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二十七,聖冼(7)   
  
二十七,聖冼(7)

g,更新快,無彈窗,!

"嗯?聖家居然會在意荀藥谷的事情."藥葉兒低頭看著面前的聖冼.

聖冼側目,用手繞了幾圈披在胸前的長發,低聲回道,"其實之前有想過買一塊荀藥谷的紫金牌去求醫……這個……怎麼說呢……"

藥葉兒頓時就明白了過來,"噗"的一聲笑了出來,"覺得自己醫不好的病,荀藥谷八成也醫不好是吧?"

聖冼聽藥葉兒把他的心里話說了出來,更難為情了,"抱歉……"

藥葉兒難得見到聖冼如此難為情的表情,"嗯--我能理解,荀藥谷紫金牌三年一發.我荀藥谷發牌子的時候,是聖公子剛受傷的時候.

在聖公子眼里還有許多法子沒有試,自然不會著急來我荀藥谷求醫.不過當時聖公子即時來我荀藥谷治病的話,也不用白白遭這幾年的罪."

聖冼聽了,低頭一笑,"所以說命運是一個很神奇的東西,我們的緣分冥冥之中是注定的……若我當時真的去了荀藥谷治病,後面就不會有欒留在聖家幫我行醫的事情了,不是嗎?"

藥葉兒沉吟片刻,接話道,"其實無論命運怎麼輪轉,你依然會見到欒.因為當時能治療天花的,除了我就只有欒了.

聖手城內天花肆虐,最終,肯定還是欒去解決這件事情.你依然會發現他卓然的醫學天賦,以你的性子,自然也會把他留在聖府加以指導.因為我們是同一類人."

聖冼覺得藥葉兒這句話很有意思,"是啊,初見欒的時候,很驚訝,我總以為'欒公子’應該是一個快過而立之年的人.

沒想到如此年輕……與他聊了些許,只覺他許多醫理非常的怪異,但是卻又恰恰解釋了我行醫之時多年的疑惑.天縱英才這個詞語,簡直就是為他而生的."

藥葉兒也低頭笑道,"是啊,當時我在聖手城養病的時候,與他一起研讀醫書.他也經常問我一些,連我都要尋思半天的問題……"說著藥葉兒站住了身形,用顫抖而且悲痛的聲音問道,"……欒,會醒的罷?"

聖冼回過頭,看著藥葉兒,她低著頭閉著眼睛,正在極力的壓抑著自己心中的悲痛,但是眼淚依然從她眼角擠了出來.聖冼心里長長舒了一口氣,終于要把這些時日,壓抑在自己心中的痛苦,全部都宣泄出來了嗎?

聖冼雙手撐著輪椅,站了起來,走向藥葉兒,把她輕輕的摟在懷里,摸著她的頭,"你現在可以把最壞的情況全部都想一遍,但是只許想這一次.

這次過後,不管是玄家的事情,還是欒的事情,我們都要不予余力的去查證,去尋找.

這個過程會很艱難,很危險,但是我們都不可以動搖自己心中的信念.心無旁騖,全力以赴……好嗎?"

藥葉兒點點頭,把頭埋在聖冼的懷里,默默的流下眼淚.

聖冼猜的沒錯,這些日子藥葉兒一直在壓抑自己的情緒,她認為自己不應該也不能哭.欒的事情還沒有到絕望的時候,若是連她都沒有了主意,那欒就更不會醒了.

可是她已經是這片大陸醫術的佼佼者,如果連她都沒有法子治愈的病,誰還有辦法呢?正如火芯說的一般,她越研究越在意,她就越陷越深.

最後,她陷入了自己都走不出來的泥潭,前方無路,後退無門.

只能原地掙紮,然後越陷越深.

執念就是如此,自己心中明明有一個聲音不斷的告訴這樣是不對的,不好的,卻任然忍不住的想要去看看這執念的盡頭是什麼.

其實執念的盡頭是什麼呢,不過就是那些偏執了過分的狂想而已.

而藥葉兒想要終止這種偏執的狂想.

聖冼的話,好比一根從天而降的繩索,給了她一個出口.她抓過這個繩索,拼命的想要自救.

站在樓上的暗芯與水芯看著這一幕,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氣,水芯輕聲道,"沒有看出來,聖公子居然是心理治療的好手,谷主這麼執拗的脾氣,都被他治好了."

"我很擔心啊."暗芯趴在欄杆上,用手撐著頭.

"擔心什麼?"水芯不解的問.

"聖冼易容以後,跟欒真的是太像了.行為舉止,說話談吐……你說他們相處時間長了,葉丫頭會不會分不清楚."暗芯皺著眉.

琴胤走過來說道,"你多慮了."

"噗"暗芯側目看了一眼琴胤,忍不住笑出了聲,琴胤皺眉,暗芯捂住嘴,"你這身書生打扮,我怎麼看都看不習慣,哈哈……你還是之前那種放蕩不羈的樣子比較符合你的頭銜."

"啊!"水芯指著下面,聖冼幾乎有些站不住了,腿一直在發抖,藥葉兒似乎也察覺到聖冼身體狀況,連忙站直身子,用手擦了擦臉上的淚水.

琴胤見狀直接從三樓跳了下來,把輪椅轉了個方向,接住了聖冼,聖冼回頭看著琴胤,"多謝."琴胤點了點頭.

樓上的暗芯抱著手說道,"真的是,水丫頭,你見過哪個穿成這樣的公子,從三樓直接跳下去的!"

水芯笑著,"琴公子,本就是如此豪放."

*

玄城玄然府邸.

"殿下,欒少爺與藥姑娘來了."涼淺垂目看著地面,自從上次玄欒與殿下單獨談過一次以後,殿下就好似變了一個人一樣,每日都過著極其規律的生活.

早上去軍營督練,中午淺眠,下午在書房讀兵法策略,晚上吃過飯以後,在苑中舞劍,而後沐浴,休息……卻再也沒有與他曖昧過.

雖說藥葉兒交代殿下不能縱欲,殿下也太把藥葉兒的話當回事了一些……

"嗯,把他們帶到書房來罷."玄然淡淡的回道.

涼淺低身退了出去,來到院子門口,對藥葉兒與聖冼行了一禮,"殿下請二位過去."

聖冼目光透過涼淺邊上的涼懷,瞳孔居然不自覺的縮小,但是在外人看來只是掃過而已,聖冼心里暗附道,他……居然在這里.

藥葉兒推著聖冼來到玄然書房前,敲了兩聲,里面傳來玄然聲音,"進."

------題外話------

面對自己喜歡的人昏迷不醒,是個人就是會有心結.

聖冼的到來,某種方面來說,來開解藥葉兒的.

聖手城內,藥葉兒給了他重生,現在是他來報恩的時候了,但是聖冼的身份真的就只是醫師這麼簡單嗎?(神秘的微笑)

上篇:二十七,聖冼(6)    下篇:二十七,聖冼(8)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