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三十三,石破天驚(4)   
  
三十三,石破天驚(4)

g,更新快,無彈窗,!

才蘇醒的玄武帝,迷迷糊糊的看見玄欒的臉以及他手上的銀針,一下子便清醒了,往後躲去,"你想干什麼?你也想要孤死?"

聖冼看著玄武帝,緩緩回道,"我若真的想要帝君死,方才在大殿之上,我不救帝君便是,何苦又要在這種地方下手."

玄武帝看著聖冼心思轉的飛快,只是一瞬間便想明白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是你!你從回來的時候就居心叵測!哈哈哈--孤真是引狼入室,居然會一時糊塗答應玄然給你玄家複位!"

聖冼淡然一笑,"帝君,難道三皇子玄沐所說的事情,不是事實嗎?"

玄武帝怒吼,"什麼事實!?那是什麼狗屁事實!你回來就是想要替玄家翻案!"

"是!我就是想替我玄家翻案!我想替玄家翻案有錯嗎?!"聖冼說話的聲音忽然大了起來,"玄武七百一十一年,我玄家與玄武帝一起出征,玄家第二代禦醫拼死從戰場上救回您的曾祖父,不吃不喝拖行玄武帝兩天兩夜逃出了那片藏尸之地!"

"玄武七百四十七年,玄武帝國爆發水疫,我玄家第三代禦醫七日不眠不休,研究出解水疫之法,拯救萬民于水火之中!"

"玄武七百七十九年,您的父皇危在旦夕,是我玄家第四代禦醫用畢生所學,強行吊著玄武帝的氣,等著您凱旋歸來傳位于您,免于您與其他兄弟相殘!"

"玄武七百九十二年,您為保王位驅逐我玄家第五代禦醫出王城,玄家第五代禦醫在邊疆戰場搶救傷員,無辜被殺,慘死邊境!"

"玄武八百年,我玄欒又一次查明了您身上的無因之症,又一次拯救了您的性命!"

"我玄家,無論是哪一代,都對王族,對百姓盡忠職守!當年您一念之差,設計陷害我玄家,讓我玄家蒙冤,如今我回來,想讓您還給玄家一個清白有何不可!?"聖冼雙拳緊握,每一句說的都擲地有聲.

玄武帝看著聖冼的目光,里面聚集了憤怒,隱忍,仇恨……

他久久不語.

要說什麼?能說什麼?

聖冼說的一點都沒有錯,玄家在朝五代禦醫,每一代都有恩于他,有恩于整個帝國.

他們雖不上戰場行軍打仗,但是其功績,卻比任何一個領兵打仗的將軍都豐厚.

玄家在玄武帝國的曆史上存在了百年之久,這個世代功勳的家族,就因為他的一己私欲,滿門清譽就這樣毀在了他的手上.

"帝君,難道這些年,您就沒有夢見過您的親生兒子玄和,在夢里與你一起溫存,叫您'父皇’的情景嗎?"聖冼這一句,似乎是點中了玄武帝的死穴.

一瞬間,玄武帝似乎是老了許多,他瞳孔中的憤怒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瞬間消散!

聖冼盯著他,字字誅心,"您就不怕玄武帝國的後世在回顧這段曆史的時候,如此評說:玄武七百七十九年,玄武新君繼位,十三年後因為猜妒謀算自己親生兒子……"

"你閉嘴!你閉嘴……孤沒有錯,是他們要奪孤的王位!全部都是他們的錯!"此時的玄武帝眼神渙散,神思迷離,語氣中絲毫沒有透出一絲絲的悔意.

聖冼從床榻上站起來,對著在床榻之上喃喃自語的玄武帝,一拜,退了出去.

禮公公看見聖冼出來了,立即上前去,"玄副院首……帝君……帝君如何了?"

聖冼回頭,看了一眼隱藏在寢殿簾紗之下的玄武帝,回道,"帝君心緒不甯,氣血翻騰,需要靜養……後面的事……有勞禮公公了."

禮公公看著聖冼皺著眉,眉宇間少見的透露出一絲憤怒的情緒,便對他深深一拜,"多謝玄副院首."

禮公公撩開簾紗,來到玄武帝身邊,恭敬的站著.

"禮響,你說,孤當年謀算玄和,是不是真的做錯了……"玄武帝抬頭看著這個陪著他一起度過了半生的老內侍.

禮公公欠身,"帝君保重身子重要."

"呵,保重身子……孤現在被困于這個寢殿之內,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沒有這王權,要這身子有何用?!"玄武帝苦笑.

禮公公回道,"沒有人限制帝君的行動……四皇子沒有派人來把守您的寢殿."

"今日一鬧,滿潮的文武百官,天下百姓都知曉孤謀害了自己的親生兒子……就算他不派人來把守,只要他出征南境,穩定邊境局勢,又有何人會再聽命于我?!這場謀算,孤失的不僅僅是民心……而是天下!"玄武帝悲痛欲絕.

"奴才打小就跟著帝君,在這幾十年間,是看著這些皇子們長大的."

"大皇子玄兮幼年憨厚淳樸,二皇子玄和幼年乖巧伶俐,三皇子玄沐幼年性子沉穩內斂,四皇子玄然幼年喜歡哭鼻子."

"奴才記得,您每次見到他們,總會愛不釋手,想要多抱抱他們,每每抱到上朝都不願意乳娘把他們帶走."

"奴才想,那時候,您是真心喜歡這這些性格各異的皇子們的罷.尤其是二皇子玄和,只要您有些小病小痛的,他都會親自去禦醫院,監督禦醫給您熬藥,然後再親自送過來給您喝下."

"奴才每每看見年幼的二皇子,端著那重重的托盤,小心翼翼的從禦醫院走到您的寢殿,都會擔心不已--若是腳下沒有踩穩跌了跤,該如何是好?若是走的太慢藥涼了,如何是好?"

"每每想去幫二皇子的時候,總是被他拒絕,他總是鄭重其事跟奴才說,'禮公公,不要幫我,我要自己親自把藥送給父皇.雖然我手上端著的只是一碗藥,但是也是帝國的江山!’奴才愚鈍,聽不懂二皇子話,但是帝君應該是能明白的罷?畢竟,都是您的孩子……知子莫若父……"禮公公說完,看著玄武帝.

玄武帝似乎在回想一些非常久遠的事情,嘴里喃喃念道,"知子莫若父……"

"父皇!"一個稚嫩的聲音從門口傳來,看不見人.

禮公公連忙跑過去,看見玄澤站在門口,連忙上前去行禮,"七皇子,里面請."

------題外話------

嘿嘿,輪到七皇子玄澤發力啦!

上篇:三十三,石破天驚(3)    下篇:三十三,石破天驚(5)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