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一十五章   
  
第二百一十五章

g,更新快,無彈窗,!

天見城從來不下雪.

這些天城里頭情況不大對頭,連外城開茶鋪的老葛都知道了.他姓葛,無兒無女,老伴兒也過世了,只自己單身一個.還曾有人想給他牽線搭橋續個弦,他也推辭了.

他一個人守著個小茶鋪日子過得滿好,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起來去取水,用一輛看起來破破爛爛的車子把水運回來,天一亮,他的茶鋪也就開張,來的人也都是一些老熟客,不少人都和他一樣單身一個.他們通常會在這兒盤桓大半日,往往茶鋪送走最後幾個客人關門時,夜都深了.

日複一日,老葛從來不覺得孤單煩悶,他有那麼多相伴多年的老伙計呢.再說,原來老太婆在的時候,總是天天抱怨個不停,年輕時還好,有了年紀之後,一心求子不得,她的脾氣越來越古怪,好象這世上任何人任何事她都看不順眼,都是她的仇人一樣.旁人過得比她好,她心里嫉恨嘴里鄙薄,如果過得不如她,那更要被她一遍又一遍的提起來,生怕別人忘記這事一樣.

她病了一年多,然後去了.旁人說起來都很同情老葛,老葛卻覺得一個人過更輕松,她一去,他可算是解脫了.

可是一貫平靜的日子,這些日子看著卻是不大平靜了.

其實約摸從三五年前起,這變化就潛移默化的發生了.時常來的老客幾年前就說過:"老葛你今天偷懶沒去運水吧?今天泡茶用的這是哪里的水?"

老葛一邊擦著茶壺一邊說:"我怎麼沒去?不信你問石老弟,我早起運水還碰見他出門呢."

"那……怎麼喝著這茶與往日味兒不同了?"

一旁另一個人笑著說:"怕是你有了年紀,舌頭也鈍了吧,我就沒喝出有什麼不一樣來."

但老葛後來慢慢發現,泉水真的不象從前那樣甘冽了.

只是這變化並不是一日之間發生的,雖然間或也有人抱怨一二句,但人人都沒有深想過.

但現在老葛只能用離家比較遠的井水泡茶了.這口井在城西北,通常大家把那兒叫老城,其實那里只是漸漸沒人住了,老葛小時候也住在那里.

水都漸漸不好起來了,茶當然也就不可能保持一貫的水准.

他這里的茶客也一日比一日少了.

倒不是因為對茶失望不來了,而是幾個相伴十幾年甚至幾十年老伙計,現在只剩那麼一兩個了.

這幾年--曾經對他抱怨茶水變味的老周,還有去運水時常會遇到的老石,都已經相繼過世.

這讓老葛心里莫名的發慌.

雖然說生死有命,可是他們的父輩,還有再往前回想,爺爺,太爺爺,活到一把年紀時仍舊鶴發童顏,精神矍爍.

怎麼到了他們這一輩,比上輩人差了這麼多?老周很早背就佝僂了,平時總駝背,讓人看著總覺得他比實際上要矮許多.老石呢,從他還是小石的時候就愛打拳,雖然沒能被選入內城拜師求道,這麼多年來還是一直愛武拳弄棒,身體應該比一般人硬朗才對.

可他也去的很早.

老葛自己也常會想,也許他也到時候了.一覺睡下,第二天可能不會再醒來.

這一天早上他象往常一樣早早起身打算去運水,天還沒有大亮,不象白天時那麼藍那麼明朗,天空的顏色泛著灰白,朝東的方向稍微要亮一些.

老葛把桶都放在車上,一回頭就看見門口站著兩個人.

這兩人穿著內城弟子的服色,臉色不善.

老葛並不多慌,擺好了桶才轉過身去招呼.

這些弟子都是本城人,說不定就是誰家子弟,七扯八繞的都能攀上關系.

他們縱然驕矜傲慢些,太過欺負人的事情也干不出來.

"兩位是要喝茶?"

看著就不象是來喝茶的,老葛也不過就是習慣了,客套話總要說.

"我們是找人."那兩個弟子給他形容了一下,

約摸二十,或是看著二十多歲的樣子,生得算清秀,個子不高不矮……

這種樣子的內門弟子到處都是,老葛想了想,問:"這……實在是想不起來.請問還有別的,能讓人印象深一些的特別之處嗎?"

"嗯,他說話的和我們有些不一樣……應該是有些北地口音吧."

天見城因為孤懸于海上,又與外界隔絕已久,這里的人的講話口音確實與別處不同,一般人要學也學不了十成十的一樣.也許在咬字時,或是在轉折時,總能聽出來.

