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三十一,撥開云霧(28)   
  
三十一,撥開云霧(28)

g,更新快,無彈窗,!

忽然她轉身問玄然,"蘊藉醫館里的人呢?"

玄然淡淡的說道,"沒有找見."

藥葉兒皺著眉,"一個人都沒有?莫不是我們走後全部都被遣散了?"

玄然眯著眼睛,不太想回答她的話,用看著白癡的眼神,看著藥葉兒.藥葉兒最見不得玄然這副表情,她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

聖冼細細想了玄然的話,說道,"葉兒……殿下說的是沒有找見.那日你們出了蘊藉醫館,四皇子殿下應該就派玄影監視這里了.若是沒有找見,只能說那人讓所有在這里工作的人都消失了.是嗎?殿下."

藥葉兒看向玄然,玄然雖然對藥葉兒有意見,但是聖冼說話,他還是應的,"就是那樣,無論是昨夜逃走的人,還是今日進來開店的人,都消失不見了.我沒有找見."

藥葉兒真的是見不得玄然,于是抱手,冷笑,"我還以為你的玄影有多大本事,連個人都看不住."

玄然不吃藥葉兒激勵這套,看向她,"怎麼?我找不到人,你就能找到了?"

藥葉兒指了指玄然腳下,"我若沒猜錯,你的腳下那些水,就是那些人的尸首.已經逃走的那些人也是這樣被滅了口,你找不見很正常."

玄然聽藥葉兒如此說,嫌棄的抬了抬腳,退到屋里乾淨的地方.

聖冼也下意識的看向地上那灘水,走過去,蹲下,用手沾了一點,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有一股非常淡的血腥味……難道是……溶尸水?"

"嗯,與我們荀藥谷里的溶尸粉,一個原理.還真是有些本事,溶尸水都配的出來.我倒是有些小瞧了那個范帝妾."藥葉兒眯著眼睛.

玄然身邊的一個玄影臉色有點不太好,饒是他跟著玄然征戰沙場,見慣了尸首,看見這些被融化成血水的尸首,心里還是不舒服,他忍不住嘀咕,"有必要連個全尸都不留嗎?"

聖冼站了起來,接過玄影的話頭,"滅口的人是行家,對我們這些醫師來說,尸體也是會說話的."

玄然微微眯起眼睛,"呵,倒是小瞧了他."

藥葉兒來到玄然面前,"伸手,我把把脈."

玄然這次倒是挺老實,把自己的手遞給藥葉兒,他知道,藥葉兒是想探查他身上中毒的情況.

藥葉兒皺著眉頭摸了許久,才放下玄然的手,轉向玄然身邊的玄影,又是摸了許久.

玄然眉毛一挑,"我也中毒了嗎?"

藥葉兒有些發愣,似乎有什麼問題是她想不明白的,過了一會,她似乎反應過來,說道,"哦,你跟玄影都沒有摸到隱脈.應該沒有中毒……"說完這句話藥葉兒又陷入了沉思,她走向窗邊,看著外面的漆黑的夜,開始發呆.

玄然對著身後的玄影說道,"貼封條.明早去問工行部,把這房子地契給我拿來."說完玄然頭也不回的出了這屋子.

只是片刻,一聲馬鳴,玄然策馬而去.

聖冼見藥葉兒還站在窗口發呆,沒有去打擾她,而是靜靜的等她想明白事情.

一炷香的時間,藥葉兒放下手,"回去罷."

又是一夜無眠,藥葉兒躺在床上,眼睛睜得老大,她的大腦里在不斷的閃過這些日子注意到的細節,企圖利用這些細節把心里的那一張大拼圖給補充完成.她似乎已經看見那個人模糊的輪廓.

*

次日清晨,藥葉兒起床,穿好官服,推開窗戶看著外面的雪景.昨日的那場雪,把整個玄城都點綴的銀裝素裹.

禦醫院內,日常巡診已經結束,藥葉兒無所事事的趴在桌子上翻著醫書,此時一個小內侍來禦醫院,給藥葉兒傳了孔德中的話,說是把土芯與荀金藥房買的樹苗給帶了進來,已經送到三皇子玄沐那里.

在邊上的聖冼有些疑惑的看著藥葉兒,似乎是不明白藥葉兒的用意,但是主上做的事情他沒有資格沒有多話.

藥葉兒把手上的醫書合上,對邊上的聖冼說道,"我去看看."

"嗯."聖冼應著.

藥葉兒走後,聖冼對琴胤說道,"葉兒似乎很關心三皇子……"

琴胤看了看,"大概是三皇子與您一樣,有著一手不落凡塵的丹青罷?"

"三皇子很擅長丹青?"聖冼皺眉.

"嗯,那日偶然間,看見藥姑娘看著一副丹青愣神.那副丹青似乎是三皇子送的."琴胤解釋道.

*

藥葉兒到玄沐寢殿的時候,土芯正要推開那扇陳舊的木門.

玄沐看見藥葉兒,雙手滾著輪椅,過去迎接她,"你當真是找了人來幫我打理這個廢棄的院子嗎?"

藥葉兒看著玄沐在外已經凍得發紅的雙手,便走上前去推著玄沐的輪椅,回道那扇木門的面前,"你與你母妃的記憶,難道就想如此輕易的丟棄了嗎?"

玄沐目光微垂,"北方初冬的第一場雪,這些草木都是種不活的."

"不試試怎麼知道?"藥葉兒說的輕巧.

土芯推開那扇陳舊的木門,門後一片蕭條之色.正如玄沐所說,花園里的所有草木都變成了枯木的樣子,被白雪覆蓋,整個院子都白皚皚肅穆.

藥葉兒深深的看了一眼那白雪皚皚的院子,滿院子的白色印在她的眼底里,顯得格外蒼白.

土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而後開始干活,他卷起衣袖,便開始去拔那些枯萎的草木.

玄沐看著土芯利索的動作,便不再言語.

土芯非常擅長干這些與草木相關的活,這個不大的院子不到一個時辰,枯萎的草木已經被土芯清理的差不多,他已經開始移栽苗圃了.

此時,玄沐已經回道寢殿之內,坐在桌前畫著什麼,他修長,蒼白的手指,運筆如飛,忽然他眉頭一皺,手便不動了.

在一邊配藥的藥葉兒覺得奇怪,看向他.

玄沐肅穆的表情,好像有什麼東西讓他不太愉快,他放下筆,抬頭看著藥葉兒."你不在禦醫院候命,在我這里呆著,是不是不太好……若是其他帝妾請你去看病……"

藥葉兒把手里的藥倒入藥盅,"禦醫院又不是只有我一個禦醫……對了……"藥葉兒抬起頭看著玄沐,"八日後的玄武帝生辰,殿下會去嗎?"

------題外話------

五更開始咯.

上篇:三十一,撥開云霧(27)    下篇:三十一,撥開云霧(29)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