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二十二,暗潮(16)   
  
二十二,暗潮(16)

g,更新快,無彈窗,!

欒不屑的輕哼,冷聲說道,"他不要以為這樣做,我就會原諒他."

玄然完全不在意欒是否原諒邵子牧,只是笑了笑,"原不原諒是你的事情,我不會強迫你."

藥葉兒盯著玄然的肩膀許久,問道,"你肩膀是如何受的傷?"

玄然左手按在自己右肩上,淡然道,"我與邵子牧在兩軍陣前交手的時候,玄兮派人從暗處傷的我,是我大意了.

"來人武功極高,我與邵子牧假意交手,雖然沒有真的下殺手,但是也是精神高度集中.那人居然能悄無聲息的接近我們,用暗器傷了我.

"我與邵子牧聯手追了他兩天兩夜,終于在玄武邊境將那人斬殺,我受傷的消息才沒有傳出去.

"但是,回了玄城我也不敢明目張膽的找醫師醫治.時間一長,這鎮便長在肉里了.如你所見,如今想取出來都是個麻煩事,所以便改用左手使劍."

藥葉兒盯著玄然的肩膀看了半響,當機立斷,"安排一場刺殺.不然你沒法解釋未來的一兩個月內,你肩膀上的傷口.與其藏著掖著,害怕別人發現,不如光明正大的養傷.欒,你以為呢?"

"如此是最好的選擇."欒也贊同這個做法.

玄然皺著眉,似乎在考慮這個方案的可行性.

藥葉兒看著玄然猶豫,心里便知道此時玄然在顧慮什麼,于是說道,"若你的玄影下不去手,由我荀藥谷的暗童來做.他們下手有分寸,而且不會走露消息."

"荀藥谷?"玄然一驚,"你是傳說中江湖鬼谷的人?"

藥葉兒眉毛一挑,嘴角露出一絲挑釁的笑容,"我不介意你稱呼我為藥谷主."

此時玄然才正眼看向藥葉兒,意味深長的說道,"我算是知道,他為何縱著你來玄武帝國,江湖鬼谷的主人那應當是有些本事的.

"不然以我對他的了解,他是萬萬不會讓自己陷入被動的境地.如果你真的對他很重要,你的身份被識破,與他而言有多危險他心里清楚."玄然頓了頓似乎在想問題,忽然好似明白了什麼一般,笑了一起來,"是了,只有你最合適這個局."

"你……知道邵子牧找我是為了什麼?"藥葉兒看著玄然.

"他從不瞞我."玄然看回去,"那藥大谷主,准備何時替我治呢?"

藥葉兒想了下,"盡早罷,三天後醫師院第二次測試完."

"說起來,你們可想到如何替玄逸院首翻案了嗎?"玄然想起欒進醫師院的目的.

欒點點頭,"有些頭緒,只是需要時間."

這一次藥葉兒,欒與玄然的促膝長談,讓藥葉兒徹底改變了對玄然的看法,也更加堅信了自己對邵子牧的感覺.

他確實在利用她完成一些他想完成的事情,他第一次進谷的時候應該不知道荀藥谷的谷主是一個女子,但是以後的事是他將計就計,用了最蹩腳的手段,輕松的得到了她的青睞.

那日在堰洲城外的山上,她質問邵子牧的話,邵子牧的回答言辭三分真七分假,叫人摸不透心思.藥葉兒雖然從未涉世,但是她也不是如此單純的女子.

她清楚的明白,她想過的那種安靜的生活,在邵子牧闖入荀藥谷的那一天,就已經結束了.而他把她帶入了世事,用著她無法拒絕的理由.

雖然她出谷的時候有所防范,但是與他接觸的日子里,她逐漸忘記了她是一個女子--女子是一種感恩的動物,誰對她好,她就會加倍的返還回去.

她現在非常的厭惡自己,原來在邵子牧的眼里,她是一個如此庸俗而且愚蠢的人.

呵.藥葉兒嘲笑著自己,看向玄然.

與玄然幾次接觸下來,藥葉兒覺得玄然這個人,行為處事十分乖張,看起來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但其實,這一切都是假象.

玄然不是邵子牧,他喜歡欒,所以他會毫無保留的把自己的一切告訴他最愛,最信任的人.他也不在乎藥葉兒是怎麼想邵子牧的,他只想欒不要怪他.

這時的藥葉兒從心底羨慕著玄然,這才是愛情應該有的姿態罷?

相互信任,從不隱瞞.坦坦蕩蕩,如實以告.

真是可笑,這麼簡單的道理玄然知道的一清二楚,而邵子牧那麼聰明的一個人,他會不知道嗎?

她在他心中果然沒有她想象的那麼重要.

他明知道此次前來玄武帝國,危險重重,他還是任由她來了.只是為了他心中的那點算計.

藥葉兒苦笑,內心一陣感歎,果然啊,說到底,她還是他手中一顆棋子.

只是在這些層層關系中,她沒有想到的是玄然居然是邵子牧的弟弟.

真是造化弄人,這麼說來玄然的生母也是一個苦命的人,雖然長得極其美豔,但最終也沒有同自己最愛的人在一起,生下玄然,便撒手人寰.

回玄府的馬車上,藥葉兒因為邵子牧的事情,心里悶的發慌,若有所思的問欒,"玄然,他是憎恨著玄武帝的罷.如同你一樣."

欒點點頭,"玄然生母在他四歲時就吊死在他面前,我能體會玄然那種仇恨.那種仇恨是控制不住的.

"在堰洲的山上你已經見過了,哪怕是我多年行醫,依然無法舍棄自己心中的仇恨.

"玄然母親死之前定是給他說了他的身世……那時候的玄然才四歲啊,一個四歲的孩子就開始學會忍耐,學會仇恨……

"哪怕王城里的皇子們,都是早熟記事的,對于玄然來說也太過殘忍了些.

"他自小在王城里,就因為長得太過好看,被玄兮嘲笑,欺負.他一直忍辱負重,為了就是五年前那樣的機會--玄武帝國節節敗退,他只身一人去了邵子牧的軍營.

"順理成章的拿到了玄武帝國的兵權,再加上邵子牧從旁作梗,玄然才能有今時今日這樣的地位.連他大哥,玄兮都不能撼動分毫."

藥葉兒輕聲問道,"你,會幫玄然奪權嗎?"

------題外話------

今天有讀者跟我提了一個建議,她讓我不要標重要章節,伏筆章節,這樣她看起來感覺是被人劇透了一臉.

我仔細思考了下,決定采納這個意見.

確實有劇透的嫌疑.今天開始我不再標記重點章節與伏筆章節,也會把之前標記的全部修改了.

另外我有個讀者非常熱心的幫我捉蟲,文中有許多"在,再",還有一些洛少改文沒有注意的小細節都幫我挑出來了,只想給這個讀者一個大大的(づ ̄3 ̄)づ親.

只是苦了審核編輯一天看我那麼多修改的章節,大概會把我拉黑罷.(捂臉)

上篇:二十二,暗潮(15)    下篇:二十二,暗潮(17)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