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四十章   
  
第二百四十章

g,更新快,無彈窗,!

不管這事的起因究竟是有心還是無意,事情鬧到這一步,其實最初的起因已經不重要了.

連曉冬都能明白,這不過是個引子,要是天機山各支各宗之間沒有積怨,大家相處的一團和樂,那這件切磋傷人的事件大概也只能濺起一個小小的水花.

正因為長期積怨不和,所以這件事才引發了後面的一串沖突.

只聽鎮上這些人說的,李複林就知道天機山上這會兒肯定亂得很.

他讓人上山送了信給胡真人.

若以他們兩人的交情,不事先下貼知會,直接上門去也不算什麼失禮的事兒.但問題是他現在是一派掌門,天機山上又人多眼雜,那就只能規規矩矩的來了,禮數可錯不得.

他可不想這會兒反倒給胡真人添了麻煩.

紀箏對這種事情最不屑一顧.在她看這純屬自找麻煩,要真有急事,還這麼慢慢騰騰的來,那什麼事兒都得耽誤了.

"你這脾氣啊……"李複林把後半句"要改一改"咽回去.

反正她不可能改的,自己也就不用白說一句廢話了.

"哪有招呼都不打就上人家家里去的?要是人家不在家呢?或是有什麼要緊事兒不方便待客呢?事先知會一聲,自己不失禮,人家也便宜."

"那你還要備禮?"

"這也是為了給主人家面子,禮數禮數,不在于輕重,哪怕我送他兩張草紙呢,讓天機山其他人看著,他也有面子."

紀箏說是說不過他的,可這種作派她就是看不慣.

李複林眼睜睜看著她站起身來,扔下兩字:"迂腐."自顧自的走了.

被說迂腐不是一回兩回,李複林早習慣了.哪天不挨個幾句他還不習慣呢.

可以想見後半生……嗯,還要聽很久很久呢.

李複林問曉冬:"今日沒有什麼旁的事了,你要是悶得慌,可以出去逛逛."

曉冬問:"我能帶大師兄去嗎?"

李複林總覺得這話哪里不太恰當:"若是一定同你師兄一起出去,那一定不要讓旁人看見他."

曉冬低頭看了一眼莫辰,搖頭說:"那我不去了.趕了這麼些天的路,正好這會兒好好歇息一下,洗洗風塵,明天好精精神神的上山去做客."

這孩子是怕給莫辰招麻煩所以才說不去的.

李複林有點心疼.

不過天機山上的人總有點兒別人想不到的奇異天賦,他們的門道又多,說不定莫辰的身份就會暴露.

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出去冒險了.

"讓客棧的人給送些糕點過來……"

曉冬實在沒話說了.

師父總覺得有糕點就能哄住他.

到底自己什麼時候給師父留下了這麼個嘴饞的印象啊.

"師父,我不是小孩子了."

曉冬這句抗拒李複林完全沒有當真.

人小的時候才會反複強調自己不是小孩,渴盼參予大人的世界.

等真長大了就不會這樣說了.

肩上的責任一重接一重,很多時候既無人可以依靠,也不能向誰訴說.那時候反倒想著,過去的時光過得多麼快活,無憂無慮……

其實並不是真的無憂無慮,只是那時候有師長撐著,風雨落不到自己頭上而已."好好,師父知道."

一聽就知道是敷衍之辭.

師父還是把他當孩子看待.

曉冬有點兒沮喪,悄悄同大師兄說:"其實這不能怪師父……我又沒見識,又沒有替師父分憂的本事,時時處處得讓師父照看,這不是小孩子是什麼?"

不想被人當小孩兒看待,可是他什麼時候能象師兄們那樣能獨當一面啊?

莫辰不能說話安慰他,不過他靜靜的纏在曉冬手上陪著,就已經讓曉冬心里好受多了.

"我知道,我是太心急了……"曉冬小聲說.

不是他太心急,是這兩年里出的事情太多了,旁人一輩子都未必能趕上的事情他都趕上了.

這樣的大變,別說曉冬了,就算莫辰也會感到無奈.

一口吃不成胖子,曉冬入門才不過一年多兩年,想要馬上學有所成,這怎麼可能呢?

李複林說話算說,果然讓客棧的人送了吃食來.

咸的有鹵豆干,五香豆,甜的有去年秋天收的棗子和柿餅.送點心來的店伙計還另端了一壺茶,笑著解釋說:"這鹵貨是我們自家店里做的,客官嘗嘗合不合口.這棗子和柿子都是去年秋天山上摘的,可甜著呢,不就著茶吃容易口干."

這柿餅外面掛著一層白霜,掰開來里面金燦燦的黏黏的柿子肉,不用咬,只看就能想到這柿餅一定很甜.

