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二十五章   
  
第二百二十五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李複林擋住了不知道哪里飛過來的一道劍光,朝雁夫人大聲喝問:"這什麼東西?"

雁夫人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她也想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從來沒人告訴過她,典籍中也從來沒有看到過啊!

莫辰轉過頭看了一眼曉冬.

不管這怪異的藤蔓是從哪里來的,與曉冬一定有關系.

可曉冬自己現在還迷糊著.

他是真不知道這藤蔓的來曆.

但是……但是旁邊的人那樣慌亂恐懼,甚至出了人命,曉冬卻一點兒都不覺得害怕.

不但不怕,他還覺得這藤蔓,挺親切.

就象,好象一個久別的老朋友,好伙伴一樣.

他直覺這藤蔓對他無害,是不會傷他的.

這藤蔓象是在籠子里憋得久了,現在突然間一掙脫出來,那癲狂的勢頭簡直象是要毀天滅地一樣.本來已經裂開的祭壇被抽的幾乎粉碎,四周的廊柱,石台也無一幸免,伍長老帶來的人死的死,傷得傷,亂作一團.

雁夫人這一邊倒沒有什麼人受傷--本來他們人也少,現在各個非傷即殘,站都站不穩了.但那藤蔓好象會認人一樣,四下里肆虐的時候竟然特別巧的把他們幾人都避開了.

伍長老現在別提多後悔了.

他後悔的事情很多.

為什麼他沒和其他人換一換,偏偏是他領了這個最棘手的差規律.後悔沒有及早動手鏟除雁夫人,後悔為什麼想著引蛇出洞把李複林放進城里來.

最後悔的是他剛才把最好的保命的法器就這麼用了,那柄拂塵如果他留下來給自己保命,現在絕不至于被這妖藤逼得如此狼狽.

現在讓相熟的人來認,都很難認出伍長老的樣子來.他面目淤腫,披頭散發,身上濺滿了不知道是誰的血,祭台迸裂,柱倒梁塌,滿地都是那如毒蛇一樣靈活亂竄的妖藤.

伍長老一劍劈下去,面前的一條藤蔓被他斬作兩截.

可是讓人目瞪口看似的是,那被斬成兩截的藤蔓居然還在動彈,仿佛絲毫未受影響,一左一右朝他纏了過來.

這什麼邪門玩意兒!砍也無用,砸也無用.

伍長老緊緊握著劍柄,因為手上劍上都是血,握不住,他匆忙的把袖子撕下一截來裹住劍柄.

跟他同來的人這會兒他也顧不上了,伍長老現在滿腦子里就是一個念頭.

逃.

保命最要緊.至于天見城,至于其他人,那就各安天命,自求多福吧,這會兒他自顧不暇,可管不了許多了.

伍長老現在慌不擇路,來時的通路早已經崩毀,想要逃出這地方只能另尋出路.

曉冬試著想坐起來,莫辰托著他的背,讓他倚著自己坐好.

一條藤蔓悄悄從後面游過來,一點聲息也沒有.

莫辰的劍已經抬起,曉冬卻扯著他的袖子.

"大師兄……它,它應該不會害我們的."

莫辰猶豫了一下,這一劍沒有斬下去,但是他握劍的手並沒有絲毫放松.

不是他不相信曉冬的話,而是任何事都不能讓他放松警惕.

這藤蔓出現的既突然,又詭異,殺人如碾死螞蟻.如此凶邪之物,莫辰記憶中從來沒有見過此物,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那條藤蔓在曉冬身邊停了下來,仿佛也有些猶豫.

它繞著曉冬轉了關圈,又換個方向又轉了半圈.

如果要打個比方,倒象一個孩子在好奇的打量他一樣.既猶疑,又格外期待.

曉冬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一條藤上看出這麼多情緒來的.

可他就是看得出來.

曉冬朝前探了探身,試著伸出一只手.

莫辰身體一下子就繃緊了,握劍的手蓄勢待發.

倘若這根藤蔓有什麼異動,莫辰絕不會手軟,更不會粗疏大意到讓小師弟受傷.可是那條藤在原地停了一停沒有動靜,仿佛一個人在猶豫不決一樣.

曉冬伸出來的手就停在原地沒動.

那條藤試著朝前挪了……約摸兩寸.

這樣看起來,它又象是有神智的了.

如果沒有神智,不會思考,就不會有這樣象人一樣的,情緒化的動作反應.

大概是下定決心了,這條藤的前端向前一探,終于和曉冬的手觸到了一起.

莫辰瞬間屏住了呼吸.

可那條藤沒有攻擊,也沒有異動,和曉冬就保持著這種仿佛拉手的動作.

藤蔓一沾到手心,曉冬就一個感覺.

冷.

就象握著了一塊冰一樣,不,冰都沒有這麼冷.

好象身上所有的熱量一下子都被它吸走了一樣.

