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七十九章   
  
第二百七十九章

g,更新快,無彈窗,!

莫辰沒有糾纏她真正的身世,總之,玲瓏怎麼正好被師父撿到,成了回流山的徒弟,這其中只怕不是巧合可以一語帶過的.在北府城她遇到的禍事,現在想來,也應該不是偶然.

"跟我走."

玲瓏頓了一下問:"去哪兒?"

"去見師父.我不管你生身父母是誰,你現在又是誰的門下,修的誰家功法.師父收留你,教養你,這麼些年來付出的心血,你招呼不打一聲就走,你對得住師父嗎?"

"不,"玲瓏脫口而出,朝後退了一步,她抬起頭的時候,有些尖削的下巴和凸起的顴骨在燭影下看起來就象陡峭的懸壁:"我不去."

"你不去?"

莫辰的聲音並不高,起碼,沒有玲瓏那麼高.

可曉冬從他聲音里聽出了壓抑的怒火.

曉冬也覺得師姐過分了.

她身世複雜,離開師門肯定也是有苦衷,可是翟師兄現在這情形,說死算不上,說活也不對,看上去能走動,會喘氣,如同活尸,難道不是受她連累?師父對她有養育授業之恩,她一聲不響的叛門而去,難道去見師父一面,認個錯賠個罪,師父還能殺了她不成?

"我不能去."玲瓏聲音干澀:"我有不少仇家,就算是昔日魔尊舊部現在也都巴不得我死,現在我跟回流山沒有一點兒關系,不能讓回流山,讓師父因為我而沾染汙名."

"師父不會在乎這個."

玲瓏搖頭,過了半晌才輕聲說:"我沒臉見師父."

這是她的心里話,可莫辰和曉冬覺得這不是理由.

玲瓏看著大師兄,眼前大師兄一如過往,還有小師弟,雖然入門時日短,但是情誼卻不淺.

似乎有太多的委屈,但是從北府城開始,路是她自己選的,從她邁出去第一步的時候,她自己都沒意識到她回不了頭了.當時她還想著,只要弄到了讓翟師兄恢複的方法,自己就立刻抽身,她不願意作惡,誰能拉著她的去殺人?

但是真的沾了手,她發現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哪怕你手上沾了一滴人血,就再也抹不掉,走不脫了.道心已毀,她回不了頭了.

夜深無人之時她也問自己,後悔嗎?

她跟自己說,不後悔.

因為後悔也晚了.既然後悔無用,那何必多想?

清醒的時候她從來不後悔.

可是入睡之後,她卻總是在夢里回到回流山上.春天里一簇簇山茶杜鵑漫山遍野的盛開,秋季時山里總是有許多許多成熟的果子,大大小小,有的認識,有的叫不名字,酸酸甜甜的,吃著好吃,還能釀酒……

但是每一次醒來的時候她才想起,她不能再回去了.

僵持了一會兒,莫辰先做了讓步.

玲瓏的性格他太清楚了,他還不想把她逼到絕路.

如果他再堅持,玲瓏說不定做出死也不肯再面對師父的事.

"你們來謝家莊做什麼?"

"為了暖泉."玲瓏暗自松了口氣,老老實實的回答:"前不久文輝為了保護我受了傷,神魂也……"

"那你弄到了令牌沒有?"

玲瓏搖了搖頭.

莫辰朝她攤開了手,幾面令牌整整齊齊的碼在他手掌上:"拿去吧,不過用的時候別讓旁人碰見."

玲瓏怔了一下,眼里迸射出又驚又喜的光亮,不過她沒有馬上伸手來接,有些遲疑的問:"大師兄,這些牌子哪里來的?"

莫辰明白她的顧慮:"原本是師父替我和小師弟求的,不過眼下我們用不上了,還剩這幾塊,你拿去吧."

玲瓏猶豫了下,將令牌接了過去.

"我們應該還會在這里停留兩三日,如果你想通了,就來找我們."

玲瓏低頭應了一聲.

曉冬覺得她不會來.

師姐性子太倔了.再說,只有她一個,她或許會回來的.可是翟師兄現在這樣,看著就象魔道中人煉尸驅魔的活證,不知道師姐是怎麼把他帶到謝家莊上的,要是讓人看見了,普通人只怕能活活嚇暈,修道之人見了,一定喊打喊殺非把他滅了不可.

他們出了門曉冬覺得有點懵.

"師兄,咱們就這麼走了?"

師姐現在的境況不妙,翟師兄就更不用說了,怎麼也該把他們帶回去啊.要是玲瓏師姐再跑了,下回未必有那麼好的運氣再碰見他們.天下之在,可上哪里去找人呢?

莫辰看了一眼曉冬.

"說到底,她和陳敬之不一樣.陳敬之心術不正,所作所為當得上欺師滅祖四個字.但是玲瓏她……她是身不由己的."

"我知道,我沒說要把師姐捉拿回去問罪.我是放心不下……"

"她不會回來了."

即使是至親,師徒,手足……可是誰也沒有辦法替旁人決定人生道路,更不可能替旁人去面對一切.

曉冬悶悶的跟在莫辰身後,等走了一段路才發現這似乎不是回去的路.

大師兄當然是不會迷路的!

那他們這是上哪里去?

答應馬上就出現在眼前,大師兄帶著進了一間偏廳,廳里三三兩兩倒是坐了十來年人,看打扮都是修道之人.莫辰與曉冬走進廳門的時候,大多數人轉過頭來,看到他們的裝束之後,有人漠不關心的轉過頭,靠廳角的一個人站起身來,面露喜色朝他們招了招手:"莫兄."

原來這兒有大師兄認識的人.

那人起身相迎,招呼他們倆坐下.

"這是云師弟,"莫辰說:"這位是蕭譽友蕭兄."

啊,這人曉冬知道.師兄上次收到的信就是他送來的,上面有不少消息和雜聞.師兄說這人修為雖然不高,但消息特別靈通,南來北往的事情很少有他不知道的.

當時曉冬還好奇過這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沒想到在謝家莊意外碰見了.

"我猜著你可能會來謝家莊,正好在莊里看見你留下常用的記號,就過來尋你."莫辰顯然與蕭譽友交情不錯,說的也不是客套話:"你幾時到的?"

"前天."蕭譽友生得黑黑瘦瘦的,其貌不揚,生著扔進人堆里就找不著的尋常相貌.他樂呵呵的說:"最近難得遇見場熱鬧,我本來是打算去凌云宗附近看看,經過謝家莊,順便進來混吃混喝看熱鬧的."

他說得詼諧,曉冬也跟著樂.

"瞧我這腦子,"蕭譽友一拍腦門:"頭次見云師弟我可不能沒點表示."他伸手在袖子里掏了又掏,摸出來一個巴掌大的布袋:"這個不是什麼貴重東西,一個小玩意兒,拿著把玩解悶吧."

曉冬看了一眼大師兄,才伸手接過來,向蕭譽友道了謝.

上篇:第二百七十八章    下篇:第二百八十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