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十九,堰洲賑災(26)   
  
十九,堰洲賑災(26)

g,更新快,無彈窗,!

"什麼!"暗芯一驚,"是永久的還是暫時的?"

藥葉兒搖頭,"我也不知."

"這如何使得!你辯毒聞藥,無人能及,如今失去了味覺與嗅覺……如何能辯毒聞藥!"暗芯看著藥葉兒,一陣心疼--這個孩子,從小為了訓練自己味覺與嗅覺不知道吃了多少苦,現在因為試毒失去了這個能力,心里到底有多不甘心,恐怕不是旁人能夠體會的.

"所以我不能跟邵子牧回龍城,這樣的我在他身邊對他沒有任何幫助.他還要分神來護我周全.火芯說過,我試藥應該會有後遺症,有可能是暫時的,也有可能是永久的."藥葉兒輕咳了兩聲,神情淡然,看不出她此時的心情.

暗芯小心翼翼的勸道,"葉丫頭,我覺得鎮王殿下,他不會因為你不能辯毒聞藥便棄你于不顧."

"我的自尊不允許我這樣活著."藥葉兒眼神淡漠,"怕是你們要陪我辛苦一趟,去尋找傳說中的清味草了."

暗芯皺眉,"若是清味草能治好你,我必定隨你去找.只是你為何不讓鎮王同你一起去找."

藥葉兒搖頭,"經過堰洲城的事情,我覺得邵子牧他心思太深,他利用我,讓我來幫他解除堰洲水患災難……這件事,讓我耿耿于懷.再說,我失了味覺嗅覺,是我自己的事情,與他無關."

暗芯看藥葉兒眼神已經開始迷離,便不再同她多說,"好,你先歇著罷.身子養好了,什麼都好說."

她扶著藥葉兒躺下,還沒有放穩,藥葉兒便已經睡著了.

暗芯輕歎一聲,替她蓋上被子,悄悄的退了出來.

養病期間的藥葉兒一直都是睡的時間比醒的時間多,她知道每日夜里邵子牧都來看她.每次邵子牧來都在她床前看著她許久.但是藥葉兒從來都不睜眼,也不與邵子牧說話.

就這樣半睡半醒的過了大半個月,今日藥葉兒晨起,覺得周身輕松不少,也不打算繼續賴在床上,自己穿起衣服,來到樓下喝藥,聽城里的百姓閑話--

"鎮王真是了不起啊,此次前來賑災不僅養活了近百萬的災民,興修堰洲城,還解了疫病!"

"鎮王來了堰洲以後,堰洲糧價一直穩定在正常水平,不知鎮王用了什麼法子,使那些糧商不漲價!"

"是啊是啊,鎮王當真是青龍帝國的神."

"聽說鎮王近日將要回龍城複命了."

"啊?鎮王要走了啊……"

"你這丫頭是思春了罷,見鎮王神武,心生愛慕."

"這有何不可,若是鎮王看上我,我去鎮王府做個侍妾又何妨."

藥葉兒不動聲色一口把藥全部倒入嘴里,臉上居然沒有以前每次吃藥時候痛苦的表情,看樣子她是真的嘗不出味道了.

淦祈從樓上下來,看見藥葉兒坐在苑中,便慢步走過來,"葉兒若得空,給看看我的身子罷."

藥葉兒睜開眼睛,看見淦祈臉色紅潤,"好."說罷伸出手去,淦祈也伸出手來,藥葉兒細細摸著,"祈的身體如今已經大好了,不再同剛來堰洲一般."

淦祈笑著,"葉兒的身體如何了?"

"再養個十多天,也算是痊愈了."藥葉兒撿起藥碗,往煮藥房走去.

淦祈跟在後面,"這些時日見你養病,沒有問你,欒去哪里了?已經有十幾日沒有看見他了."

藥葉兒輕聲說道,"回玄武帝國了."

"……你終究還是沒有攔下他麼?"淦祈看不見藥葉兒的神情.

