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四十五章   
  
第二百四十五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曉冬也嘗試過了.

雖然那層金光看起來消失,可大陣確確實實是進不去了,曉冬往前邁步,就被一層看不見的屏障給擋了回來.這層屏障並不堅硬,撞上去象是撞到了一層繩網--柔韌,可是很輕易就把他撞上去的力氣消卸乾淨,不,不是消卸了,而是把曉冬又彈出回來,彈回來的力道大小就是他剛才撞上去的力道.

"不用試了,"李複林摸了摸曉冬的頭,承認自己無能為力讓李複林也格外難受.

可是他比曉冬要清醒,也要理智得多.

他們現在進不去,只能等.

等一個結果.

曉冬用力揉搓了兩下臉.

不行,不能這麼干等.如果這陣法真的是逮著條龍就不放過,那他們在這兒等什麼?等著大師兄慢慢被困死?然後再進去收尸嗎?

不,一定……一定有什麼辦法.

他莫名其妙突然一覺醒來就出現了在了天見城,大師兄都沒有放棄他,一直護著他.天見城破,曉冬毫發未傷,大師兄卻變成了現在的模樣.

現在大師兄有難,他怎麼能就這麼干看著?

不,師父不能進去,可是他說不定能進去!

即使人進不去,他的神魂應該能進去的.就象葬劍谷那一回,他不就找到大師兄了嗎?大師兄一直保護他,救了他這麼多次,難道大師兄危難的時候,自己什麼也不能為他做?

他要去找大師兄,他一定能辦到.

胡真人也看出來事情肯定另有內情,不然一說到殺龍不殺龍的曉冬師徒倆不會這麼臉色大變.

"說來說去,我們誰也不是當初布陣的人,這陣法雖然這些年來暫時為我們所用,但是……"

胡真人的話嘎然而止.

剛才還好端端站在那里的曉冬身形晃了晃,忽然間就朝後頭倒了下去.

李複林趕緊伸手把小徒弟接住.

曉冬雙目緊閉,身體癱軟,胡真人嚇了一跳,伸手過來把了下脈.

有個久病的徒弟,他對醫道也下了很大功夫的.

"這……"論醫術胡真人不敢說自己有多強,可是天機山的老本行不是醫術,星相占卦捉鬼拿妖才是他的正職.

曉冬這脈如果換別人來把,得的結論大概也就是個普通的暈厥.可是胡真人一摸上去就覺得不對了.

"這孩子他……"胡真人覺得這事兒怎麼這麼蹊蹺:"他好象……神魂不穩."

這話已經說的很客氣了,當著老友,胡真人怕自己說得太嚴重了李複林再受打擊.今天已經出過一樁大事了,再來一樁,就算李複林再沉著也怕他撐不住啊.

可是看李複林並沒有多意外的神情胡真人就明白了.

趕情李複林心里有數,這事兒只怕不是頭一回了.

"你這……"

胡真人以前一直覺得回流山人少事少,宗門上下再簡單省心不過.現在一看,得,自己是全猜錯了啊.別看回流山人少,平時也沒什麼事,可這一出事就不是小事.

李複林托住曉冬,臉上神情也十分複雜.

曉冬的異樣他能沒發現嗎?就算以前一直沒發現,經過葬劍谷,天機山,天見城這幾樁大事之後,他這師父要是還傻愣愣的什麼也不知道,那這師父當的也實在不太稱職了.

剛才還只陷進去一個,現在可好,又搭進去一個.

這倆徒弟真是一點兒都不讓他省心啊.

看看一旁的胡真人,李複林只能苦笑了:"這事我不是有意瞞你,可實在我也不知道來龍去脈,也不知怎麼同你提起."

胡真人擺擺手:"不用說,我知道你也不容易,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眼下也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這大陣現在是外頭的人進不去,里面的人也出不來……"

這一年里李複林哪里閑著了?光是一個紀箏就讓他閑不下來.再加上徒弟,回流山頻頻出事,換成自己,胡真人也不能保證自己就能把這些事兒扛下來.

現在他們得想辦法破陣--最起碼得找出一條能進去的門路.

如果破陣容易,當初紀箏就不會在迷陣里一困幾十年了.

那麼多人在茫茫沙漠中失去蹤跡,最終只有紀箏一個人活下來,走出了迷陣.這其中固然是因為紀箏修為深厚,心志堅毅,可是也不能不說,她的運道也比旁人要好.

他們能不能在回流山這大陣上尋出一條路來,八成還是要看運氣.

曉冬不記得自己這是第幾次被攔住.

他知道自己在回流山,可是眼前的回流山和他記憶中的回流山完全不是一個模樣.橫豎交縱的金線鋪滿了他的整個視野,而且曉冬發現自己完全無法穿越這些密如蛛網的光線.這些線沒有傷著他,卻一再攔阻,纏住他,讓他的前行之路變得無比艱難遲緩.

