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二十七章   
  
第二百二十七章

g,更新快,無彈窗,!

莫辰眼睛微微睜大.

不管天見城如何神秘,哪怕不是人人都能進入城中,但是遠遠的看過天見城的有不少人.這些人眾口一詞,都說天見城是浮在空中,沒有任何支撐的.沒有什麼山岩,柱子……什麼都沒有.

可是現在他分明看到天見城下面並不是空無一物.

那是一根柱子,天見城就矗立在這根柱子上頭.

可莫辰在強勁的罡風中又忍不住眨了下眼,那柱子看起來又象是一道虛影,若隱若現.

莫辰這幾天下來,經曆的事情太多,已經不會覺得多意外了.

可是天見城下面居然是有柱子支撐的,這麼多年來,多少人都稱它為天之城,竟然是白叫了.建在高處的城又不止這一座,它的超然就在于它懸于空中毫無支撐.有柱子撐著這還叫什麼天之城?

世人這麼些年來,居然都被騙了.

不但他們師兄弟兩個看到了,連勉強用真元護全的李複林也看到了.

名門大派裝點門面,名不符實的事情多了,可是沒想到聲名赫赫的天見城居然也是如此.

他想到第一次見到天見城時心中的想往和震撼,天見城浮于云端,陽光比別處都要燦爛,天空也比其他地方都顯得通透明澈.在陽光之下,白石的亭台樓閣宛如仙境,絢麗華美.

如此美景,今日之後就徹底從世上消失了.

李複林心中微感唏噓.

有生有滅,世間萬物都是如此.修道之人見多了生死離別,本身走的又是逆天而行的一條路,對這些早就看淡了.

耳旁風聲呼嘯,李複林努力想多聚存一些真元,以免自己真的摔出個好歹來,這死法可不怎麼體面.他有些掛心兩個徒弟,然後又想到了紀箏.

紀箏的本事不亞于她,城破她也不會有事--可李複林還是難以自抑的替她擔憂.

早知道會遇著這事,就不該同意讓她一道過來的.

天見城處于海上,他們這麼一落下來,也只會掉進海里.

雖然平時落水比墜崖要強,不于于當場摔死,可那也要看是從什麼地方落下來的.要只是數丈,十數丈高,那落到水里倒還無妨.可是從天見城那麼高的地方落下來,別管是砸到實地還是撞在水面上,那危險其實差不多.

風聲轟響,吹得人頭頸發麻,耳朵里也被灌滿了,什麼聲音也聽不見.

李複林聞到了海水特有的腥感氣息.

他只來得及深吸了一口氣,就一頭撞上了海水.

李複林饒是有真元護體,一瞬間也只覺得象是重重的撞在石頭上,四肢百骸都震得要散裂開,眼前金星亂冒.

他心里知道不能沉下去,可是知道歸知道,這會兒他神智已經昏沉,四肢更是動彈不得,海水壓得他喘不過氣,一張口就有水灌進來.

淹死應該是不至于……

可是頭疼的厲害,象是有人拿斧子把腦袋從中劈開了一樣,李複林身體完全不聽使喚.

附近落水聲接連不斷,有人,也有落石與雜物.

李複林半沉半浮,知道現在的情形凶險卻偏偏躲不開.

這要是被什麼東西再砸上一下,他多半就真要葬身在這里了.

有時候越是怕什麼,越是來什麼.

李複林感覺到有些不妥,眼睛勉強睜開條縫,就看見一塊巨大的黑影正正朝他砸了下來.

逃不開了.

李複林沒有再作垂死掙紮,他閉上了眼睛.

人世無常,誰也不知道自己的路會在何時,在何地走到終結.

他不後悔趕到天見城來救徒弟.

可是……他有些後悔另一件事……

就在他閉目待死的時候,忽然間脖頸一緊,被一股力量拉扯著向後移動了丈許.

巨大的落石砸在李複林剛才身處的位置,落石入水時的力量震得水波動蕩,李複林胸口被水浪一擠一拍,徹底暈了過去.

他不知道自己失去意識的時間有多長,那可能是很長的一段時間,也可能很短暫,不過是片刻須臾就清醒了過來.

他還沒有睜開眼就感覺到自己現在不是在海水里淹著了.

一雙手臂從他肋下繞過,有個人從背後抱著他.

李複林的手指微動,那個人就發覺了,問了一聲:"醒了?"

紀箏聲音冷冰冰的,可是現在聽起來如同天籟.

李複林不知道哪里生出來一股力氣,掙紮著欠起身,緊緊將紀箏抱住了.

突然被抱緊的紀箏身子一下子變得僵硬起來,緊繃繃的象一張拉滿的弓,仿佛下一刻馬上就會跳起來把這個膽敢冒犯他的人一頓暴捶.

