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二十二,暗潮(19)   
  
二十二,暗潮(19)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在淦祈的觀念里,這種事情如果發生,好似只有女子會被人唾棄,從未有人說過男子的不是.

藥葉兒見淦祈的表情,就明白了,萬惡的古代,男權主義,女子地位極其低下,不過就是個傳宗接代的工具而已.他姐姐能遇見一個像溟靈這樣愛護她的男子實屬不易.

藥葉兒皺著眉,"這種事情說不准的,原因有很多.如果要確定原因必須兩個一起診脈才行."

"好."淦祈見天色不早了,說道,"夜深了,葉兒在這里睡罷,我去偏房睡."

"嗯."藥葉兒把手上寫的食物遞給淦祈,"明天給了膳房,讓他們每日都調幾樣東西做給你吃."

淦祈點點頭,便帶上了房門.

藥葉兒坐在銅鏡前,取下頭發上的紫金花簪,看著發愣,"邵子牧,你終究是利用我多些,還是喜歡我多些呢?是不是真的如淦祈所說的一樣,我正是有了這身醫術,你才選中了我……倘若我沒有了這身醫術,你,還會中意我嗎?"她放下手中的發簪,又是一陣苦笑,"我是不是又陷入了自己的執念之中呢?"

她推開窗戶,看著外面的玄武星宿.

夜這麼深,這麼黑,除了星光其他的都被淹沒在這黑暗之中,如同邵子牧的心思一般深沉.

"邵子牧到底誰才是你心中的那點星光呢?"藥葉兒這句話好似是在問天,她看著星空,不知不覺竟然睡著了.

睡夢之中,好似有人輕輕將她抱起,把她放在了床上,撫摸著她臉龐,親吻她的額頭,用好聽的聲音輕聲回答著她方才的問題,"你便是我心中的那一點星光啊,葉兒."

第二日醒來,她睜開眼睛,撐起身子,看看四周,昨日夜里她不是窗邊睡著了嗎?居然躺在床上,是誰把她抱上在床上的?

暗芯敲門,"葉丫頭,醒了嗎?"

藥葉兒起身,去開門,暗芯與水芯站在外面,暗芯見她還穿著昨天的衣服,不禁嘮叨,"你昨夜里是又趴在什麼地方睡著了嗎?"

"暗芯姐姐,昨夜里沒人進我屋里嗎?"藥葉兒奇怪的問道,暗芯也沒看見是誰把她抱上床的?

"你怕不是睡糊塗了罷?"暗芯戳了戳藥葉兒的額頭.

水芯手里端著一盆水,"谷主,去換了衣服,來梳洗罷.膳廳那邊已經開始擺飯了."藥葉兒無奈的擺擺頭,去屏風後面換了一身衣服,水芯給藥葉兒挽了一個發髻.收拾好後,便來到了膳廳.

溟靈與淦嵐,淦祈已經坐下了.淦嵐見藥葉兒來了,連連招手,"來葉兒,坐這里."

藥葉兒不好意思,走過去,坐在淦嵐的身邊,淦嵐低聲問道,"可是過了第二輪第一次的測試?"

藥葉兒點點頭,淦祈給藥葉兒盛了一碗粥,放在她面前.

溟靈吃飯倒也安靜,如同邵子牧一般,有著極好的教養.淦祈同淦嵐也是安靜的吃飯,連一點聲響都沒有.

雖然沒有聲音是很好,但是太安靜了,感覺有點怪怪的.難怪淦祈喜歡在荀金藥房同六童一起吃飯,這麼安靜的環境,一點都沒有家的感覺.

飯後,溟靈並退了所有的下人,來到溟府花園之內.

雖然玄武帝國在北方,但是在這初秋的季節里,也是有許多花兒爭相開放.院子里引了外面的河水流過,花草長得頗為茂盛.微風襲來,飄來陣陣花香.

藥葉兒帶著淦嵐,進了亭子,細細的摸著淦嵐的脈,問道,"淦姐姐,你的月信每月可還准時?"

淦嵐紅著臉,"是,三天前才剛完."

"周期可還准?"藥葉兒又問.

"不太准,有時提前有時推後."淦嵐回答.

藥葉兒點點頭,收了手說道,"淦姐姐的身子並無大礙,我去看看溟少爺的脈象."說罷出了亭子,來到外面的石桌便,坐下,請溟靈伸出手,藥葉兒把手搭了上去,細細聽著,忽然問道,"姐夫一月行幾次房事?"

淦祈一愣,他沒有想到藥葉兒問話居然如此直接,顯然溟靈也沒有想到,有些支支吾吾,藥葉兒看了一眼淦祈,"祈,你去給我拿些紙筆可好?"

淦祈連連點頭,便離開了花園,溟靈見淦祈走了,才低聲說道,"一月總有兩三次罷."

藥葉兒眉毛一挑,"如何才兩三次?"

溟靈微微歎了一口氣,說道,"父親走的匆忙,我繼承溟家產業,有些力不從心,許多關系人,我都需要親自去拜訪,商談.每年隨著商隊出船,少則幾日,多則幾個月.

"尤其是剛同嵐兒成婚那段日子,我甚忙,每年幾乎有大半年都不在家中.好在嵐兒能理解,並不曾怪罪于我.

"直到最近,我接手產業五年有余,才開始有些心得.岳父在這方面幫了我不少忙……我自知房事甚少,嵐兒懷不上孩子,我也有錯."

藥葉兒點點頭,"你們的身子其實都沒大礙,確實是因為房事行的太少的緣故.剛好錯開了."

藥葉兒把淦嵐招呼過來,對他們說道,"姐夫若無大事,在未來的十天里,還請你在房事上多加努力,我給你們開些補腎氣與助興的藥,一日兩遍喝著,我保證,下個月,必定有喜."

淦嵐喜出望外,"當真嗎?"

藥葉兒點點頭,"脈我已經摸了,沒有任何問題.方才聽姐夫說這幾年忙于家業,便已知曉.方才我問了淦姐姐的月信,若是在未來十日內好好努力,必定會有結果的."

此時淦祈已經拿來了筆墨紙硯,藥葉兒坐下,寫了藥方,遞給淦嵐,"好生吃著,我等著你們的好消息."

淦嵐感激的點點頭,淦祈也說,"葉兒的醫術,不會有錯."

溟靈甚是喜歡藥葉兒這個弟妹,于是問淦祈,"祈兒,你同藥姑娘的婚期可是定了?你們大婚,我定會送上一份大禮!"

淦祈微微一笑,看著藥葉兒,"姐夫,我的病還沒有好……等我病好些,再說罷……"

溟靈擺一擺手,"照你這麼說,你病若是不好,就不會向藥姑娘提親了嗎?"

------題外話------

寫點日常,節奏太緊湊了,我自己改文的時候看的都累~

上篇:二十二,暗潮(18)    下篇:二十二,暗潮(20)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