他在這錯綜密集的金線包圍中難以分辨方向,似乎有什麼聲音一直在耳邊盤旋,那聲音尖銳嘶啞,象尖銳的刀子一樣一下又下的在他的腦海中翻攪.

"大師兄--"

曉冬又一次放聲高喊.

可是回答他的只有一片死寂.

看不清,聽不到,熟悉的景物都無法分辨.

曉冬前行只能憑著本能.

冥冥中象是有一條線,准確無誤的為他指明了大師兄的所在.

他執拗的,專心的向前走.

他一定要找到大師兄,不管是誰,不管遇著什麼事,都無法攔住他.

纏住他的金線被曉冬胡亂抓住撕開,一道道交錯的光線化做細碎的光點散逸.然而舊的光線沒了,新的線重又生成.這條艱難的路仿佛永遠走不到遲頭.

"大師兄……"

曉冬不指望大師兄能答應他.

本來現在大師兄也不能說話了,但是,曉冬並不是想讓他答應才喊的.

他希望大師兄能聽見他的呼喚聲……不管他現在在哪里,身處于什麼什麼樣的困境,如果能聽到他的聲音,大師兄就會知道他在找他,也一定會找到他,還有師父,師父也在盡力想辦法.

他們一定會救出大師兄的.

曉冬對這一點深信不疑.

大師兄一定不會有事,他們經曆了那麼多波折都化險為夷,沒有道理回到回流山他們自己的地盤反而會出事.

曉冬再一次被阻住去了去路.

他有些焦慮的低頭去看.

一絲嫩綠的瑩光纏繞在他身前的一叢金線上,起先綠光黯淡微弱,在金光夾映下幾乎完全看不出來.但是緊接著,這淡綠的微光就象新春初發的嫩芽,萌生,長葉,抽枝……

曉冬的眼睛眯起來.

綠光愈盛,金光愈弱,就象是綠光吸去了金線的能量養分壯大自身.

曉冬看著那流轉的綠意,伸出去的手有些微微發抖.

身前那抹綠光向上微微一竄,就這麼纏在了曉冬的手上,瑩光漸漸散去,露出光芒中包裹的真實.

"啊……"

曉冬竟然沒有覺得意外,心里反而有一種理所當然,本該如此的感覺.

這綠光他不陌生,倒算是舊相識.

就是在天見城里毀掉祭壇的那綠藤啊.

當時祭壇上陣法被破,從地底鑽出的綠藤將天見城的祭壇和基石毀了個乾淨,可是它卻對曉冬師徒幾人並沒有表現中敵意.

後來天見城崩,混亂中曉冬莫辰他們與師父都失散了,也顧不上再去關注這綠藤的下落.

這些天里他偶爾會想起天見城破時的情形,也會想起這條綠藤.可是……並不是多關切.他想也許天見城破後綠藤也隨之在世上消失了,也可能城破時流落到了別的地方.

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條綠藤在此時此地又重新出現了.

師父和大師兄都提醒他要謹慎,可曉冬直覺這綠藤對他沒有惡意.正相反,曉冬覺得它很親切,很可靠.

上次它出現,不管最後造成的結果怎麼樣吧……總之也算給曉冬他們解了圍,這一次又出現在這里……曉冬甚至覺得,它總在他有危困時出現不是偶然的,它就是特意來幫助他的.

曉冬心里這麼想的,他甚至不知不覺的說了出來.

似乎是在回答他的問題一樣,綠藤前端立起,微微的點了兩下,和人點頭的姿勢一樣.這種奇詭的景象放在這時候已經不能讓曉冬驚異了--這幾個月來他遇到的異事一樁接一樁,可以說早已經曆練得處變不驚了.

"那你能助我救出大師兄嗎?"

這次綠藤沒有再表示,不過當曉冬再邁步向前的時候,綠藤如同開路先鋒一樣兢兢業業的替他掃清了前進道路上的障礙.

曉冬的步子越來越快,到最後快得有如一陣風.

他經過了山腰的柏林,越過魚背坡,掠過了木索橋.

曉冬能感覺到,他離大師兄越來越近了.

前面是……

沉云澗.

曉冬停下腳步,又喚了一聲.

"大師兄--"

四周靜寂得只有從山間呼嘯而過的風聲應和他.

大師兄就在不遠處……

曉冬能感覺到.

他茫然四顧.

他能感覺到大師兄就在左近,但是,卻一時找不到他的身影.畢竟,大師兄現在不是氣宇軒昂,身形挺拔的模樣.

上篇:第二百四十四章    下篇:第二百四十六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