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三十三,石破天驚(5)   
  
三十三,石破天驚(5)

g,更新快,無彈窗,!

玄武帝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寢殿門口的地方,一個人影出現,一個小小的鞋子最先跨過那高高的門欄,然後那個孩子的身體也跟著進來.手上那巨大的托盤,讓一個孩童來拿確實吃力了些,托盤之上只有一碗湯藥.

玄澤小心翼翼的跨過門欄,然後站定,看了看自己手上托盤中的藥湯,確定沒有灑出來,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抬起頭,笑盈盈的走向玄武帝的床榻,"父皇,兒臣來給您送藥,藥禦醫說了,您只要喝了藥好好休養,肯定會沒事的!"

忽然,玄武帝淚如雨下--許多年前,玄和也是如此玄澤這般大的年紀,擁有同樣的笑臉,同樣的心思,用自己幼小的身軀平衡著這個太過龐大的托盤,小心翼翼的跨越每一個從禦醫院到他寢殿之間,那高高的門欄.氣喘籲籲的確認過無數次托盤中湯藥,最後才站在了他的面前,滿足的看著他喝下他"千里迢迢"送來的"江山社稷".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玄武帝顫顫巍巍的起身,坐床沿邊上,揮一揮手,示意玄澤過來.

玄澤不明白為何自己的父皇看著自己送藥過來,會如此悲傷.

他把托盤遞給禮公公,自己小心翼翼的從托盤中拿出那碗藥,然後走向玄武帝,在玄武帝床榻之前跪下,雙手把碗舉過頭頂,"父皇,喝藥罷?"

玄武帝見玄澤不敢上前,心中一陣悲涼,緩緩的蹲下去,接過玄澤手里的藥,一口氣喝了下去,然後一把抱住玄澤,失聲痛哭.

玄澤不知所措,只能任由玄武帝抱著.

*

--半個時辰前,聖冼進了玄武帝的寢殿給玄武帝施診,藥葉兒則是去找了在玄沐寢殿後花園里賞花的玄澤.玄澤因為風寒初愈,禦醫院唯恐玄澤風寒傳染,所以他並沒有出席這次玄武帝的生辰宴.

藥葉兒到的時候,玄澤正在花園的小亭子里畫著這院子里的花草,全然不知今日大殿之上的巨變.

藥葉兒走過去,"七皇子,三皇子後花園中的花兒,可開的鮮豔?"

玄澤作畫專心,完全沒有看見藥葉兒,聽見她的聲音,便放下手中的筆,興高采烈的跑過來,拉住藥葉兒的手,"藥禦醫,你真的做到了!這下三哥應該會非常高興吧?!"

藥葉兒看著玄澤高興的樣子,忽然問道,"在七皇子眼中,帝君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

玄澤略微想了下,回道,"父皇大概是一個很孤獨的人罷.我們所有的皇子公主每每見到父皇,都不敢離他太近,不敢去抱他,也不敢撒嬌.雖然我明白身為帝君不可以把自己的喜惡表現的太明顯,但是這樣,會很孤獨罷."

"那三皇子在七皇子眼里,又是一個怎樣的人呢?"藥葉兒又問.

"三哥……像一個哥哥.雖然我們不是同母的親生兄弟,但是他一直很照顧我."玄澤認真的回道.

藥葉兒笑了笑,又問,"那如果有一天,你的父皇,三哥犯了人神共憤的大錯,你會討厭他們嗎?"

玄澤沉吟了半晌,搖搖頭,"不會,因為我們是親人."

藥葉兒到這個時候才明白,在玄澤身上,玄沐下了多大的功夫,一個如此心地純良的孩子,玄沐當然是舍不得對他下毒的罷.

那一日在這院子的門口,她故意拉住了玄澤的手,摸了他的脈--總以為那個冷血到可以以上百萬百姓的性命做賭注的人,也會對這個與自己同父異母的弟弟下狠手.

但是摸了玄澤的脈相才知道,原來玄沐心中還是留有善念.

或許正是玄沐心中的這一點點善念,才讓她不辭辛苦的去幫他尋那稀釋藥材--灼光草.才讓她千方百計想要治愈他的絕症罷.

藥葉兒欣慰一笑,說道,"七皇子,我兌現了我的諾言,那你是不是也要兌現你的諾言了呢?"

玄澤眨了眨眼睛,立即站直了身子,義正嚴辭的說道,"你說吧,想我做幫你做什麼事情?"

藥葉兒看見玄澤如此認真的神情,有些忍俊不禁,但還是義正嚴辭的說道,"你的父皇病了,我在禦醫院煮了湯藥,能請七皇子幫我送過去嗎?"

