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三十三章   
  
第二百三十三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間客棧里亂哄哄的,不時有人進進出出.這島上天氣炎熱,男子赤著上身,女子穿的也少.李複林出屋門沒幾步,有個掩籃子的本地姑娘就從籃子里掏出樣什麼東西朝李複林扔過來.

李複林這幾天精神繃得緊,眼見忽然有一物挾風聲飛來,抬手一掌就劈了過去.

……那樣暗器被他掌風劈中,在空中碎成片片,飄飄灑灑的落下來.

那是兩朵用麻線紮在一起的花朵.

李複林看清楚了之後,曉得人家不是暗算,而是這一帶比較盛行的"擲花",這尷尬就別提了.

也不止這一帶,中原從前也是這樣,年輕男女相互擲花以表好感.不過現在中原的風氣與從前不同,女兒都不叫拋頭露面,這種風氣也漸漸絕跡了.

擲花那姑娘看著自己擲出的花束變成了一地碎渣,愣了一會兒神,倒也沒有惱,只是一扭頭就走了.

李複林尷尬的不行,但這事兒總不能追上去和人再道句歉吧?

他只好撣撣身上沾到的花朵碎屑,繼續朝前走.

有個人扛著個半人高的木幾從他面前經過,李複林和他擦身而過,站住腳回頭看了一眼,又快步回去趕上這人,出聲問:"這位兄台,你這瓶子是哪里來的?"

那人扛得很吃力,吭哧吭哧的,臉上都是汗,李複林問他話,他不耐煩的說:"東邊兒海灘上沖上來不少東西,好些人在那里撿呢."

說完這話,這個黑黝黝的本地人費力的把木幾往肩膀上又托了托,邁步往前趕.

李複林認得那張木幾.

也不能說是認得.

天見城的許多東西都有特色,這張木幾也是,與別處的有很大不同.

扛著木幾的那人忽然停下來,轉頭朝他喊了一句:"剛才沖上海灘來的人還有活著的,你要看就快點去吧."

李複林愣了一下.

他在天見城認得人並不多,滿打滿算也絕不超過兩巴掌的數目,也談不上有什麼交情.

紀箏不知什麼時候從屋里出來了,就站在他身後不遠的地方.

"想去就過去看看,我陪你過去."

這個人還是和以前一樣,雖然過去了很多年,他還是一點兒都沒.

紀箏一開始對他的性格並不喜歡.這個人黏黏糊糊,拖拖拉拉,而且還過分天真.

沒錯,紀箏一開始並不喜歡李複林這個人.她當時受人之托來救這些中原來的修士,但是紀箏並不願意和這些人多打交道.到了迷城的外圍停下來歇息時,旁人都對她敬而遠之,只有這個人好象完全不避諱她的身份來曆,捧著一袋水過來,問她:"你剛才有沒有受傷?我這里還有一些丹藥."

在迷城那種地方水可不多,更何況他們正在逃亡之中,誰會把自己的水給旁人啊?再說,即使你把水送出去給人,別人只怕還要懷疑你別有居心,這水白給人家也不敢要.

她不理會,連眼睛都閉上了,想著這個人討了沒趣自己會走的.

她不打算和這些人結識,反正只是萍水相逢,之後他們會繼續向東行進,這輩子大概都不會再來這個地方,也不會再見面了.

那還有什麼結識的必要呢?

可直到她再睜開眼,這人居然還在.

紀箏本來覺得這人是不是也別有居心.

她在長大的過程中漸漸知道自己美貌,也因此招來過不少覬覦的目光.

但是後來慢慢的她知道了,這個人沒那麼多心眼兒,正相反,他還有點傻氣.

這不是說李複林這人愚魯蠢笨,在修道一途上,他是年輕一輩中拔尖兒的美質良才.

有的時候他格外通透聰慧,有的時候卻象沒長大不解世事的孩子一樣.

紀箏始終覺得世人冷漠自私得多,貪欲也永無止境,對別人的死活她也從不放在心上.

可李複林總是願意與人為善,做一件事總希望對所有人都好.如果對什麼人有害處,那他甯可不做.

天見城那地方在紀箏看來也是夠邪氣的,本來就是不應該存在,城里的人一輩輩的自欺欺人,妄想把這個夢境長長久久的維持下去.

這可能嗎?欠下的債終有一日是要還的,沒有什麼人能永遠生活在夢里逃避世事.

在紀箏來看李複林完全不必自責.

即使天見城的人都死了,也絕不是李複林害的.最應該擔負責任的,明明就是天見城的那些城主,長老們.他們明知道天見城的根基可能隨時會毀壞,卻對天見城的其他人隱瞞了真相,讓他們一無所知面對城破之日的到來.

但李複林自己能不能想通這一點,紀箏心里可沒底.

