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一十九章   
  
第二百一十九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曉冬覺得自己象是被關在一個籠子里.

動彈不了,出不去,也喊不出聲來.

可是他能聽到外面的動靜.

他聽到雁夫人說的話,關于祭祀的事.還聽到了師兄和師父的聲音.

他心里直發急,拼命想醒過來,可身體好象成了一截爛木樁,死沉死沉,完全不聽他自己的使喚.

他想從這個籠子里出去,

必須出去.

可是該如何出去,他毫無頭緒.

他還有知覺,馬長老被刺時,血好象有濺在他的手背上,熱熱的.

如果曉冬能動彈,一定第一時間先把這血擦了.

馬長老的所作所為,人品心地,都讓他覺得這人太惡心.

後來大師兄把針刺進他的身體,他也有知覺.

說來也奇怪,大師兄以往給他紮針,曉冬不說畏如虎狼,但紮針總不是件舒服的的事兒,尤其是浸藥浴洗煉筋骨的時候被紮,那滋味兒……真是誰紮誰知道,總之曉冬是恨不得自己被紮暈過去,等紮完了再醒來最好.

但是今天大師兄紮他這幾下,不知道為什麼反而讓曉冬覺得,挺舒服的.

就象給一個裝滿了水漲得鼓鼓的皮袋子紮了個孔,讓里面的水能夠露出來一樣.

雖然還是難受,可是卻比剛才覺得輕松些.

曉冬頭一回盼著大師兄再多紮他幾下,可是這一回他們師兄弟卻沒能心有靈犀牛,莫辰紮了幾下之後就不紮了,任憑曉冬肚里急的直催,莫辰也一點兒都沒有感覺到他的渴切.

這時雁夫人正說:"想強行出去怕是不成了,他們拼了命也得要留下曉冬."

這是她頭一回這麼清楚的喊出曉冬的名字來.

"那雁夫人的意思呢?"

"給他們來個釜底抽薪,作那些孽都是為了延天見城,可若是天見城現在就不複存在了呢?"

她說的很有道理啊……可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未必容易.這麼大一座城,怎麼毀掉它?沒人攔著讓曉冬來干,他也不知道從哪兒砸起.

但顯然雁夫人和他不一樣,接下去她說的話曉冬沒有聽清,他只是感覺到自己又被大師兄背了起來.

曉冬模模糊糊之中也明白,現在的情形一定很凶險.

這不是指他自己.

他是擔心大師兄,師父,還有……雁夫人.

為什麼她不承認和自己是母子關系呢?這讓曉冬既感到困惑,又有些失落.

他並沒有自己以為的那麼傷心.

也許是……他這從小到大一直渴求而不得的東西,其實,已經得到了吧.師父,大師兄,姜師兄他們,給了曉冬一直想要的家人的溫暖.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他已經把回流山看做是自己的家了.有時候他甚至覺得,他已經在那里生活了很久,很久了.

可是現在因為他人,身邊的人都置身險地.

他什麼時候才能不成為身邊人的負累呢?

一想到師父他們可能受傷,甚至可能……會死,曉冬心里憋得快要炸裂了.

雁夫人甩掉了身上那看著格外華美卻累贅不方便行動的袍服,里面穿著一身方便活動的衣裝.

看來對于眼下的局面,她也已經早有准備.

萬先生和其他幾個人默不作聲的跟在她身後,其他幾個穿著仆役裝束的人則默然的抽出兵刃朝外走.

這種時候出去,無疑是去送死的.

李複林臉上露出不忍之色,雁夫人卻絲毫不為所動:"走吧,他們拖延不了多久,我們時間不多."

這些人待在這個地方的時間很長,他們很早就開始准備著今天這一天.

包括雁夫人.

她最後轉回頭看了一眼這座安靜的院子.

在這里她度過了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光.

她在這兒同他成親,他對她很好,手把手的教她練劍,她再笨拙,他都沒有一絲不耐煩.

當時她心里總想著,有他在,她練不練劍法有什麼要緊?

說起來很諷刺,他教她的時候,她總是學不好,注意力時不時的就會分散,專注的看著他,可是目光的焦點卻他的微薄的嘴唇,還有高挺鼻梁.

他生的可真俊.

這世上一定會有很多姑娘羨慕她,能夠待在他的身邊,成為他的妻子.

他講了半晌,一看她那副癡癡的模樣,就知道自己全白費了力氣.

她一面笑著一面賠小心.

……

可是沒了他之後,她學什麼都格外專心,一學就會,很多地方都無師自通.

如果他還在,會對她說什麼呢?

說她當年就是不用心嗎?

還是……會心疼她現在事事都要一個人扛?

雁夫人在心里自嘲的一笑.

