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三十四,起點終點(1)   
  
三十四,起點終點(1)

g,更新快,無彈窗,!

王城禦醫院中,薛賢真在院首的房間收拾東西,他緩緩的把桌子上的筆墨紙硯擺好,把書架之上醫書也逐一歸位.

他站在房間之內,看著這個自己坐了八年的房間,居然沒有一樣東西可以讓他帶走,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留在這里,不禁潸然淚下.

"砰"的一聲,季豐羽推門而入,劈頭蓋臉就是一句責問,"你當真要如此?"

薛賢真皺著眉,背過身去,用袖角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淚,"你在禦醫院都這麼久了,進門敲門的規矩怎麼還是沒有學會?我不在這里,你若是犯錯,就不會有人再護著你了……這些規矩,好歹都留點心罷."

季豐羽追過去,面對薛賢真,"你真的要去南境戰場?戰場凶險,誰知道哪天會死于非命?!你如此醫術,離開禦醫院豈不是可惜?"

薛賢真看著季豐羽,許久說道,"禦醫院不是有你嗎?"

"我這性子如何可以當院首?玄逸從未怨恨過你,你又何苦為難自己?!"季豐羽皺著眉.

"你的性子,最像玄逸,禦醫院交給你,我最放心."薛賢真往前踱了兩步,來到窗前,看著外面的天空,感慨道,"我追逐了玄逸半生,終究是差他一大截,而今我便要去走他走過的路,去追隨他的步伐,去贖我應該贖罪.玄逸可以不計較,但是我不可以當作沒發生.多少年了,我每日每夜的都在噩夢中驚醒,看著玄逸向我伸出沾滿鮮血手,向我求救……而我,卻從來都不敢伸出手拉他一把."

"季豐羽,你知道嗎?就在那天我決定上大殿作證的那一晚,我就再也沒有夢見過玄逸了."

季豐羽看著薛賢真的背影,久久不言.

*

藥葉兒則坐在書房里執筆,寫玄武帝的醫案.聖冼走過來,站在她身側.

她緩緩的抬起頭,看著遠方的天空,"這是最好的結局了吧?"

"是."聖冼垂目看著這個正在認真書寫醫案的女子,他的主上,甚感欣慰.

她利用她身邊一切可以利用的人跟物,揭穿了玄武帝的陰謀,阻止了玄沐的謀算.

沒有使用醫術以外的任何手段,便如此輕易的拿回了玄家的榮耀,兌現了欒對范瀲的承諾,替欒完成了他的夙願.

聖冼不禁在心底感慨--欒,你傾慕的是這樣的女子,真好!

--朱雀帝國的新主,是這樣的女子,真好!

*

"傳--三皇子禦令!"禮公公尖銳的嗓子響徹整個禦醫院.

以季豐羽為首的禦醫院所有禦醫聽宣.

"薛院首辭去院首一職,跟隨四皇子軍隊去南境戰場充當軍醫.現封禦醫院季豐羽為院首,接管整個禦醫院事物."禮公公傳完玄沐的禦令,整個禦醫院的禦醫醫師居然是一聲長歎!

季豐羽瞬間就不高興了,站起身來,對身後一群醫師吼道,"喂!你們就這麼不滿意我當院首嗎?"

身後的醫師紛紛開始搖頭,"不是……我們不是這個意思……"

季豐羽甩甩袖子,報複性的說道,"從今日起,巡診由每月一次改成一周一次!"

"啊?!"醫師們大吃一驚,有膽大的問了一句,"季院首!您不是最討厭巡診的嗎?"

季豐羽挑挑眉毛,"我是討厭,但是看見你們愁眉苦臉的我很開心!我決定以後所有你們討厭的事情全部都加倍完成.每天背的藥方由五副改成十副!"

"啊!"這些醫師傳來失落之聲.

"巡診讓我發現診不出來的病症,把所有記錄這些病症的書全都給我抄十遍!還有……"季豐羽誇誇其談.

這些白衣醫師已經開始瑟瑟發抖,這季豐羽當了院首,真的是不給他們留活路啊!

藥葉兒與聖冼在一邊笑的好看.