這種感覺對曉冬來說一點都不陌生.

他第一次昏厥過去的時候,就是這種感覺.

難道……那時候從他身上汲取真元和溫度的,就是這條深埋在祭壇下的藤蔓?

可是看起來它又不象是心懷惡意.

破碎的祭壇的另一端,李複林扶起雁夫人,兩個人誰也不比誰強多少,可現在他們待的位置太不安全,隨時可能會碎裂.

李複林總不能放任她不管,畢竟這女子可能就是曉冬的生身母親,再說他們對天見城是人生地不熟,眼下這難關大概還是靠她來渡過.

"從哪里能出去?"

雁夫人緩過一口氣來,無力的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這句話險些沒把李複林氣暈過去.

合著她只知道要把祭壇搗了,此後的事情一概不知?現在這里眼見要崩塌了,外頭天見城的情形只怕更為不妙.如果不能及時從這里逃出去,只怕他們就要給這座城陪葬了.

而雁夫人居然在這時候說她什麼都不知道?

李複林得深吸一口氣,才能壓住自己沖口而出的咆哮.

好在雁夫人補了一句:"我知道的只是……毀了祭壇,天見城也將不複在,這是很久以前解家祖上流傳下來的一句話."

天見城懸于空中,它的基石靠著解家人一代又一代的獻祭才維持到今日.而祭壇一毀,天見城的基石就會立時崩塌.

到時候……最簡單的結果,這座城可能會直直的墜落,落入下方的深海之中.

這座天見城,其實就是解家人的墳墓,他們的命運從出生之前就被決定了.只有毀了這里,解家血脈才能有一條生路.

既然解家祖上會這樣說,那這一定是一條生路.總不可能解家的祖宗就想著血脈滅絕,斷子絕孫,讓他們毀了天見城自尋死路吧?

所以曉冬必定能活下去的,這里一定有生機.

李複林實在跟她沒話說,轉身去找自己的徒弟.

萬先生這會兒也支撐不住了,他全身經脈都受了重創,真元枯竭,眼睛用力的睜大,眼前的景物卻是一團模糊,什麼也都看不見.他好象能聽到有人同他說話,那聲音象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他仿佛聽清楚了幾句,但腦子里卻是一片混沌,一動也動不了.

曉冬擔憂的喚了他兩聲,見萬先生瞪著眼睛一動不動,心里忐忑沒有底:"大師兄,他……"

是不是要死了?

莫辰伸手過來按在萬先生腕上,過了片刻說:"他的傷勢不輕,但暫時性命應該無礙."

莫辰取了兩粒丹藥,曉冬趕緊掰開萬先生的嘴替他把藥喂下去.

這藥入口即化,甚至都不用往下咽.

喂了藥之後別的變化暫時看不出來,但是萬先生的眼睛卻慢慢的閉上了,看起來象是睡著了一樣.

李複林過來的時候就正好看見這一幕.

"你們倆怎麼樣?"

莫辰應道:"弟子沒什麼傷."

曉冬也趕緊表示自己沒事.

他看起來不但沒事,而且比之前來的路上精神要好得多.

李複林仔細打量過兩個徒弟,總算能稍稍放心.

看樣子雁夫人要毀祭壇確實有道理.毀之前曉冬看著象離了水的魚一樣,奄奄一息.現在祭壇一毀,曉冬立刻就醒了過來,還能站立,能走動.

前後比對,這祭壇確實是該毀.

"這里不能再待了,剛才咱們是從那邊的密道過來的,只怕那邊還走得通."

"應該是走不通了."莫辰比李複林還要冷靜:"應該還有別的辦法能夠離開."

"……"李複林順著徒弟的目光,看向了祭台崩裂,無數條藤蔓探出來的那些缺口.

"這如何能是生路?"

莫辰沒說話,只是將目光投向曉冬.

李複林這才注意到曉冬一只手里好象握著什麼.

剛才他打量兩個徒弟的時候沒有細看,現在定晴細看,一時間差點兒嚇得心都要從喉嚨里跳出來了.

曉冬那只手里握著的竟然就是一截藤蔓!

"師父,這個……"曉冬不知道怎麼表達,可是看師父驚駭的模樣,他得趕緊解釋:"它應該不會傷害我們的."

李複林費力了咽了一口唾沫:"它……究竟是什麼?"

曉冬竟然就這麼隨便的把它握在手里,而它居然乖乖的象根拐棍兒似的毫不反抗,就這麼讓曉冬攥著.

這下把曉冬問著了.

他覺得這藤蔓親切,親近,覺得它象一個失散多年的老朋友,可是他怎麼跟師父說呢?

說起來不可思議,曉冬甚至覺得和它能交流.

不是准確的語言,而是一種感覺,直接傳到了他的腦海中.

上篇:第二百二十四章    下篇:第二百二十六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