過了午就變了天,天色陰沉沉的,風也越刮越緊,眼看一場風雪就要來了.

屋里越來越暗,曉冬出門去向店家討蠟燭,走到院門口卻聽有人喚了一聲:"云師弟."

曉冬一怔,本能的就戒備起來.

這陣子遇到的變故太多,他已經習慣的戒備警惕了.

回過頭來看到甯鈺披著一件青布斗篷,正站在院門外不遠處,朝他含笑點頭.

曉冬又驚又喜:"甯師兄!你怎麼來了這里?"

"我同師父一起來的."

"胡真人也來了?他人呢?"

"已經和李真人一同進去了.我想師父他們有要緊話說,就不進去打攪了."

"你們來得好快,是一接了信就下山了嗎?"曉冬問了兩句才想起來:"天氣不好,甯師兄你不該下山的.快快,快進屋說話."

進了屋甯鈺一邊解下斗篷一邊說:"師父接著李真人的信兒很是高興,要他等到明天他可憋得難受.正好山上也有些不安定,索性師父就下山來了,在這兒說話反倒自在.我想著李真人攜徒過來,說不定莫兄和你都來了,所以求了師父一起下山來看看.怎麼,只有你跟著來的嗎?"

曉冬很是心虛.

大師兄也來了……就是……

曉冬按著師父囑咐的,只說:"大師兄原也一道來的,只是師父另差遣他有事去辦."

甯鈺點了點頭,並沒有再多追問.

"你們這一趟去北府,可當真是步步驚心吶."甯鈺坐了下來:"我都聽說了,北府城出的事.真是沒有想到,宋城主竟然會突然遭遇不測."

宋城主舊傷複發,對壽數也有很大妨礙,很多人都在心里默認他快要死了.

可是舊傷複發而死,跟被人一劍穿心而死,這完全不是一碼事.

"師父當時就在城主府里,險些無法為自己辯白呢."

"事情還沒查清嗎?殺宋城主的真凶究竟是誰?"

曉冬搖了搖頭.

直至他們離開北府城,這事兒也還沒查清楚.

不知道現在有沒有什麼進展了.

可曉冬又沒法兒跟甯鈺說他們不是從北府來的,是兜了一大圈從天見城過來的,而且這世上現在已經沒有天見城這處地方了……

想一想,他和甯鈺也不過數月沒見,可是這幾個月里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了.以至于曉冬再見以甯鈺的時候,竟然有一種已經分別許久,中間隔了幾度寒暑的感覺.

"甯師兄,我們還沒到這里就聽說山上有些事情……"

甯鈺慢慢收斂了笑容.

"連你也聽說了,那傳得可真夠遠的."甯鈺搖了搖頭:"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外頭人都怎麼說的?"

曉冬想了想,還是把上一回聽說的話直接說了出來:"說天機山要分家.甯師兄,這話應該是謠傳吧."

沒想到甯鈺歎口氣:"雖然誇大了一些,但是也沒說錯,天機山只怕真的要分家了."

曉冬吃了一驚.

"當真?"

"嗯,"甯鈺說:"這次實在是……主宗那邊一開始咬死了不肯認錯,鬧到現在這一步他們只怕也慌了神.但是陶真人那一系是徹底死了心了.哦,你不認得,陶真人是連長老的師弟,也是出身世家的.陶家根基在鴻山郡,陶真人已經放話說要回去探親,休養.這一休養,說不定有生之年就不再回來了.他手下一幫親信弟子自然也會跟他而去."

曉冬聽明白了,雖然不是明著說分家了,但是陶真人這麼一出走,也等于是把自己分出去了.

"而且萌生去意的還不止他一個."甯鈺說了半句就沒有再接著說.

還不止一個?

那要是大家都走了,天機山不就四分五裂了嗎?

"可是,掌門要是不讓呢?"

"掌門要是個公正嚴明的人,他說的話自然大家會信服聽從.可是如果掌門私心太重,管起旁人來就沒多少底氣了.別人執意要走的話,他難道出手硬攔?"

到了刀兵相見的那一步,就真成了同室操戈了.

想必不到萬不得已也不會真的動刀動劍,那後果比放任人出走還要嚴重.

"胡真人沒有被卷進去吧?甯師兄你呢?有沒有人欺負半山堂?"

甯鈺端起茶盞又放下:"宗門里出這麼大事,我師父又豈能置身事外?我這身子自來不爭氣,也幫不上師父什麼忙,想一想真讓人慚愧."

呃,關于這一點,曉冬倒是感同身受.

上篇:第二百三十九章    下篇:第二百四十一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