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二十二,暗潮(18)   
  
二十二,暗潮(18)

g,更新快,無彈窗,!

藥葉兒皺著眉,淦祈看這藥葉兒的表情說道,"請允許我換個說法."

藥葉兒看著他,淦祈繼續說,"或許鎮王早就知道會發生什麼,才去尋了你.因為他即將面臨的這些難題,只有你能解開……利用,肯定是有的,但是他沒有傷害你不是嗎?在堰洲城試毒,也是你心甘情願."

藥葉兒慢慢說道,"或許,這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讓我心甘情願的為他做任何事情."

淦祈輕聲道,"若說鎮王對你的感情是逢場作戲,那他實在是太高明了些.可是我總覺得鎮王不至于把自己的身家,全部都壓在一個女子的身上."

藥葉兒點頭,"這句話我是贊同的,以他的心思,怎麼會把所有的事情勝算壓在我一人身上?怕是任何事情,他都做了兩手准備……若是我沒有替他完成,他自然也有辦法完成……堰洲城,黎將軍府的調兵,便是最好的證據!"

淦祈輕歎一聲,"他是王族,若是沒有些手段,早就被其他兄弟蠶食了罷.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鎮王是非常強大的."

"祈……有些事情,我心里明白,但是感情上不能接受.就如同我知道他被賜婚不是心甘情願,但是心里就是很難受是一個道理."藥葉兒悶悶不樂,"我討厭被人利用,我討厭自己的命運被別人握在手里的感覺!但是偏偏利用我的人,我……沒法討厭他.

我不想回龍城,除了我喪失五感以外,更大的原因是,我不想看見他府里住著其他的女子,哪怕我知道他不愛她們,哪怕我知道他並不是心甘情願的.

但是一想起他門口迎親的大紅燈籠不是為我而點,這件事便如鯁在喉,讓我心里不暢快.

但,我對邵子牧的憤怒,好像不是因為他娶親這件事……這種感覺我想了很久都沒有想明白,到底是為什麼……

祈,我是不是很沒用?明明之前說的大義凜然,到事情來的時候,我卻退縮了.除了,一味地回避,我不知道要怎麼面對.

我已經不清楚我對邵子牧是怎麼樣的感情了……"

"感情的事情,我倒是覺得應該讓它順其自然.你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便好.這樣將來也不會後悔罷."淦祈輕聲說道.

藥葉兒看著淦祈明亮的眸子,"祈,你也是如此嗎?做事隨心."

"我只是苦中作樂罷了."淦祈苦笑一聲,無奈地搖搖頭.

藥葉兒閉上了眼睛,努力平息自己的情緒,既然一切都已經明了,她也沒有什麼好糾結的,她自己在這里苦思冥想,沒有任何意義.

對于這種沒有跟本人求證的事情,如果她一直胡思亂想,只會把事情往最壞的方向想,這樣對于她一個醫者的情緒管理是很不利的.

許多事情,還需要跟邵子牧親談以後,才能下結論.想到這里藥葉兒深深的呼吸了幾口氣,如此一想,心里似乎也沒有方才那麼難受了.

淦祈看藥葉兒的臉色好了許多,問道,"你回來找我,只是為了確認自己心里的想法嗎?"

藥葉兒半睜著眼睛,"……其實是想翹課."

淦祈噗的一聲笑了出來,"在醫師院學的東西很無聊嗎?也是,葉兒的醫術,怕是王城禦醫也望成莫及罷."

藥葉兒想了想,說道,"對了,祈,我的味覺與嗅覺恢複了."

淦祈一喜,"當真?那真是太好了,你這些日子食之無味,吃得甚少.今日再見你,看著臉圓了不少."

"手給我."藥葉兒對淦祈說道,淦祈把手伸出來,藥葉兒聽著脈,"再吃一個月的藥,你可以停藥了.身子調養的不錯,不吃藥也應該無大礙."

"辛苦你了,這些日子."淦祈輕聲道.

藥葉兒來到書桌旁,拿起筆,說道,"我只是說你可以停藥了,但是還是要食養.不過不用特別配置,我給你寫一些食物,隔三差五叫廚房做了給你吃便好.如今天氣已經逐漸冷了下來,可以開始燉一些補湯進補了.畢竟醫食同源,藥食同根."

淦祈來到書桌前,看見藥葉兒娟秀的字,不由得感慨,"葉兒,你到底讀了多少書?"

藥葉兒抬起頭,"誰知道呢."

這些時日淦祈沒有見到藥葉兒,有事想同她說但是神情有一些猶豫,欲言又止,藥葉兒見淦祈這樣笑了,"你有話便說,若是我能力范圍之內的事情,我便會幫你."

淦祈目光微垂輕聲說道,"不知道葉兒的出診一次的診費是多少啊?"

藥葉兒看淦祈問她的診費,眼睛一轉,"誰病了?你說便是,診費這種東西我都是看心情收的.你帶我進玄城我還沒感謝你呢,何必跟我客氣."

淦祈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能否給我姐姐摸摸脈?"

"淦姐姐近日里身子不爽快?"藥葉兒問道.

淦祈有些臉紅,"姐姐成親也有五年了,至今都沒有孩子.我在想,是不是姐姐的身子有問題.溟家老人走得早,溟靈是獨子,繼承偌大的家業,忙里忙外.雖然姐夫對我姐姐一直很好,也一直安慰說沒有孩子也不打緊,但是姐姐總覺得不能給溟家綿延子嗣,終歸是對不住姐夫.尋了好些醫師,都摸不出來為什麼.我想既然葉兒近日得空,能否幫我姐姐看看……你若想要什麼,同姐夫說,姐夫一定會替你辦到."

"你怎麼不早跟我說?"藥葉兒知曉,若是女子不能綿延後嗣,那麼溟靈其實是可以休妻的.但是生孩子這事誰說得准,未必就是女子有問題.

淦祈不好意思的說道,"是想早些同葉兒說的,只是你一來這里,就去了玄府……"

藥葉兒眨眨眼睛,"嗯,溟靈明日也在府上嗎?"

"在的,姐夫近日都不出門."淦祈回道.

"那就讓他們倆都來讓我把把脈罷."藥葉兒說道.

"為何?"淦祈不解.

藥葉兒歎了口氣,認真的問道,"你怎麼知道你姐姐沒孩子,是你姐姐的問題,不是你姐夫的問題?"

------題外話------

誰還沒個感情迷惘期呢~

上篇:二十二,暗潮(17)    下篇:二十二,暗潮(19)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