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二十章   
  
第二百二十章

g,更新快,無彈窗,!

為什麼要讓曉冬他們留在上頭,李複林心里明白.

雁夫人的心思他猜得出來,他雖然沒有親生的兒女,卻是親手撫養大了三個徒弟,每個他都看做是自己的孩子一樣.雁夫人怕的是破陣時會有人填命進去.

天見城存在了這麼多年,這祭台,陣法更是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人命,有那麼容易破,雁夫人早就把它破了.

只怕是要死人.

按雁夫人的意思,她自己死了就死了,但就怕即使她把命填上也不夠.如果再加一個李複林,那就更穩妥了.至于李複林能不能活下,那要看他的本事和運氣.如果他活不下來,還有一個莫辰,一個萬先生能照應曉冬,雁夫人走也走得放心.

她能做的,都做了.人事盡過,大家只能各安天命.

李複林對這個安排沒有異議.

他是師父,這種事情當然要自己頂上.

只是莫辰他們留在原處也並不穩妥,後面還有人正銜尾追來.

"這個給你."李複林從懷中摸出一個與中原器物迥然不同的銅環交給他:"可以護身."

莫辰接了過去.

在這時候師徒間也用不著多說別的,李複林轉身跟著雁夫人躍下了深淵.

把銅環給徒弟李複林並不會舍不得,只是……想到紀箏,他總有些心虛.

這是紀箏特意給他護身用的,李複林放心不下徒弟,交給了莫辰,畢竟他還要保護曉冬.

只是……這事如果紀箏知道了,准保不會給他好臉色.

這些念頭在他心中飛快滑過,李複林想起了自己初來天見城時候的情形.

那時候他覺得這座懸于空中的城既玄妙,又美麗.

只是那時候的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有一天他要親手要把這城毀掉.

"雁夫人,如果這祭壇被毀,那麼這城里的人呢?"

"我不知道."雁夫人停下腳步,轉頭看了他一眼:"李真人,現在是那些人要殺我們,你還在擔心他們的死活嗎?"

李複林並沒有因為她的冷語譏諷而動怒,他只說:"城里還有許多普通人."

"我不知道."雁夫人重複了一遍:"我只知道這祭壇毀了之後,天見城將不複在.至于其他人,也許他們能逃生."

也許他們會死.

覆巢之下無完卵.

雁夫人覺得這位李真人當真是是個迂人.

他們能不能成功還不知道,也許他們所有人今天都會死在這里,而伍長老那些人害了曉冬的性命完成這一次祭祀,可能還會再讓天見城繼續苟延殘喘幾年.

可是也只是幾年而已.

雁夫人心里很明白,天見城的崩塌是必然的,再拖也拖不了多久了.之前的那些城主們,他們尚能多活些年歲,但越往後,需要獻祭的期限就越短,獻祭的次數就越頻繁.不但是城主的嫡系,就連旁系的一些子弟也被拿來祭祀.

這件事是天見城的大秘密,外人絕對不得而知.

但是……雁夫人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件事,一件她以為是無關緊要的事.

天見城與外頭素無往來,當然更不可能通婚.但是當年她那個心慈心軟的丈夫,曾經說起一件.他曾經放走過一個族妹,對方也姓解,但是血脈繁衍,幾代,再幾代下來,這同族關系已經很遙遠了.

他在對方被伍長老他們拿住之後放走了她.

用他後來的話說,天見城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多她一個的命也無用處,少她一個也沒有什麼妨礙.反正……

反正最後祭城的人肯定是他,旁的人可有可無.

那個姑娘離開了天見城,後來呢?

她有沒有想過放她走的這位城主族兄後來的命運?

雁夫人不指望對方後半生都對丈夫感激涕零,只是對那個一去就無音訊的姑娘有些怨氣.

這位李真人--要是他當年見著這個人,說不定會引為知己,兩人脾性甚是相投,都有一副爛好人的心腸.

當年如果他要聽她的,兩人一起逃走,以他的功力,他們能逃得掉的.

可是……對別人講情義,別人何曾對他留下半分余地?現在更是連曉冬也……

眼前這位李真人也迂得很,天見城的人已經設下重重陷阱要殺他們了,現在頭等要務就是自保,他居然還替天見城里那些人擔心!

曉冬跟著這樣一位師父,也不知道都學了些什麼,八成一點世情人心險惡都不知道,傻乎乎的只覺得這世上處處光風霽月.

李複林當然不象她想的那樣.

修道之人比常人更能體會到"天道無情"這四字的真意.

在天道之下,所有人都微小如螻蟻.天見城的存在本來就是逆天而行,不惜以人為祭.這樣的行徑已經與入魔無異.本就是不該存在的地方,縱然沒有他們出手,也一定會消亡.

