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二十二,暗潮(9)   
  
二十二,暗潮(9)

g,更新快,無彈窗,!

欒沒有否認藥葉兒的推測,只是笑了笑,"明日第一輪測試……嗯,應該會淘汰很多人."

"是嗎?"藥葉兒抬頭看著欒.

"曆年都是這樣,這些來參加試醫會的人,大多數都是世家學醫的.世家醫者……怎麼說呢,從骨子里都有一種傲氣,他們不會跟你我一樣,看病不挑人.也不是所有人都如同你我一般從小就開始摸脈的.理論是一回事,到了實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欒解釋道.

藥葉兒把碗里的飯吃完了,皺著眉,"這種飯還要再吃十幾日嗎……我能要求玄然來給我送飯嗎?"

欒笑而不語.

試醫會第二輪第一次測試,摸脈.

這次摸脈的順序,是按照之前考試排名,十個人一組,一起進到一個白色的小帳篷內摸脈,帳篷里坐著一個病人.每個人身上病症各不相同,這輪他們只需要摸出脈象診出是什麼病症即可.

欒所在那一組是前十名,他們十人為第一組,一起進了帳篷里,大約一炷香的時間,居然只有五個人從帳篷里出來!

藥葉兒坐在後面,眯著眼,淘汰率這麼高?

第二組進去也只有五個人出來,第三組進去居然只有兩個人出來,到第四組,就已經沒有人出來了.截止到四組,四十個人中居然只有十二個通過了測試.

特別是進了第一個和第十個帳篷的人,除了欒,沒有一個人出來.輪到藥葉兒這組時候,藥葉兒有些驚訝看向欒,但是欒卻朝她輕輕一笑,做了一個口型--我相信你.

第五組測試開始,藥葉兒進了第十個帳篷.

帳篷里面坐的是一個男子,藥葉兒看著男子面色,心里一沉.這男子看見是藥葉兒進來診脈,連脈象都不讓摸,就連連後退,大喊,"我不要她給我診脈!我不要她給我診脈!"

這男子後面站著一個監考官,藥葉兒看了看監考官問道,"這種情況應當怎麼處理?"

那監考官面無表情,回道,"你若沒有辦法診斷出病症,只能算你不合格."

藥葉兒無奈的聳了聳肩,"這不是我的問題罷……"

監考官回道,"通過測試的醫師最終都是要進入王城伺候主子的,主子若是有病不讓你看,你就不看了嗎?想不出法子,那只能是你的問題."

藥葉兒就知道他們一定會出難題來為難她,這幾日這麼太平她還以為會沒事,藥葉兒歎了一口氣,對著那男子說道,"你是不想人給你看病,還是不想人碰你?"

"有區別嗎?"那男子問道.

"有區別啊,根據你的回答,我考慮怎麼給你診脈."藥葉兒解釋道.

"你別碰我."那男子回道.

"哦--"藥葉兒這才恍然大悟,難怪這個屋子里沒有個人能成功的通過考驗,原來是沒法摸脈啊.

藥葉兒嘴角勾起一絲笑意,從隨身攜帶的小包里掏出懸絲診脈的那三根線,把線的一頭遞給那男子,說道,"你自己綁上,我不碰你,這樣可以了嗎?"

那男子有些猶豫,但看藥葉兒確實沒有打算碰他,便點點頭把三根線綁在自己手腕上,藥葉兒手摸著三根線,看著這男子的面色,慢慢地說道,"方才同你說話,你面色蒼白,呼吸短促,語聲低微.綁線時手並不利索,說明你四肢乏力,脈象細軟無力……此乃氣虛之症."藥葉兒抬頭看了一眼這男子,"對與不,對你倒是說一句話啊……"

那男子愣了愣,點點頭,明顯是被藥葉兒的懸絲診脈給嚇到了.他從未見過有人會懸絲診脈,而這麼給他診脈的居然是一個女子.

"回去找藥房抓些補氣養血的藥,吃上十幾日便能調好.不過我勸你沒事鍛煉鍛煉身體."藥葉兒給那個男子交代著,摸脈診斷一氣呵成,沒有絲毫的猶豫,好像是習慣了看病的人一般.

藥葉兒說完看向邊上的監考官,等著監考官回話.

監考官有些驚訝,他頭一回看見別人懸絲診脈.

一般來說這種氣虛這種病,不讓摸脈的人,光看面色其實是很難診斷出來是什麼病的,但是她卻能不接觸病人摸脈,而且摸得很准.

藥葉兒看監考官吃驚的樣子,站起來說道,"不用驚訝,剛才那幾句話,我已經知曉他是氣虛之症,我就算不號脈也能猜出來.號脈只是為了確認而已."

監考官又一驚,這病人只是面色蒼白,她就知道是什麼病了嗎?為了掩飾自己內心的震撼,連忙咳了下,"合格."

藥葉兒請那人解下手中的線,邊收著線,便走出了帳篷.

這一次,這一組只有藥葉兒一個人走了出來.藥葉兒細細的收著手中的金線,站在不遠處的薛承與范瀲自然是看見了,他們眼中雙雙一驚,這女子!她居然能懸絲診脈!

欒見藥葉兒出來,走過去問道,"懸絲診脈了?"

藥葉兒點頭,"病人似乎很討厭與人有肢體上的接觸……不讓人摸,只能這樣了."

"我就知道你有法子."欒笑道.

"你早就知道里面的人不會讓我診脈?"藥葉兒問道.

欒眼睛看向范瀲,對藥葉兒說道,"他們范家,也算是禦醫院的元老,在輪選這事上做些手腳,也是信手拈來的.出現任何狀況,都是情理之中."

藥葉兒收好線,"沒有任何面相,也沒有任何表象症狀,又不讓人碰,這種情況下,還真是有些束手無策……他們就這麼見不得女子從醫嗎?你的病人是不是也很難診?"

"還好罷,算是疑難雜症,但是也不是全無頭緒.畢竟我跟你還有聖冼在一起,受益良多."欒慢慢說道.

藥葉兒與欒說笑的情景被遠處的薛賢真看在眼里,他微微側身問身邊的主考官,"那個女子第一輪當真是最後一名嗎?"

"是的,薛院首."主考官回答道.

薛賢真目不轉睛的看著那個女子,嘴里暗自嘀咕,"這女子是何方神聖,居然能從第十個帳篷里出來……"

上篇:二十二,暗潮(8)    下篇:二十二,暗潮(10)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