老葛一想:"前天吧?我記得不大清楚,也可能是大前天,倒是有兩位內門的弟子到我這兒來喝茶……"

當時老葛沒有多留意,現在被他們一提,才想起這兩人說的寥寥幾句話里,確實與天見城里的人略有些不一樣.

可話到嘴邊老葛又咽了回去.

他已經不年輕了,離沖動莽撞這些字眼更是已經很久遠.他把這個說出來,今天他的茶鋪就開不了業,這倆弟子說不定還要帶他去認人啊,問話.最後這件事如果結局算好,他都一只腳邁進棺材的人了,還能落下什麼好處不成?給他好處他也沒得享用.可若是不好……卷進這事的其他人會不會倒黴老葛不曉得,他自己怕是讓人一只手就會捏得粉碎.

"但這兩人一個個子偏高,嗯,進我這門的時候都差一點兒會碰著頭了.一個又比較矮些,和我差不多,就算比我高些也有限,這兩人和你們說的都不大對得上啊."

老葛雖然改了口,可是說的也不是假話.

那兩人確實一個高些,身量特別挺拔.一個又矮了些,又單弱,顯然是少年人在拔身條兒,光長個子沒怎麼長肉了.

就算以後再為這事分扯,他也不會落著錯處.

反正他說的話不假.

"那就應該不是了."

他們得的消息是,陳敬之是一個人跑的,身邊並沒有人相隨.

再說,陳敬之的個頭也就是一般人,既不偏高也不偏矮.

來尋人的兩個弟子點了下頭就轉身走了,老葛看著他們的背影松了口氣.

結果那兩個弟子中的一個走開之後又轉身回來,在老葛有些緊張的目光里頭簡短的說:"你是去打井水嗎?井水最好還是別飲了,換一處吧."

老葛趕緊應下了.

井水不能喝了?

這個弟子沒必要騙他,那……

老葛十分茫然.

那怎麼辦?那要喝什麼水?

沒有水,這茶鋪還怎麼開?

這些年天天開門不歇的老葛茫然無措.

他想了想,還是打算去運水.

運回來要是沒什麼毛病那就能用,要是有什麼毛病,那就倒掉好了.

他一如既往趕著車往西去.

這條路他走過許多回,天天都要來回一趟,有時候還要兩趟.

可是……

老葛心里浮起這麼一個想法,即使他又趕緊想把這個念頭趕開.可是這念頭一生出來就象在他心里牢牢紮下了根,怎麼也揮不去.

……說不定,這是他最後一趟走這條路了……

王夢忱從刑堂出來,臉上看似平靜.

他剛才去看了黃芪和柴胡兩人.柴胡還好,能說話.黃芪當時受的罪更大,所以現在只剩一口氣,勉強靠著他送進去的丹藥吊著命.

王夢忱都不知道該如何去評價伍長老.

為了掩飾城中異樣,也為了排除異已,伍長老將無辜的兩名弟子眼睛都不眨的就廢了.可是他這樣做根本沒用,許多人對這件事的真相都心知肚明,而伍長老一面大派人手封城,搜城,一面還要繼續粉飾太平倦裝無事,又能瞞過得誰?

王夢忱敏感的覺察到了不詳的氣息,正一步一步越來越逼近.

少主不見蹤影,倒是給了黃芪,柴胡二人喘息之機,現在伍長老顧不上他們了,王夢忱趁機進來送了些丹藥.

黃芪現在命懸一線,只是丹藥怕不能夠.

得想個法子,把他們從這兒弄出去.

不管怎麼說,這兩個都是他們遷善堂的人,再要處置也要等師父回來再說.

這件事本不是他們的錯--王夢忱心里難受的很.黃芪他們兩個平時還是很勤懇賣力的,對他這個師兄也從無慢怠不敬,師兄弟間雖說不多親熱,可平時交情也算過得去.

他也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倆這樣受罪,甚至送命.

反正現在城里很亂,他一定能尋著機會.

"王師兄,王師兄!"

王夢忱站住腳,有個弟子從後頭趕上來,將手里的字條交給他.

王夢忱一愣:"這是誰寫的?"

"他說你看了便知."

王夢忱一面轉身往回走,一面打開字條,上面的字跡並不是他熟悉的哪個人.

但是上面的內容卻讓王夢忱心里一跳,腳下的步伐驀然就停住了.

紙條上就寫了短短兩句話.

頭一句是,你想不想救你兩個師弟?

第二句是,真正的天見城少主並非陳敬之,找出這個人便可解天見城困局.

王夢忱攥緊了字條,再轉頭找那個給他送紙條的人,卻已經望不見那人的身影了.

上篇:第二百一十四章 祭祀    下篇:第二百一十六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