"我盡力了.只是玄武帝國的四皇子,功夫了得.想必也是久經沙場之人."藥葉兒想起那日玄然如同鬼魅一般的步法,敏捷的反應.自己若是在功夫上懶怠,怕是下次再見到玄然,怕是也凶多吉少了罷.

"無妨,左右欒回玄武帝國,沒有生命危險.日後定會再見."淦祈勸道.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藥葉兒來到煮藥房把藥碗遞給洗碗的人,轉身往樓上走去.

淦祈跟在後面,輕聲問道,"鎮王來此賑災也有大半月了,所有的賑災事項都已經在收尾.鎮王馬上就要回龍城了,葉兒你可也跟著回去?"

藥葉兒邊走邊說,"我身上還有病,跟他回了龍城如何能靜養.我暫且現在堰洲待著罷."

淦祈微微一笑,"那……你養好了身子,可願意同我一起出游?"

藥葉兒想也不想的點頭答應,"好."

藥葉兒與淦祈回到屋子里,藥葉兒推開窗子,坐在窗邊,看著樓下又重新熱鬧起來的堰洲城,淦祈倒了一杯茶水遞給藥葉兒,"你不同鎮王一起回去,可是與他說清楚了?我看這些時日,到了夜間鎮王總是到你房間看你."

藥葉兒接過茶水,淡然的問道,"祈,你可否能同我演一出戲……讓邵子牧斷了帶我回龍城的念想."

淦祈皺眉,在這一瞬間他的心中轉過無數的念頭,他如此聰慧怎麼會不知道藥葉兒想要他做什麼.淦祈臉頰慢慢爬上紅暈,心中下了決心--上次船艙暗淡,那一幕一晃而過,看的不真切,這次到是個好機會.

他斂了斂心神,正色道,"你可知,若是鎮王誤會……"

藥葉兒看著淦祈,"你是怕邵子牧,給你淦家穿小鞋嗎?"

淦祈搖頭,"鎮王不會把個人恩怨放在國家利益之上,他是一個大義之人."

"即使如此,你還顧及什麼?"藥葉兒問道.

"我是怕如此會加深你們之間的誤會,若你再想與鎮王交好怕是……"淦祈看著藥葉兒淡漠的神情,有些不解.為何如今同藥葉兒提起鎮王,藥葉兒眼神總是暗淡無光.每日好似也有解不開的愁緒,神色里透出一抹淡淡的憂傷.

"你只說,演還是不演."藥葉兒抬頭,看著淦祈.

淦祈歎了一口氣,"葉兒你明知道,若是你的要求,我不會拒絕."

藥葉兒輕聲說道,"晚上來我房間罷."

淦祈點頭,"……你休息罷."淦祈退了出去,合上門之前看了一眼藥葉兒,藥葉兒的眉頭不展.

這日夜里,淦祈如約而至,藥葉兒開門看見淦祈,面目紅潤,伸手把淦祈拉了進來,合上了門,輕聲說道,"你可是害羞了."

"我……我不知道要怎麼演."淦祈心里慌的很,到了事跟前,他才發覺自己好像是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因為他見她這樣,心中那一抹無法言說的悸動正在如洪水一般噴湧而出!

"我當然知道你不會演戲,所以給你准備的媚藥."藥葉兒拿起一碗清水,遞給淦祈.

淦祈接過來,皺著眉,"你可准備好了解藥?"

"嗯?"藥葉兒一笑,"怎麼,祈就這麼嫌棄我?還要解藥?"說著藥葉兒手在輕輕的放在淦祈的胸口,淦祈見藥葉兒神色不對,問道,"你喝酒了?"

------題外話------

淦祈這里是故意的,是為了確認一件事,後面的一個很重要的伏筆.

車是不可能的開的,你們不要圍觀了~我這麼正直嚴肅的人,怎麼可能開車呢?(其實是開車無能,捂臉)

上篇:十九,堰洲賑災(25)    下篇:十九,堰洲賑災(27)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