聖冼低聲說道,"季老這是覺得之前薛院首在的時候這些醫師太懶惰了,所以改了規矩,加了次數,想要鞭策他們罷?"

"也不是所有人都很擅長做這些事……不過他這麼做的出發點是好的,我表示贊同.他要肩扛大旗,這些挫折,曆練都是必不可少的."藥葉兒把手環保在胸口,看著季豐羽.

這個小老頭,不拘小節,心智敏銳,她對他掌管禦醫院倒是很放心.

倒是有一個人……

藥葉兒看向禦醫院的門口,許久,對聖冼說道,"我去看看三皇子.他的身子終究是剛好,我不太放心."

"玄武帝已經出家,四皇子玄然出征已經有五日了,七皇子玄澤還在師傅那里學治國之理.整個朝政現在由三皇子把持,他白日要回複奏章,夜晚要教導七皇子玄澤功課,確實辛苦了些.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每日回去就跟土芯一起鑽到後院去看那些毒蜂……"聖冼把醫藥箱拿過來,遞給藥葉兒,"明日跟季老請個假,我們出去走走罷?"

藥葉兒接過醫藥箱,"好."

*

見聞殿--曆代宣武帝查閱,批改奏折的地方,前幾日玄武朝堂的大變,積壓了許多公文.

藥葉兒進了門,看見玄沐桌子前面的奏折已經淹住了他的頭頂.

她輕手輕腳的走到門口,禮公公看見藥葉兒,低頭對玄沐說道,"三皇子,藥禦醫來請平安脈了.歇一歇罷,奴才去給您沏一杯茶."禮公公對藥葉兒行禮便出去了.

玄沐撐著桌子站了起來,似乎坐的太久,腿有些麻.

藥葉兒走過去,看著這些奏章,把醫藥箱放在桌子上,"感覺如何?"

"你是問我的傷,還是問坐在這個位置感覺如何?"玄沐笑了笑.

"三皇子想先回答什麼,就回答什麼罷,我都想聽."藥葉兒也對他笑了笑.

"你的醫術很好,無論是我的傷,還是我的手腳,都恢複的很好.謝謝……"玄沐看著藥葉兒.

"嗯!"藥葉兒抬頭看著他,"還有呢?"

玄沐回頭看了看自己身後的座椅,手輕輕的撫摸著這個帝國世代相傳的玄武蛇椅發出輕歎,"只有當我真正坐到這個位置上,手執天下的時候,才知道,身為帝君身上到底擔負了什麼樣的責任,多少人的生死!"

"戰亂,饑荒,天災,瘟疫……這些我以前企圖肆意利用的東西,現在全部如此真實的展現在我眼前……"

"如此的震懾人心!我確實不是一個合格的繼任者,從一開始,我就沒有當帝君的品質……"

玄沐苦笑著,這些時日幾乎日夜不休的坐在案頭,查閱著這些天來積累的奏折.

他從來不知道,身為玄武帝君每日要處理這麼多的事情,無論大事小事,雖然有人代他執行,但是身為掌權者,他必須知曉.

這些事情壓榨著他所有的精力,讓他連喘氣的時候都要不斷的思索.

他的父皇,居然在這樣的位置上一坐就是幾十年.

藥葉兒看著玄沐許久,開口說道,"……那日在大殿之上,那只鸚鵡是你費盡心思去找的罷?"

"你看出來了嗎?"玄沐微微一笑.

------題外話------

這章是2300字,補了上一章的字數,今天的五更就到這里了.

第一卷接近尾聲,在起點終點這一章會陸續揭示一些小細節,豐滿人物形象.

洛少寫文的時候,一直在不斷的質問自己,何為天下?何為王者?何為蒼生?何為親情?何為友情?何為善?何為惡?

我已經走過了29個春秋,卻依然對這些懵懵懂懂,但是我相信,我筆下的人,會隨著我一起成長.

他們的故事,或許悲傷,或許無奈,或許暖心,或許無情.

但洛少想說的是,這就是我們,這就是人性最初的樣子.

上篇:三十三,石破天驚(5)    下篇:三十四,起點終點(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