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二十四章   
  
第二百二十四章

g,更新快,無彈窗,!

伍長老眼見著時間越拖越久,只怕于己方越不利.

他自己都覺得真元難以為濟,萬先生只會更不堪.

可是這個人簡直象只打不死的臭蟲,伍長老覺得下一劍就會劈著他,覺得再過一刻他就會力竭倒地.

可萬先生偏就死纏著他不退.

明明已經是強弩之末,也不知道這人是怎麼撐下來的.

多半用了什麼邪術妖法.

伍長老不想再同他糾纏,祭壇如果真的被毀,那就萬事皆休.他一劍逼退了萬先生,抬手扔出一個拂塵法器.

這法器倔煉制出來之後從沒用過,沒舍得用.當時一共煉制了五次,第五次的時候用的珍異材料簡直不計其數,現在想起來都覺得肉疼.

正因為煉制不易,怕用起來有損耗,那修補起來耗費也不是個小數目,所以伍長老一直沒有拿出來用過.

這法器並不是一樣攻擊用的法器.正相反,這是個主要用于防禦的法器,這法器一旦使出來,方圓十丈地都被牢牢罩住,防禦力堪稱銅牆鐵壁,堅不可摧,以萬先生現在的功力,不管是從罩中還是從外面,想打破這一道障壁都是不可能的.

沒錯,伍長老使出這個法器,就是為了困住萬先生.

既然一時半刻實在殺不了他,那困住他,讓他不能再絆腳礙事.

要換做平時,伍長老絕對舍不得把這個法器用出來,而且是用在旁人身上,這可是他留著給自己保命的壓箱底的寶貝之一.

可現在情形危急,實在是顧不上那許多了.

可是這一個法器扔出去,結果卻並不如伍長老所想的那樣順當.萬先生舉劍橫于胸前,已近油盡燈枯的身體里竟然還能釋放出一股真元,與那拂塵之力相抗.

曉冬聽到了什麼聲音……

沉悶,遙遠,象是雨天打雷的聲音.可是雷聲是從天上來的,這聲音卻象是從地底傳來的.

他昏昏沉沉以為自己聽錯了,可是那聲音似遠還近,象是就在他邊響起的一樣,越來越清晰.

"大師兄……"

莫辰手腕抖了一抖,血珠順著劍尖滴落,劍身上仍是干乾淨淨的,一點血汙也沒有染上.

"嗯?"

曉冬含糊不清的說:"有聲音……"

莫辰轉頭望了一眼身後祭壇.

祭壇那里不時傳來的聲響的確令人不安.

他所想的,與曉冬說的,完全是兩碼事.

這聲音從哪里來的?是什麼聲音?

曉冬靠在莫辰背後,只覺得那聲音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接近.

萬先生在察覺到拂塵是件什麼樣的法器時有些愣神.

他沒想到伍長老在這時候使的竟然不是要他性命的利器,而是要把他困住的一件防禦法器.

連續換了三回位置都沒能甩開這個拂塵,萬先生心念一動,一轉頭紮向了祭壇方向.

拂塵緊緊咬住他的身形,緊貼著他的步子也到了.

伍長老沒想到這人會選擇自投死路.剛才那些觸到了陣法的人,無一例外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伍長老的一個親傳弟子也在其中.他們師徒間的關系自然非旁人能比.在那個弟子投入陣法中消失了身形的一肯間,伍長老心弦一緊,胸口象被巨錘狠狠擊中.

這一記痛楚讓伍長老再也不抱僥幸.

那些陷入陣法的人死了,全都死了,一個也沒有活下來.

這一點想必萬先生也猜得出來.

可是他現在卻朝著陣法撲了過去.

這人是不想活了?還是想用自己一條命來交換,也要把伍長老的這個拂塵毀去?

顯然並非如此.

萬先生在離陣法只有咫尺之遙的地方忽然身形拔起,以快得讓人看不清的速度了掠過了陣法的上緣,象一只夜鳥一樣在空中劃了道弧線,朝著地面重重落下.

而緊追著他的拂塵卻是不會思索,不會害怕,不會判斷利害的,法器的本能讓它根本不會拐彎,徑直撞進了陣法的光罩里.

伍長老一句咒罵憋在喉嚨里!

居然借陣法之力毀了他的法器!

這麼好的他自己都沒舍得用,這頭一次出手竟然就毀了!

可拂塵撞上祭壇上的光暈之後,和之前不同的意外卻發生了.一直籠罩在祭壇上方,看來神秘又堅不可摧光罩竟然在一陣劇烈閃爍之後漸漸黯淡了下去,露出了祭壇上的兩個人.

雁夫人已經癱在了地上,李複林比她情形好一些,用劍拄地,仍然保持著站立姿勢.

這變化讓伍長老和萬先生都是一愣!

陣法破了!

祭壇現在已經毫無遮掩防備的坦露在了所有人面前!

