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三十一章   
  
第二百三十一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島看著不大,實際上地方不小,沒走多遠就看到一個小鎮子,門外有個斜挑著的酒幌子.

李複林他們來的太早了,酒鋪沒有這麼早開門的,他們拍了門,里頭有個聲音懶洋洋的應道:"來了來了."

等一開門,這人愣了下.

面前李複林生得固然是清矍儒雅,後面紀箏更是美得讓人心里打顫.也就是跟在後頭的曉冬看著不那麼出奇.

這開酒鋪的整日迎來送往,比其他人見識多,看見李複林帶著劍,紀箏那打扮也不象一般女子,臉上堆出笑來:"幾位請進,快請進來坐.哎喲,您幾位來得太早了,小店還沒打掃呢……您幾位是想用點兒什麼?"

"方便點的,吃的喝的送幾樣."

"好好好,請來這邊坐,窗子這邊亮堂."

這人倒是會說中原話,只是口音比較怪,勉強能聽得懂他說的什麼.

不多時就送了飲食上來,茶面粥,糙米餅,還有煎魚.

李複林把茶面粥往曉冬面前推推:"快吃,你一定餓了."

曉冬有點困惑.

按說他是該餓了,餓了好久了--可是他怎麼一點都不覺得?

既不覺得渴,也不覺得餓.

李複林怕他是吃不慣這里的吃食,勸了一句:"多少吃一點,你現在的情形服辟谷丹不合適."

可他真沒覺得餓.

不但不餓,曉冬還覺得肚子里鼓鼓實實的,好象……好象剛吃完的感覺.

可師父都這麼說了,曉冬只好把茶面粥端起來喝.

這茶面粥……呃,挺實惠的.曉冬以前在別處喝的,稀的可以照出人影來,那不能叫粥,頂多叫茶面湯--或是直接叫茶面水.

這粥稠稠的,熱熱的,雖然味道有點怪,曉冬還是堅持把一碗喝完了.

可其他東西他實在是吃不下了.

李複林也不覺得餓,不過他還是把每樣食物都吃了一些,還招呼紀箏也吃些.

老實說這種小地方當然做不出什麼珍饈美味來.茶面粥磨得粗糙,喝著甚至有些紮嗓子.糙米餅很硬,哪怕蒸過,還是硬.煎魚……多半是因為島上不缺鹽,這魚咸得都發苦了.

紀箏倒是不挑,嘗過了魚又喝了一碗粥.

曉冬這會兒滿心里都是大師兄.

大師兄肚子餓不餓?

他要不要吃點兒東西?

可是大師兄眼下這模樣,需要吃點什麼呢?平常的東西能吃嗎?是不是得會改吃,嗯,生肉之類的?

他小聲問了莫辰一句.

可是莫辰的反應是蜷起身,完全沒有想進食的意思.

看曉冬吃的那點兒東西,跟鳥食差不多,李複林不覺得這是因為他挑食,曉冬平時吃東西也不挑剔.

現在吃不下,多半還是因為之前經曆的種種……還有莫辰現在的情形,讓他沒心思吃喝.

太陽終于升起來了.

酒鋪老板給他們送了兩套鋪蓋來.這里天氣暖和,當地人穿的都很單薄,從門前路上經過的男子還有打赤膊的.

"好好歇息.先不要打坐運功了,踏實閉上眼睛睡一覺."李複林摸摸曉冬的腦袋.

再看看盤在曉冬肩膀上的大徒弟,李複林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這種情形他是聞所未聞,也是頭一次見.這次來天見城太匆忙,手邊沒有什麼可翻查的典籍,這事也不方便去找旁人討主意.

左右莫辰看起來情況還穩定,也沒有什麼不適的表現,那……這事兒等回了中原再慢慢的辦吧.現在他們四個人……嗯,就算是四個人吧,四個人里頭三個都指靠不上,只有紀箏一個人還實力未損.

這里人生地不熟,實在待的不安心.

到了屋里曉冬只端了盆水,把臉簡單擦了擦.

他擦臉的時候,莫辰就盤在水盆邊看著他.

曉冬在床邊坐下來,和莫辰對視了有一刻沒出聲.

他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而且……這種形態的大師兄,讓曉冬有些不知所措.

"大師兄?"他試探的開口.

盤在一旁桌上的龍型大師兄朝他點了一下頭示意聽到了.

"唉,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呢……"

落進海里之前還是好好的,大師兄把他護的嚴嚴實實的.

可是落水之後,大師兄就……

窗下頭有人經過,曉冬聽到他們說話的聲音.

"你聽說了沒有?老關他們回來了,沒打著魚,倒是網著幾個人."

"什麼人?"

"唉,都死啦,也不知道來曆.老關直說晦氣,要燒燒香拜拜神,這兩天都不敢出去了."

