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二十六章   
  
第二百二十六章

g,更新快,無彈窗,!

天見城的基石一層一層的向下剝落.再好的石料,經過了這麼多年的風蝕,陣法和靈力各種沖刷磨礪擠壓,也變得脆弱不堪.如果不是多年來一直靠獻祭維持,早已經支撐不到現在了.

內城的人還好,在地動之時就明白多半是出了什麼亂子.隨之而來的是天見城外籠罩的那一層陣法崩潰.往昔這道陣法保護著天見城,也限制了人們的出入,將天見城與外界隔離開來.

突然之間這一層障壁億消失得無影無蹤,有人癡癡盯著天空發呆,但是更多的人卻想著--陣法沒有了,天見城又崩塌在即,這時候不逃跑還等什麼?

若陣法還在,那他們想走也走不了.

現在可不一樣了.

外城的普通人被這異象驚著了,哭喊聲四起.

茶鋪的老葛伸手去推門--他還沒碰著,門板晃了晃,朝外倒了下去.

老葛茫然的看著他住了幾十年的屋子,四壁象是面粉堆起來的一樣,被風一吹,就化成了簌簌的粉塵,房梁失了支撐,轟然一聲從中斷折,上面鋪的瓦片嘩啦啦的傾泄而下.

不止是他家,遠遠近近的鄰家,甚至不遠處的內城的城牆,象是一夜間都變成了土砌沙堆,現在就象浸了水一樣,酥了,垮了.

人們驚慌的四處奔逃,象沒頭蒼蠅一般.可是天見城從沒有通往外界的通路,那些修道的人可以乘飛舟,禦劍,騎飛禽出入,他們這些普通人一輩子來來去去就在這方圓數十里地打轉.他們的家園沒了,天見城眨眼間就要變成廢墟,而他們卻不知道從哪里能逃生.

地面又搖晃起來,老葛腿一軟,站立不住,靠著門外頭平時用來拴牲口的木樁坐倒在地.

內城的混亂比外城尤甚,大難臨頭的時候還有人惦記著舊仇私怨,趁亂下手.這樣的混亂之中本來眾人就六神無主,這一有人動手砍殺起來,更是惶惶不可終日,有的嚇得奪路奔逃,有的卻糊里糊塗就卷進了打斗之中.

王夢忱比旁人知道的都清楚.

越是知道的清楚,心里越是絕望.

天見城怕是見不著明天的太陽了.

他可不象伍長老帶領的其他人那樣一門心思往上沖,白白填了性命.本來伍長老就在打壓他們遷善堂,殘害了黃芪和柴胡兩人,王夢忱跟隨他前去也有大半是迫不得已,絕不會想替伍長老賣命.

師父還未歸來……這倒是件好事.師父現在在外頭,可比在城中要安全得多.

他趁亂溜出來時,正是祭壇上的陣法被破的那一刻.

他離開遷善堂的時候囑咐過毛師弟,悄悄告訴他,如果有什麼異變,別的什麼都不要管,只帶上那兩本丹方,藥典,另外就是把人帶上.其他東西都不要緊,只要丹方和人在就好.毛師弟這人缺乏機變,但是十分忠厚實在,交待他的事他一定會毫不打折的做到.換成旁人可能會舍不得這個,舍不得那個,顧此失彼,又或是只顧自己逃命,全不管其他人死活.

王夢忱現在卻不能只顧自己逃命.

他和伍長老說好了,他提供了少主的訊息給伍長老,而伍長老放過黃芪和柴胡.同時王夢忱還應下了原來那位"少主",要助他離城.

但現在看起來,他的承諾兌現與否並不重要了,因為現在天見城的覆滅就在眼前,不用他相助,想逃出去的人自然會抓住這個機會.

王夢忱分清了方向,在一片混亂中直奔黃芪柴胡的所在趕去.

一路上他看到的種種亂相都顧不得管了.

長青正堂已經塌了,平時多麼堂皇巍峨的正堂,現在看來一片破敗.被稱為"仙玉之亭"的壽元亭,已經成了一片齏粉碎礫.

還有他平時習慣流連的香雨閣,醉花池……

全都不複在了.

王夢忱顧不得那麼許多,他只管全速往前趕.

東西是死的,人最要緊,這是師父平素常說的一句話,王夢忱也深為認同.

只要人活著就好,俗話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這青山就是人,不是其他什麼藥草珍寶奇物.那些死物來來去去,沒了可以再找,可是若沒了人,那就萬事皆休.

天見城上面的兵荒馬亂,在地底的人可不知道.

當然,看不到,猜也能猜著.

李複林的疲態被兩個徒弟看在眼中,莫辰料得師父破陣必然損耗了過多心力,這會兒站都站不穩當.

師父為了他們不遠萬里趕到天見城來,又不顧自身去摧毀祭壇,小師弟這會兒也只能靠他保護.