"前面就是了."

李複林精神一振.

隨著雁夫人話音落下,天見城這個神秘的祭壇,也在李複林眼前漸漸現出了真身.

莫辰將曉冬從背上放下,又替他輸了一次真元.

曉冬如果能夠出聲,一定要哭著求大師兄別再給他輸送功力了.

不管大師兄怎麼努力,哪怕將一身功力傳給他,對曉冬來說也沒有一點兒作用.

大師兄未必不明白這一點,但明知道如此還不肯放棄,這份用心和曉冬很感激,可是大師兄把功力留著自保才是上策啊!用在他身上純是浪費了.

"曉冬?曉冬?"

他能聽到大師兄在喚他,也特別想答應一聲,可就是辦不到.

他還聽到了萬先生的聲音,似乎就在身邊不遠處:"怎麼樣了?"

莫辰輕聲答:"看著沒再惡化."但也沒有變好起來.

這個萬先生,這個人……曉冬之前就總覺得他身上有一種奇異的感覺,既陌生,又透著一絲熟悉.

現在聽著他的聲音,雖然和記憶中的聲音大不一樣,可曉冬還是能聽出一些他熟悉的感覺來.

這個萬先生……和叔叔,是什麼關系呢?

是要好的同門?又或者,是有血緣關系的親人?

他急著想要醒來,想把心里的疑惑一次問個清清楚楚.

偏偏越急,身體就越象是不聽使喚.

莫辰替曉冬擦拭冷汗.

萬先生在一旁看著他無微不至的照顧曉冬,剛才一直緊繃的身體慢慢松懈下來,用劍拄地支撐著身體.

莫辰抬頭看了他一眼:"那些人追到哪里了?"

"沒在後頭了,路被毀了,他們沒法兒過來."萬先生給自己嘴里塞了兩粒丹藥,緩過口氣來說:"他們應該已經猜到我們的目的了,還有一條路是從遷善堂進入祭壇的,他們應該會從那邊過來."

遷善堂.

莫辰他們就曾經停留在遷善堂.

"城中泉水干涸,井水異變,都和祭壇有關嗎?"

萬先生剛才挨了兩,胸口疼的每呼吸一下就象有刀子在來回切割:"什麼靈脈被這麼死死咬住敲骨吸髓,也終究會干涸的,再怎麼祭祀也只能穩固城基,不可能無中生有再變出靈氣來."

"天見城也有靈脈?"

萬先生冷笑了一聲,可是胸口劇痛讓他忍不住咳嗽起來,好半天才停住:"多稀奇啊,沒有靈脈,這城里多少年來的靈氣是打哪兒來的?天上掉下來的?還是有什麼開天辟地時的異寶讓他們撿著了?"

道理莫辰懂,但……

"看不見不代表沒有."萬先生眼望著著昏暗的虛空處某一點:"這靈脈也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了……天見城的人一開始得了這麼一道得天獨厚的靈脈,一定樂得忘乎所以,更怕這事被別人得知,被別人搶了去,所以他們弄了這個麼城出來,防著旁人,更關住了自己,這麼多年下來固步自封,毫無長進,就象被圈在池子里的魚,在這幾分淺水里作騰不休……"

"叔叔……"

萬先生象是被雷劈了一樣,瞬間消聲.

莫辰更是急著把曉冬的頭微微托起來:"曉冬?"

曉冬眼睛還閉著,含糊不清的聲音從口中傳來.

"叔……叔……"

萬先生有些狼狽的站直身:"我去……去前頭看看.你放心,這里暫時無事,不會有人能過來."

莫辰沒理會匆忙得象落荒而逃的萬先生,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曉冬身上.

曉冬的眼皮動了動,微微睜開了一條細縫.

只有他自己知道做這麼個動作費了他多大氣力.

映入眼簾的是大師兄的臉.

--好象也沒有過去多長時間,大師兄怎麼變得這麼,這麼憔悴?

可即使是這麼憔悴的大師兄,還是俊美的讓人心折.

"慢慢來,別急,你口渴嗎?身上哪里不舒坦?"

就沒有舒坦的地方.

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話的時候,曉冬費力的抓著莫辰的一角袖子:"我叔叔……"

莫辰有些疑惑,仍然握住了他的手,順著他說:"你說云冽前輩?他怎麼了?"

"他,他剛剛在這兒!"

饒是這幾天驚變迭生,莫辰也被這句話給驚著了.

可他隨即就回過神來:"是萬先生?"

"他咳嗽的聲音,不會錯的,一定是他."

上篇:第二百一十九章    下篇:第二百二十一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