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二十二,暗潮(14)   
  
二十二,暗潮(14)

g,更新快,無彈窗,!

"啊,好."藥葉兒本來以為玄然就已經長得很好看了,這個身穿紅衣名叫涼淺的男子,雖然沒有玄然那麼剛烈,但是一顰一笑,都透著絕美的神態.她總是會看走了神.

藥葉兒跟在涼淺涼懷後面,問欒,"欒,這兩個人是玄然的新歡?"

欒知道藥葉兒這句話暗指自己是玄然的舊愛,不由的皺了皺眉,"我回府之前在玄然府上住了一段時日,這涼家兄弟,好似是玄然從街上買回來的."

"你沒覺得涼淺特別像你嗎?"藥葉兒抬起眼角看了看欒.

"像嗎?我倒不曾仔細看過."欒朝涼淺的背後看去.

涼淺好像是聽見了一般,低頭一笑,輕聲說道,"藥姑娘,眼力當真是好,殿下也不止一次說我長得像欒少爺."

藥葉兒見涼淺回了話,有些不好意思,"你聽見了啊."

涼淺並不在意藥葉兒說什麼,只是微笑著點點頭.

涼淺與涼懷把藥葉兒與欒帶到大殿,他們駐足門口,對欒與藥葉兒說道,"殿下說今日有要事要與二位貴客商議,讓我們在殿外等候.欒少爺,藥姑娘,請自便."

欒點了點頭,便帶著藥葉兒進了去,偌大的殿中央擺了一方長桌,桌上已經擺好了膳食.大殿之內只有玄然一人,玄然正在自顧自的斟酒,欒帶著藥葉兒坐到了玄然對面.

玄然遞過一杯酒給欒,欒接了過來,而後又看了看藥葉兒,說道,"你要嗎?"

欒接話,"她不能喝酒."

"邵子牧的女人,你倒是挺上心."玄然見不得欒護著藥葉兒,冷言相對.

藥葉兒聽玄然這麼說,心里不痛快皺著眉,"喂,你好歹也是王族,怎麼修養這麼差!"

玄然冷哼一聲,"我根本看不出你到底有哪里好,竟然能讓邵子牧看上你."

藥葉兒真是見不慣玄然這幅樣子,手一拍桌子,震起一根筷子,揮手握住便朝玄然戳了過去.玄然自然看見了藥葉兒的路數,也撿起一根筷子隔住.

兩人較勁之中,欒不由的歎了一口氣,"你倆能不能別一見面就掐架?筷子是吃飯的,不是打架的."

藥葉兒不依不饒,"誰讓他出言不遜."

欒看了一眼玄然,"你先松手."

玄然不干了,"是她戳我在先,憑什麼我先松手!?"

"就憑你有求與她,還不快松手?"欒皺起了眉,玄然見欒似乎是真的不高興,使了勁,震開藥葉兒的手.

藥葉兒站了上風,得意洋洋,拿起另外一根筷子,吃起桌上的菜.

欒抿了一口酒,"這是冰泉雪?"

玄然有些得意,"整個玄城的冰泉雪都在我府上,你出了我的府邸,可是喝不到這種好酒的."

藥葉兒聽酒的名字還挺好聽,不由的想試試,"欒,給我嘗嘗唄."

欒搖頭,"你還是不要喝了,酒品太差.你喝了酒,我太危險."藥葉兒也知道自己不勝酒力,乖乖的繼續吃菜.

玄然喝了一口酒問道,"在醫師院,那幫老禿驢可為難你了?"

"嗯,第二輪第一次測試便找了一個同時身患幾種隱症的人來試我醫術.每一個病症都不好摸,不讓問診,確實費了些功夫."欒淡淡說道,似乎不放在眼里.

"你的醫術我自然是放心的.倒是你,"玄然把話鋒轉向藥葉兒,"聽說你第一輪筆試只做了六十五道題?你是故意墊底進去的嗎?"

藥葉兒點點頭,"真不知道那題是誰出的,我根本懶得寫……但是不寫又不能進第二輪,便在十三科每一科里挑了五道相對比較難的做了答."

欒失笑,"這就是你是第五十名的原因?"

藥葉兒滿不在乎,"能進入就行,還非要爭第一嗎?"

玄然眉毛一挑,似乎已經知道邵子牧為何喜歡藥葉兒了--智慧卻不張揚,不在乎名利,不在乎地位.

不然以她逆天的醫術,如何在這片大陸還默默無聞?

就連上次堰洲城的水疫也是她解的,當真是個奇女子.

欒自然知曉藥葉兒心性,不由的歎了一口氣,"所以,以你的性子,在邵子牧身邊才讓我擔心.王權,哪有不爭的.猶如困獸之斗,不是你死我就是我亡."

藥葉兒輕聲道,"我知曉,不管是邵子牧還是玄然,只要身處王城,無限接近王權,就無限接近死亡."

玄然微笑,"你倒是挺明白."

藥葉兒看著欒,問道,"那件事情,能問嗎?"

欒點點頭,藥葉兒低聲問玄然,"你可知曉,你生母,是因為催產生下你,才導致大出血,壞了身子."

玄然嚴肅起來,"知道."

"為何?"藥葉兒手忍不住的顫抖,"若不是欒的父親將你母親調養的極好,那催產最壞的結果便是一尸兩命!還由得你在這里快活?"

玄然表情突然變得凝重,沉思了半響,抬頭看了看欒,似乎下了什麼決心,便輕聲問藥葉兒,"若你懷了欒的孩子,而你卻被他人送到其他男子那里當妾……你是選擇留下那個孩子,還是殺死那個孩子?"

玄然這句話說完,仿佛是一塊石頭丟進了池塘里,只有"噗通"一聲,而後四周安靜的可怕.

能證明這塊石頭真的被丟入池塘中的,只有那逐漸散開的漣漪,在靜默的池塘里一圈一圈的擴散,直至消失.

藥葉兒張了張嘴不知道要說什麼.

如此一個驚天駭聞,就這麼被玄然輕描淡寫的說了出來.仿佛自己不是這個驚天消息的主角.

玄然……居然不是玄武帝親生的!

難怪,他的母親要催產!

雖然是懷胎八月,但實際應該是快到臨盆之期.

難怪那方子會讓他的生母大出血,就是要做成早產的樣子,給玄武帝看!讓玄武帝以為玄然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從而養在王城之內……

藥葉兒這才抬起頭,認真的打量著玄然絕世的容顏--頭發如瀑盡數散下,泛著淡淡的光澤.裸露在衣領外的脖頸皮膚細致如瓷.細長的眼眸淡雅如霧,卻銳利如劍藏于漫天星光之後.嘴唇輕薄,如櫻花翩舞輕落在他石雕一般棱角分明的臉上.

動則,有氣吞萬丈凌云之勢.靜則,似神明臨世斂了世間萬千風華!

這絕色的風姿已經超越了一切以美為世俗.

藥葉兒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虧得玄然繼承的是母親的絕美容顏,不然長到這麼大,如何玄武帝都發現不了玄然面貌與他一點都不像!

------題外話------

嗯……在我眼里,能與玄然妖豔長相一較高下的,只有金芯!

上篇:二十二,暗潮(13)    下篇:二十二,暗潮(15)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