莫辰不著痕跡的挪了一步.

李複林遲了一刻才發現自己被徒弟護在了身後.

徒弟的心意他明白,可是他覺得自己還沒有落到要被徒弟保護的地步.

不過現在的問題不是大徒弟要保護他,而是小徒弟的情形.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兒,李複林搞不清楚.

就是這個不清楚才更可怕啊.

曉冬這孩子也太輕信了,這根藤蔓有多難纏李複林剛才是見識到了--這一地的狼藉和死傷也充分說明了情況.

可曉冬這孩子竟然就赤手空拳把藤蔓攥在手里,活象握著根拐棍兒一樣稀松平常.

"先想法子離開這兒."

他話音還沒落,腳下又是了一陣劇烈的震動,轟鳴聲越來越響,越來越近.

曉冬手里的那條藤蔓滑不溜手的從他掌中滑下來,一頭紮進了他們腳下的地面.巨大的裂紋由他們站立的地方向四周飛快的擴散出去,裂痕密如蛛網.本來就已經破敗的牆和地變得更加稀碎,連頭上的穹頂都在崩裂,大塊大塊的碎石象密集的雨點一樣砸下來.腳下的地面也在一塊一塊的分離崩析,向下墜落.

李複林感到了從裂縫中吹來的風.

帶著海的氣息的風.

這情形他倒還能苦中作樂,這下不用犯愁從哪兒逃出去的問題了.

曉冬緊緊抓著大師兄的手,一面茫然的四處張望.

剛才破陣之後,雁夫人無力起身,行動不便,就在他們跟前不遠處.但是現在曉冬卻看不見她的身影了.

雁夫人去哪兒了?

難不成她已經……

曉冬低頭往下看.

這些裂縫象是一張張黑不見底的嘴,雁夫人難道已經摔下去了嗎?

她一直不承認他是曉冬的母親,可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們的相貌中有相似的地方.

曉冬無論如何也不能將她就這麼當個陌生人一樣置之不理.

更何況,她不惜豁出命去摧毀這個祭壇,歸根結底也是曉冬得了益.

"雁夫人呢?"

李複林也是一怔:"適才還在……"

可是現在分明是不在了.

他和曉冬師徒倆是想到一處去了.

雁夫人不會掉下去了吧?

李複林身子一晃,努力站穩身形:"我去那邊找一找."

"師父,你……"

他們腳下的地面被毀壞得更加徹底,終于徹底崩裂,,曉冬只覺得腳底一空,整個人就直直朝下墮.

莫辰一直緊緊抓著他的手沒有松開,他張開雙臂將曉冬緊緊抱在懷中,一面運轉真元護在兩人身周.

李複林在墜落的瞬間猶有余裕給莫辰比了個"勿要擔心"的手勢,足尖在一塊正在斷裂的石梁上輕輕一點,朝著另一個方向縱身飛掠.

莫辰猜得到師父是要去尋找雁夫人的下落.

以師父的品行,在這種生死關頭他做不到撇下他人自尋生路的事情.

莫辰心中也劃過一絲疑慮.

雁夫人如果真的跌下去,也不應該這麼無聲無息的.畢竟當時他們離得應該不遠,雁夫人縱然已經力竭,可是她並沒有失去意識,人是清醒的.遇到危險她只要出聲,李複林和莫辰應該都來得及出手相助.

伍長老他們那些人已經四散奔逃,不可能對她出手暗算.

這樣細想來,雁夫人難道是不想同他們再有交集,自己離開的嗎?

沒錯!萬先生也不見了蹤影,他們兩人很可能是一起離開的.

曉冬緊緊攀著莫辰的胳膊不敢松開,天見城原本懸于空中,現在他們正在向下方無邊的黑暗中墜落.有莫辰的真元護身,罡風仍然強勁凜烈,刮在臉上象刀子一樣.倘若沒有這保護,說不定他們會被這利刃一般的強風削成碎塊.

"不用擔心."莫辰飛快的說:"雁夫人應該是和萬先生在一起,兩個人相互有照應,不會出事的."

曉冬的眼睛睜得圓圓的,好象十分迷茫.

莫辰知道他把話都聽進去了.

只是……萬先生也好,雁夫人也好,他們本來都應該是曉冬的親人,卻一個詐死,一個拒不承認和曉冬的關系,這讓莫辰止不住的為曉冬感到心疼.

"曉冬?"

"大師兄……"曉冬的眼睛仍舊盯著莫辰身後的某處,好象看到了什麼能夠吸引他全部注意的異事.

莫辰轉過頭.

他們不知道在祭壇那里待了多久,但至少大半天是有的,現在已經入夜,曾經天見城處在云端,看上去完完全全是一座天空之城.

可是現在這座城正在崩塌,徹底的粉碎,飛劍的遁光,飛舟和哀鳴的飛禽正四散奔逃.

上篇:第二百二十五章    下篇:第二百二十七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