"好."李複林點了一下頭.

紀箏破天荒的主動走過來牽起他的手:"我同你一起去."

李複林握住了她的手.

紀箏的手絕對稱不上柔軟.她的手正如她這個人的性格一樣,冰冷而堅硬.

可是李複林握著就不舍得放開.

他們朝著剛才那人說的方向,朝海灘走了過去.

曉冬這一覺睡的很香,沒有做夢.

這小店的屋子逼仄簡陋,不過有一點好處,窗子很大.

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屋子里一片輝煌濃麗的金紅色,曉冬剛睜開的眼睛又緊緊閉上了.

等他的眼睛再睜開的時候,總算稍微適應了一下這光亮.

已經快要傍晚了,所以陽光才從西面那大大的窗戶照進來.

屋子還是那間屋子,可是在這瑰麗的夕陽映照下,這間屋子顯得如此華麗絢目,這就象是一間寶石黃金雕琢出來的屋子.

曉冬有些心慌,他記得大師兄是和他一起睡的,可是現在枕頭上沒有小龍的蹤影.

等他把被子一掀開,曉冬才松了口氣.

大師兄身體盤成了圈,安安靜靜的臥在那里.

大概曉冬掀被子的動靜大了些,他的頭動了一下,身體也跟著連動起來.

曉冬甚至觀察到他身上的鱗片有點微微乍起,然後又緩緩的落回原處,重新變得光滑緊密.

……這樣子就好象人伸懶腰一樣嘛.

曉冬突然很想戳他一下,嗯,或是從頭到尾的摸幾把.

不過只是想,他沒有付諸行動.

"師兄你醒了?"

小龍朝他點了點頭.

"渴不渴啊?我倒水給你喝?"曉冬動作利索的下床去倒了一杯水過來.

小龍趴在杯子邊,頭微微向前探.

眨眼間的功夫,一杯清水就被全喝光了.

曉冬又倒了一杯,後來干脆把茶壺端過來了.

這麼一大壺水--這個水壺其實應該叫水罐,真的很大.可大師兄現在身子這麼瘦瘦的,看來連這些水的十分之一都裝不下.

可事實是,大師兄不但把這些水喝下去了,喝了之後身體還沒有任何變化,絕沒象曉冬擔心的那樣身體被撐出鼓包,被撐壞的情形出現.

水都喝到哪里去啦?

難道這麼瘦瘦的身體里有個無底洞嗎?

"師兄你還……還渴嗎?"

如果師兄還渴,那只好出去找水缸,水井了.

就不知道這島上和他們那里是不是一樣有這樣的水源.

還好莫辰搖了搖頭.

曉冬把水壺放下,出去看了看,回來說:"師父好象出去了,紀真人也不在.師兄你餓不餓?我給你找些東西吃?"

莫辰還是搖了搖頭.

曉冬肚子也不覺得餓.被西斜的陽光這麼曬著,他覺得皮膚微微發熱,身體里也暖洋洋的.

他不渴,也不餓,覺得全身象是有使不完的力氣.

這種情形以前從來沒有過.

他甚至覺得,就這麼曬著太陽,在這兒待一百年都沒關系.

可是不成.

大師兄這事兒曉冬想趕緊弄清楚.

對于大師兄變成了龍,曉冬現在已經慢慢接受事實了.

他現在想的是盡可能讓大師兄過得好一些,順當些,別受罪.

龍……好象龍都是生活在水里的吧?大江大河,還有海里頭,大師兄是不是也需要弄些水來泡泡?總這麼旱著會不會有問題?

可是曉冬又想起大師兄吐的那個火球了.

都說水火不相容,大師兄又不是一般的龍,興許他就不喜歡泡水呢?

他正琢磨著,莫辰的頭抬了起來,微微側首的樣子讓曉冬覺得--好熟悉!

雖然換了完全不同的一種體態,可是大師兄的一些小習慣動作曉冬還可以認得出來!

大師兄肯定是聽見什麼動靜了.

這麼看來大師兄雖然變了模樣,但是修為……或者說是本事沒有丟啊.

不然的話就不能提前察覺到遠處的動靜.

李複林和紀箏回來了.

太陽已經快要全部沒入海面,余暉將李複林和紀箏的影子投在地下,拉得長長的.

曉冬眨眨眼.

他這才注意到,師父和紀真人,兩個人好象是手挽著手的?

有袖子遮擋也看不清楚.

應該是他看錯了吧?師父那麼端方正派的一個人,怎麼會和紀真人手挽手呢?兩個人畢竟還沒有結成道侶呢.退一步講,就算真要挽,也會找個僻寂無人的所在,現在太陽還沒落山,天還亮著,師父他……嗯,應該不會的吧.

上篇:第二百三十二章    下篇:第二百三十四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