"難道是哪里的船翻了嗎……"

不是船翻.

是昨天一起從天見城墜下來的人.

活下來的人有不少,但是更多的可能已經喪命.

"大師兄,昨天你看到了嗎?支撐著天見城的……那棵樹."

莫辰現在說不了話,但他的思想並沒有受影響.

那是一棵樹?

昨晚只是匆匆一瞥,莫辰還在想著,天見城下面這根柱子一定有什麼來曆.

他沒看出那是棵樹.

曉冬又是怎麼看出來的呢?

"看到它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了."

"大師兄,從小我就常做一個夢.夢里就是一棵樹……"

莫辰向前微微探出頭.

曉冬小聲說:"不知道它長了多少年,看起來一日更比一日繁茂.天氣暖和的季節,樹上開了許多的花,是白色的.樹葉長得特別茂密,一片挨著一片,遠遠看,這樹就象一把撐開的大傘……"

莫辰現在不能說話,但他的姿態和眼神都象是會說話.

曉冬甚至可以讀懂他的意思.

後來呢?

"後來……"曉冬按住胸口.

那種疼痛的感覺又來了.

曉冬並不嬌氣,可是這股疼痛讓他眼圈發熱,鼻子酸的厲害.

"後來它……死了."曉冬用了死這個詞來形容.

這個死,與別人通常說的死,有些不同.

"它的根被困住了,天見城就象一只吸血的蟲子一樣,把它牢牢鎮壓在下面,然後,慢慢的從樹上吸取靈氣……"

這個過程很長,很煎熬.

天見城那個祭壇上的陣法,就是為了囚困,鎮壓這棵樹而存在的.為了維持陣法的威力,謝家人自有他們一套辦法.但這套辦法後來漸漸失效,謝家人又開始了用命獻祭,靠著一代又一代解家人的性命和來維持祭壇的力量.

這些事情沒有人告訴曉冬,他也說不上來自己是怎麼知道的.

"天見城地位超然,靈氣濃郁,他們自詡得天獨厚.可是很少人知道這份得天獨厚是怎麼來的……"

曉冬的手指緊緊絞在一起,這些話說出來可能別人不會相信,可是大師兄一定會相信他的.

那麼深,那麼沉重的黑暗,壓在他胸口,讓他氣都喘不過來.

再不說出來,曉冬怕自己會被憋死.

可是看看大師兄現在的模樣,曉冬又覺得慚愧.

大師兄遇著的麻煩可比他要大得多了,可大師兄向誰去訴苦?這種時候他還總想依賴師兄,把煩難都拋給他,實在太不應該了.

莫辰卻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

曉冬若是遇著煩難不告訴他,那反而會讓莫辰感到失望.

可是現在的時機真是……

他想安慰曉冬,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哪怕想握著他的手也辦不到.

即使如此,曉冬還是比之前覺得舒服多了.

不一定非要得到安慰勸解才會想通,有時候只要把心里的話說出來,整個人就會輕松許多.

之前他在想,他是誰?他到底是怎麼來到這世上的?他的生身父母是誰?為什麼他會知道這些呢?明明沒誰告訴他,這些事自然而然的就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就好象他早早就知道,只是之前一時忘記,現在又想起來了而已.

這里頭肯定有旁的原因.

曉冬覺得,這和解家血脈有關系,可是再多的他就猜不出來了.

"對了,大師兄,你還沒看見自己現在是什麼模樣吧?"

這屋里很簡陋,沒有鏡子.不過曉冬另想了個一個辦法,他托著莫辰來到水盆邊.

莫辰向前探身.

水面上映出來的就是它現在的身形大小,雖然不是很清楚,可是能看出個大概.

曉冬能感覺到,莫辰的身體僵硬了一下.

他自打變成這樣還沒有照過鏡子,現在看著水盆里映出來的那樣,莫辰好象傻了一樣,呆呆的一動不動.

"挺好的."曉冬在一旁挖空心思想要開解大師兄,免得他受打擊太大了:"師父說這是龍的形貌,就是……稍微小了點兒.不過師兄你本來年歲也不大.說不定明天就變回去了呢,不必為此事太過憂慮."

莫辰一點兒都不憂慮,他先前的一動不動確實是過于震驚.

龍?

沒看到現在身體全貌的時候他還能安慰自己,現在是徹底看清楚了.

只看形貌,確實和傳說中,書畫里的龍形一樣.只不過莫辰現在這體格……實在太過袖珍玲瓏,全沒有傳說中神獸的風采.

比如,龍的頭上應該是有角的啊,可是現在莫辰頭上光溜溜的什麼也沒有.

是長不出來,還是要多等些時日?

上篇:第二百三十章    下篇:第二百三十二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