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五十四章   
  
第二百五十四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曉冬趴在窗口,外頭春雨淅淅瀝瀝下個沒停,鎮邊的河上已經冰銷雪融,水流聲由緩而疾,潺潺不斷.

"天氣一天比一天暖和了."姜樊往外探了探頭:"這場雨一停,大概棉衣也穿不住了."

到了他從小長大的地方,姜樊昨天夜里雖然歇得晚,可是睡的卻是這麼些日子來再也沒有過的踏實.

外頭千好萬好,也不及自己家好.

就連客棧里的儲放的麥草被雨水浸泡了有一股潮腐的氣味兒,他都覺得格外親切.夜里迷迷糊糊的也覺得自己聽見了流水聲.

"不過這水好象比往前來得急……"

往年這個時候,河水聲似乎沒有這麼清楚,聽起來水量豐沛,不是往年能比的.

他是順口一說,結果曉冬卻一下子緊張起來:"真的?河水比往年多?"

姜樊不知道他怎麼突然關心起這件事,河水多與不多也沒什麼要緊的吧?何至于緊張成這樣?

一想到現在回流山不同往日--那今年不同往年之處也不能算小事了.

姜樊一下子也有些緊張起來:"昨天來時太晚了,還沒細看,要不咱們現在去看看."

鎮子不大,這河就在鎮北流過.其實說起來這河水是從山上流淌下來的,有遠處高山上的雪水,還有泉水,一起彙流入河,順著山勢一路流下.鎮上的人依河而住,因為河水乾淨清澈,許多人直接就從這里汲水回去燒飯,這麼些年來都是這麼過的.河邊本來搭了兩塊橋板,一塊長些,末端已經到了河心處,是那些淘米洗菜的人取水的地方.一塊短些,就在河邊,是洗衣的地方,這兩個可不能弄混了,因為河心處的水流動得快,自然要比河邊的水更乾淨.

姜樊雖然不在鎮上生活,可是他時常下山,對這個知道的很清楚.

可是現在一眼看這去他就發現了不同.按說夏季水豐,冬季水枯,現在不過剛剛開春,河里水位應該很低才對.可是現在看起來這剛解了封凍的河水竟然快漲滿得溢出來了,長的那塊橋板都快被河水淹沒了.就在他們過來的時候,還有過來擔水的人,這人已經不敢往河心去提水了,就在河邊胡亂舀了兩桶.鎮上的人都認得回流山這白底藍邊的道服,這人不敢從他們跟前走,怕水潑到他們鞋上,特意想繞遠些過去,結果姜樊還特意上前去找他說話.

這人趕緊放下扁擔,誠惶誠恐的聽著.

"半山的雪還沒化盡,這河里的水好象比往年要流得急啊?"

那個挑水的人忙說:"正是呢,仙長說得是.往年這時候河凍還沒化盡呢,要取水要麼去鎮西頭的井里挑水,要麼就把河面砸開.今年八成是雪化得早?昨兒好象還沒這麼高呢."

曉冬心里一跳:"昨天還不高?"

"對."那人比劃了一下:"昨天水也就才到那條線,這一晚上……"說著話這人也覺得奇怪,一晚上河水漲了一尺多近兩尺高,這可不尋常.

要說是下暴雨的時候那還有可能,那也得接連不斷的下一天一夜吧?如果說是天氣再暖些,上游的冰凍都化開了,那也有些可能,可現在天氣還沒熱起來呢,再說縱然雪化,也不可能一夜之間漲這麼多水.

曉冬覺得,這八成和大師兄有關……

姜樊卻覺得,這應該跟山上的陣法有關.

"往年都沒有這樣,只有今年……"姜樊心里反複掂量斟酌:"這事兒得盡快同師父說."就是不知道除了河里漲水,山上是不是還有別的異狀.

師父他們今日上山,不會遇著什麼凶險吧?

這麼一想姜樊心里也有些慌.

他還向那人打聽這些天有沒有什麼別的異事,那人倒是滿心里想奉承他們二人,搜腸刮肚的找話說.不過鎮子小,又不大與外頭往來,新鮮異事實在沒有幾件.

其實姜樊和曉冬哪是想聽什麼新鮮事,沒事對他們來說才是好事.

等他們問完話,那人挑著水往回走的時候,還有點兒迷迷怔怔的.

今天他跟兩位小仙長說了這麼多話呢!可見這是他的運氣來了!說不得跟兩位小仙長說了半天話,沾了不少仙氣呢.等到了家,他哪兒也不去了,也打會兒坐,說不定能得什麼大好處呢.

甯鈺折了一枝細竹杖,倒不是用來拄地借力用的.他雖然病弱,可畢竟也是修道的人,不至于連幾步山路都不了.他帶了一把紙傘,細雨打在傘面上沙沙作響.

剛才聽師父和李真人說起陣眼的變化來,就信手折了這個,在身前的地上隨手劃下來推算一二.現在還是春寒料峭的時節,山巔殘雪未消,地上的土凍得硬梆梆的,不過在細竹枝劃過的時候,凍土柔軟的就象沙地一樣.

甯鈺曾經不止一次來過回流山,也用陣盤測過,甚至自己試著繪制回流山的陣圖.陣法這門絕學,沒入門,光聽說的時候就覺得十分玄妙,等到找了不少書本看了,了解了個大概皮毛之後,心中越發敬畏,只覺得這門絕學深不可測.不說那些能夠自行運轉的陣法,就說那些不會運轉變換的,他窮極一生大概也琢磨不完.山勢,水流,木石,花樹……世上有的東西都可以做入陣,這其中的變化與奧妙,是沒有盡頭的,也是永遠沒有人可以全部參透的.

道途也是一樣,永遠沒有盡頭,只是有的人能走得遠些,有的人卻只能站在門口看看.

甯鈺用腳在自己劃的那些字跡上蹭了過去,將字跡抹掉.

莫辰站在魚背坡前頭,這里地勢險要,往遠處看,細雨如幕,山間云霧彌漫,回流山在云霧間若隱若現,就象這座山是活著的,有生命,會呼吸動彈一樣.

甯鈺走過來喚了一聲:"莫兄."

莫辰應了一聲.

甯鈺心里被各種疑問塞得滿滿的,都與莫辰有關,但卻又不能問,平白把自己憋得難受.

上篇:第二百五十三章    下篇:第二百五十五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