玄澤皺著眉,有些失望,"就讓我幫你做這麼沒有難度的事情啊?"

藥葉兒笑道,"七皇子做的這件事情,不是小事,是有關于江山社稷的大事."

"真的嗎?"玄澤捏著自己的下巴仔細想了想,覺得藥葉兒說的沒有錯,于是慎重其事點了點頭,"我肯定安全的把藥送給父皇,看著他喝下去!"

藥葉兒輕輕的摸了一下玄澤的頭,"我們去端藥罷?"

*

"帝君有旨!"禮公公尖銳的嗓音,劃破了宴會大廳之上沉寂了幾個時辰的空氣.

玄沐與玄然依然跪在宮宴大殿之上,文武百官依然坐在原位,沒有一個人離席.

禮公公從後殿過來,手上拿著布制的書卷.禮公公站定以後,看了看下面的皇子,百官,說道,"帝君有旨!"

所有的人都起立,然後在位子上跪拜.

"孤,昔年行事無度,無端猜疑二皇子玄和,謀陷五代禦醫玄家,逼迫三皇子玄沐成凶.孤,深感悔意.即日起,下詔書,將事情真相公布于天下,還玄家清白.孤罪孽深重,痛失民心,遂遁入空門,傳位與七皇子玄澤.但玄澤年紀尚淺,國事暫由三皇子玄沐,四皇子玄然共同監國.欽此--"禮公公念完,玄沐一震,不可思議的抬頭看著禮公公手中的書帛.

"二位皇子,接旨罷?"禮公公笑盈盈的看著玄沐與玄然.

"怎麼會……讓我與四弟一同監國?!"玄沐有些不明白.

玄然倒是很坦然的接過旨,起身整了整自己身上的衣服,對玄沐一笑,"當然是一起監國."

玄然收斂了笑意,看向玄青,走到她面前,從地上撿起方才玄武帝丟掉的寶劍,然後猛的撩開身上的袍子,轉身對著下面跪坐著的武將喊道,"我玄然將出征南境,可有將軍願意隨我一同前去,保衛邊疆黎明百姓!?"玄然把那把象征著至高無上權力的寶劍舉過頭頂,劍光森森.

"我!"

"我!"

"我!"

許多坐在下面的將軍紛紛出列,主動請纓.玄然回過頭,看著玄青,玄青會心一笑站起身,往大殿之外走去,聲音回蕩在大殿之上,"給你半個月的時間解決南境的問題,西境那些螻蟻,由我去捏碎他們!"

玄然仰頭大笑,"哈哈哈哈,好!國之將亡,匹夫有責!大難臨國之際,既然諸位將軍有意報效帝國,我便在此給諸位將軍承諾--我玄然,在此,對玄武聖獸起誓!我必會保護所有跟隨我出征的將士的性命!我要不廢一兵一卒,阻止青龍帝國的鐵蹄!若我做不到……"玄然揮劍斬下自己的衣角,"如此衣角!"

"玄武帝國必勝!四皇子必勝!五公主必勝!玄武帝國必勝!四皇子必勝!五公主必勝!玄武帝國必勝!四皇子必勝!五公主必勝!"

這一聲聲的呼喊,響徹云霄,震撼天地!就這樣一層一層的由內侍們,禦林軍們傳了出去,只是片刻,整個王城的上空都回響著這震耳欲聾的高亢之聲!

玄然放下手中的劍,回過身,看著玄沐,"沒有想到罷,以另外一種方式,成全了你的夙願.你的母妃應該可以下葬了罷?"

玄沐的心里,五味翻騰,"我代你監國--直到你凱旋歸來."

"想好以後要去的地方了嗎?"玄然問道.

玄沐看了看這四周恢弘的金磚紅瓦,"我這生都禁錮在這牢籠之中,從未出去過半步,我不知道我想去哪里,又能去哪里……"

玄然輕笑,"如此,便給你個建議,去找藥葉兒,讓她給你一張箋函,讓她聘你為荀金藥房的特聘醫師,跟隨著荀金藥房的足跡,到處去看看罷.荀金藥房的所在之處,都是那個女子看過的世界."

"她看過的世界嗎?"玄沐想到那個女子,便笑的好看.

玄然不再多話,轉身離去.

------題外話------

嗯~

所有的人物與伏筆都連起來了,藥葉兒當真是一個神奇的人物,在我心里.

這一章分不了一千字的劇情,這一章2700字欠了各位300字,下一章補回來.麼麼.

上篇:三十三,石破天驚(4)    下篇:三十四,起點終點(1)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