如果這時候李複林仍有余力,也許一劍下去就能把祭壇劈碎,解家一直以來象被詛咒了一樣的命運,在這里就可以解脫.

可這時候李複林連出聲的氣力都沒有了,他只能勉強讓自己沒象雁夫人一樣癱倒下去.

如果沒有最後那一下拂塵撞到了陣法之中,也許他們倆只能是功敗垂成.

而伍長老的全身寒毛都要乍起來了,他兩眼通紅,飛身朝著曉冬撲了過來!

莫辰沒人閃避,他就擋在曉冬身前,與伍長老硬拼了一記.

一個才將將二十多歲,一個已經百歲有余,功力深淺一望即知.

可是莫辰擋下了伍長老的一撲,身形不過只是微微打晃.伍長老卻被結結實實擋了回去,落地時只覺得右手已經不象是自己的了,麻得沒有了知覺,卻下也立足不穩,向旁邊趔趄一步才算穩住了身子.

可他們倆的第一反應都是低頭,看向腳下.

莫辰和伍長老一先一後,都發現了異狀.

他們腳下的地面剛才突兀的顫抖了一下.

有了第一下,就象打開了一扇緊閉的閘門,第二下震顫緊接著就來了.

李複林本就站不住了,祭壇處的震動比旁的地方更明顯,他身子一晃,若非伸手撐住了祭壇邊的柱子,這一下只怕要跌得很重.

"這是怎麼回事?"

雁夫人回答不上這個問題.

她只知道,想要阻止天見城的人再以解家血脈做祭品,這座祭壇是非毀不可的.可是毀了之後,天見城會怎麼樣?他們這些人會怎麼樣?

這個雁夫人也不知道.

地面的震動一下比一下劇烈,莫辰將曉冬緊緊護在懷中,警惕著面前的敵人.

祭壇上李複林匆匆掃過一眼莫辰和曉冬,他把雁夫人從地上拉扯起來,朝著祭壇的一側退去.

悶雷似的聲響越來越大,越來越近,地面顫抖得簡直象是海上起了風浪一般,仿佛在這石台下面,有什麼東西正瘋狂的反抗,搏殺.

萬先生已經沒力氣起身,就在他的身側,一道裂縫硬生生將祭壇變成了兩半,有什麼東西從下面破土而出,盡力朝著上方伸展開來.

天見城弟子們遠遠看到這一幕格外驚惶,有人驚呼出聲,有人則手足並用,連滾帶爬的朝遠處躲閃.

這從地底鑽出來的究竟是什麼惡獸?他們祖祖輩輩生活在天見城里,怎麼從來不知道城下面還有這樣的魔怪?

莫辰離得近,看得清清楚楚.

那不是獸類,也不是蛇蟲,那是一條樹藤.

只是這絕非一般的樹藤.

這樹藤看起來是鐵石色,不知道已經在地底被困了多久,上面光禿禿的一片葉子也沒有.若不是上面還有藤蔓的紋理,只怕誰見了都要認為這是蛇蟒怪蟲.

別說伍長老不知道,就算是雁夫人,也對此時的異變一無所知.

樹藤遠不止這一條,緊隨其後又有數條藤蔓從地底鑽出,祭壇上的裂縫越來越多,越來越大,四周的石板更是被道道裂縫和這些亂舞的藤蔓變得千瘡百孔.一個躲得慢的天見城弟子見著眼前的路被一條忽然從地底鑽出的藤蔓攔住,情急之下拔出劍來就是一通橫劈豎砍.

刀劍砍斫木頭的時候,那聲音許多人都聽過.可是眼下這一劍一劍的砍下去,發生的聲音錚然如金石相交,只單聽聲音,天見城這名弟子絕不象是在劈砍木頭,而象是在砍石頭!又劈又砍的用盡全力,可是這些藤蔓上竟然連一個小小的豁口都沒有出現,一劍劈下去就是一溜火花,震得他手掌發麻發木,藤蔓卻是毫發無損.剛才拿劍的那個年輕弟子又是驚,又是怕,嘴里發出狂叫,劈砍了幾下之後,丟下劍轉身就往另一個方向逃去.才逃了沒兩步,藤蔓忽然一弓又是一放,重重擊在那個弟子背上.

這個被嚇壞的了年輕弟子連一聲呼叫都沒有,身子向前一栽,倒在地上就沒了氣息.

這一刻不管是伍長老那一邊,還是李複林這一邊,心中都不約而同的浮現出一個巨大疑問.

天見城下面哪來的這種可怕的東西?這藤蔓究竟從何而來?難道是植屬花草成精?還是什麼怪物變幻出來的形象?

這東西看起來不象開了靈智,也分不太清楚是不是有人在背後操縱.

然而它怎麼會在祭壇之下,祭壇的陣法一去,它就立刻現身,看來就象被祭壇鎮壓禁錮住了,直至今日才得脫困.

上篇:第二百二十三章    下篇:第二百二十五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