但是……

實情是,紀箏沒有把李複林推開,更沒有暴揍他.

她的身體從僵硬如石頭一點一點的變得松緩下來,就這麼一動不動的任李複林抱著.

過了好一會兒李複林才松開手.

他剛才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現在卻死里逃生撿了一條命.

不用問,救他的人一准兒是紀箏.

他在閉上眼睛的那一刻,想的人就是她.

那短短的一瞬間,他這大半生的點點滴滴流光掠影一般從眼前閃過.

他從少年時就比旁人要穩重,做事很少沖動冒進.而且他這人看著隨和,其實拿定了主意之後就不會變改,更不會動搖不定,想著"如果我做了後悔怎麼辦".

他做過的選擇,無論結果是不是全都正確,他都不後悔.

可是有一件事情他想到了,也後悔了.

"等上岸了,咱們就結為道侶吧?"

在這種情境也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來,要讓旁人知道,不瞠目結舌才怪.這可與他的身份一點兒都不相符,既荒唐,又唐突.要知道在今天之前,他從來沒有和紀箏有過什麼越界的言行,連手都沒有拉過,更沒有說過類似"我心悅你,期盼相守"之類的話.

可是紀箏也不是一般人,李複林在這個時候這個地方突然抱住她,又說出這麼一句話來,對她來說好象沒有什麼值得奇怪的.

"好."

這句話答的一如既往的冷靜平淡,她臉上一點兒嬌羞之色也沒有,仿佛李複林剛才說的不是結侶,而是問她今天天氣怎麼樣.

這句並不甜蜜溫柔的回答,卻讓李複林一時間傻了.

他這一天大起大落,在生死關頭打了個轉,還正經曆著一座城的陷落毀滅.可是這些他全顧不得了,似乎這世上的花在這一刻全都盛開綻放,耳邊如同響起了仙樂一般,整個人飄飄然,快活的能夠飛起來.

"真,真的?"李複林問了一句傻乎乎的話.後來他再想起這一天的事,就特別想把此時的自己再打暈一次.

這種時候怎麼能犯傻呢?哪怕此時此地要什麼沒什麼,他什麼也給不了紀箏,起碼也要說幾句情深不渝的甜言蜜語讓她高興一吧?

不過即使時間倒流,把此刻再經曆一次,李複林覺得自己多半還是會高興的變成個傻子,縱有再多的情話此時一個字也都想不起來.

而且……紀箏根本不在乎這些.

她從來不在乎旁人嘴上說什麼,不管是奉承也好,諷刺謾罵也好,她都全不在乎.

即使李複林現在狼狽不堪,一身上下都濕淋淋的,還披頭散發,她都沒放在心上.

"嗯."紀箏點了點頭:"等上岸."

李複林樂得分不清東西南北,臉上那笑容全無他平素的從容淡定,傻的讓人都看不下去.

這會兒他才有心思注意到當下的處境.

紀箏不知從哪兒弄了只小船來.

李複林看得出來這原本應該是個法器,天見城有不少這種東西,畢竟他們再與世隔絕還是有些事得出去,飛舟這種東西對旁人來說既昂貴又不實用,在天見城卻不稀罕.

不過眼下這飛舟怕是已經損壞,飛是飛不起來了,好在用料考究,本身份量也輕,現在他們就待在這麼一艘飛舟上頭,在海上漂著.雖然沒有漿沒有帆的,但是對修道之人來說這都不是難事兒.

比較難的是現在他們頭頂還是落石不斷.大大小小的落石就算沒有砸在船上,砸在附近對他們來說也是不小的麻煩.

"對了,莫辰和曉冬……"

"你徒弟沒事."紀箏說:"那個銅環你是不是交給他們了?"

說起這個李複林有點兒不好意思.

銅環是紀箏給他的,他又給了徒弟.

換個小心眼兒的女子或許會因此慪氣,但紀箏不會.在她看來,東西給都給出去了,那就是李複林的了.他要願意給人,那是他的事.就算他把東西扔了砸了,只要他高興,他樂意,那也沒什麼不可以.

"我能感知到銅環的大概位置,就在前面不遠."

他們當時一起落下來的,但是因為風大,還有旁的原因,落水的位置離得有段距離.

有莫辰護著,曉冬入水時盡管也受了沖擊,但好歹是挺過來了,情況並不算太差.

只是他的心思卻還在那根柱子上頭.

那……那其實不是柱子.

盡管只是驚鴻一瞥,看到的又只能算是個虛影,曉冬心里就是知道.

那不是柱子,那是一棵樹.

上篇:第二百二十六章    下篇:第二百二十八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