中,分明是修築在累累白骨之上.

莫辰握住他的手,感覺到曉冬一直在發抖.

以他對曉冬的了解,曉冬發抖絕不是因為害怕,怕被人拿去當成了祭品.

他雖然平時看起來沒脾氣,特別好相處,別人給點兒冷話冷臉的他也從來不往心里去,可莫辰應該是整個回流山最了解他的人了.曉冬其實性子有些拗,內在可不象外表那麼軟綿綿的好擺布,遇事他不膽怯,不會怨天尤人,對公道正義也十分的看重.

旁人常誇他把曉冬教得很好,大師兄作的相當盡責.可莫辰覺得,除了修煉上的事,他根本沒有指點過曉冬多少為人處事品格德行方面的事,曉冬在拜師之前,就是個很明白事理的人.多年來飄泊的生活讓他遠比一般同齡人見得多識得廣,對事情的對錯早有了自己的看法和判斷.

天見城這件事,即便不是發生在曉冬的身上,他也會極為痛惡,絕不會願意世上還有這樣一處地方存在.

"所以……陳敬之大概是待的時日一長,慢慢就看出苗頭來了.就算別的機密事情他不知道,可是別人要對他不利的事,他這人想必敏銳之極."

陳敬之可不簡單,生母早逝後在陳家,在後母和一眾居心叵測的人里頭長大的,可以說是在種種惡意里泡大的,天見城的人想算計他,他察覺危險,所以才有了現在的"失蹤".

但是天見城不是別的地方,眼見著他是跑不出去了.天見城里的人,有的知道他是假冒的,但肯定有更多人不知道,所以他們挖地三尺也要把"少主"找出來.

天見城現在情勢不妙,種種異狀都能看出,不管這座城的城基是什麼,靈氣從何而來,它都已近油盡燈枯,處在崩潰的邊緣了.倘若再沒有辦法阻止和挽救,這座城崩壞起來大概比葬劍谷那時還要慘烈百倍,哪里還顧得上什麼遮掩?什麼面子?

現在曉冬再看這精致的廳室閣樓再也不覺得華美了,那些白石上早就染滿了斑斑血漬.住在這城里的人心安理得的享用著這以活人生命祭祀而得來的生活……

這一切都讓曉冬覺得不齒,讓他覺得惡心.

外頭的人急著找陳敬之,而雁夫人卻急著要把曉冬送走,為的都是同一件事.

現在莫辰也明白雁夫人的心情了.

她是甯可看著天見城毀于一旦,也要保住曉冬的性命.

可偏偏他們上次沒有走成.

還有,師父卻在這個時候來了.

莫辰覺得,師父此來,得有八成是為了尋找他們.有胡真人這麼一位好友在,又有北府城新任李城主這樣的助力,師父想找他們的下落應該不難.

至于陳敬之--師父當然不會放過他.但是在找尋他們和懲處陳敬之這兩件事情上,師父不用猶豫就會做出選擇,以他們的性命安危為第一要事.

"要再喝口水嗎?"

曉冬點了點頭.

莫辰再遞水給他的時候他要自己喝,但端著杯子的手還有些發抖,水灑出一些滴在了身上.

上篇:第二百一十三章    下篇:第二百一十五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