可能是因為這樣無望的日子終于熬到了盡頭,她今天比平日里多了許多感慨.

莫辰背著曉冬也沒有影響他的行動.

雁夫人推開前面的石門:"走吧."

石門後的路狹窄曲折,越走越是向下,石壁上嵌鑲的一些碎石之中在黑暗中瑩然生光,借著這光亮,莫辰能看清楚這條路的大概.

這條路應該是個秘密,起碼馬長老那些人是不知道的.

這個秘密應該已經存在了許久,從石縫間的苔痕能看得出來.最起碼,這條路不可能是雁夫人的手筆,顯然這路比她的年紀要大得多.

莫辰與李複林一前一後,一刻都沒有放松警惕.

雁夫人雖然很可能是曉冬的母親,但是莫辰並沒有百分百的相信她.

在這世上,有親緣又如何?有親緣的人自相殘殺的事情還少嗎?都說虎毒不食子,可對修道之人來說,骨肉血脈這些都不算什麼,還有人曾經拿自己年幼的孩子入爐,煉制成丹藥補給自身.

"師父是一個人來的?"莫辰輕聲問:"我同紀箏一起."

"紀真人也來了?"莫辰一驚,腳下步子倒沒有停頓:"那現在紀真人身在何處?"

"你不用擔心她,我們事先已經說好,防備著如果天見城想要留難人,商量過如何應對.她有脫身之策,到時候還能接應我們."

對紀真人實力莫辰比其他同門了解得多一些.

這位突然出現,脾氣古怪的紀真人,實力一點也不遜于自家師父,莫辰對其他人的功力高低心中都有個大概,但唯獨在紀真人身上猜不透.她的功力……可以說是深不可測.

不知道她被困在迷城中的這麼多年里有什麼奇遇.

但知道師父早有安排,莫辰總算能稍稍放心.

"你和曉冬,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這疑問一直盤桓在李複林心里,但是從見到莫辰就一直沒能夠有機會問.

莫辰頓了一下才答:"這件事情說起來很複雜,弟子稍後詳詳細細稟告師父."

李複林能夠找到天見城來,其實是已經猜著幾分了.

再加上曉冬的身世揭破,開頭結果與大致過程李複林來之前就能推斷出來,所欠缺的只有一些只有當事人才知道的細節.

萬先生剛才走在最後,快步趕上前來,低聲說了兩句話.

他沒有刻意瞞人,以李複林和莫辰的功力,清清楚楚聽見他說:"花叔他們死了."

剛才留下來斷後拖延時間的人肯定一個也活不下來.

雁夫人一聲不響,只是所有人都更加快了速度.

莫辰感覺到背上的曉冬似乎動了一下.

他本以為曉冬是要醒了,但是那一下之後曉冬又不再動彈.

前面越走越寬敞,從狹窄的甬道乍然進到開闊的地方,但是所有人並沒有敢有一絲松懈.

莫辰悚然而驚.

雁夫人帶他們來的這地方,看起來就象是曉冬對他描述過的,那個將他困在夢境中的地方.

在曉冬的描述中,這里毫無生氣,四下里都是灰沉沉,霧蒙蒙的.有盤旋的階梯,可是不管是向上還是向下,都仿佛永遠走不到階梯的盡頭,找不到出路.

這里似乎沒有光源,也沒有聲音,一片死寂.

"這是哪兒?"

雁夫人回答了他這句問話.

"這是天見城的禁地,下面就是祭壇."

莫辰看著雁夫人的目光頓時銳利起來.

他們心心念念就是想讓曉冬逃脫成為祭品的命運,可是雁夫人居然把他們帶到祭台這里,這豈不是自投羅網?

雁夫人向下一指:"祭台上有陣法相護,我琢磨了十幾年,找出了一點破陣的辦法,李真人隨同我下去,莫少俠和其他人暫時在此地等候.如果打破了祭台的陣法,我自會傳訊上來."

在這里眾人都只能看得清身邊人的面孔,再遠一些的地方都看不到.

而對于莫辰來說,他能看到的東西遠比身邊的這些人要遠,要清晰得多.

他能看到雁夫人所指的下面,距離他們現在位置很遠的地方,隱隱透出一層金紅色的光亮.

那里就是雁夫人說得祭壇所在?

這里的確陰森他可怖,無怪曉冬在夢中困在這里的時候那麼排斥.在這里似乎連時間都已經停滯了.

若不親眼看到,誰會知道天見城下面有這麼一個一看就象是魔道中人所設,所用的祭壇?莫辰上次隨師父去追拿魔道中人的時候,感覺天見城的人和他們行事的路數就差不多.

上篇:第二百一十八章    下篇:第二百二十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