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三十四,起點終點(3)   
  
三十四,起點終點(3)

g,更新快,無彈窗,!

藥葉兒隨著聲音看去,只見單清雪撐著腰,肚子微微隆起,身後跟著兩個侍女,小心翼翼的攙扶.

藥葉兒的嘴角扯起一絲自嘲,之前還在為邵子牧利用她的事情找借口,他待她如此殷勤,多半還是有情的緣故罷.

而今看見單清雪的肚子,才知道,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罷了.

本來見到他有許多話想問,可是現在什麼都不用問了……

欒說的對,他們都是邵子牧手上的一顆棋子,被他用的淋淋盡致.

他只是剛好需要一個醫術超群的人來幫他,這個人不是她,也可以是別人.

而她居然傻傻的以為邵子牧會同其他王族不一樣.

藥葉兒穩了穩心神,看著單清雪的肚子,對單清雪行禮,"藥葉兒,玄武帝國禦醫院禦醫,前來給鎮王妃請脈."

單清雪這才看清楚面前站著的人,心中大驚,"你是……那個江湖琴女葉芯!?"

藥葉兒抬頭,"單側妃,好記性."

單清雪立馬穩了穩心神,走向軟塌,坐在邵子牧身邊,把手覆在邵子牧的手上,"王爺……我不想讓她請脈."

邵子牧不露聲色的把手抽出來,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你身子不方便讓男子看."

單清雪聽邵子牧這麼一說,心中一暖,"王爺這是吃醋嗎?"

藥葉兒在一旁看的心里直犯惡心,冷言冷語道,"若是單側妃不想讓我看,那便告辭了.我會去回院首,再尋他人來給單側妃請脈."

單清雪怎麼會放過這麼一個惡心藥葉兒機會,微微一笑,"藥禦醫,你多慮了,王爺既然不想讓男子給我請脈,只能有勞你了.你說是嗎,王爺?"

邵子牧低聲"嗯"了一聲,算是回答.

藥葉兒皺著眉,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請單側妃,坐到這里來."

單清雪嬌嗔道,"王爺,她居然讓我去坐那麼硬的凳子……"

藥葉兒有些不耐煩,"你不過來,難道要我過去?軟塌之上還有多余的位置嗎?"

單清雪見藥葉兒幾乎耐不住性子,嫣然一笑,"在我青龍帝國,所有的禦醫請脈,都是跪著請的.難不成這里不是嗎?藥禦醫,王爺此番是來談邊境戰亂一事,你應該知曉,玄武帝國已經丟失了四座城池了.若你伺候不好我,王爺不高興了……怕是這次會談……"

藥葉兒冷笑一聲,"我只是區區一名醫師,怎麼會知曉邊疆打仗之事.單側妃與鎮王關系當真是好啊,都能替鎮王做主兩國事務了."

單清雪心中大駭,這女子不動聲色的推給她兩個天大的罪名,一個是參政,一個則是胡亂揣測上意.偏偏這兩個罪名,都是邵子牧討厭的.單清雪連忙看向邵子牧,"不是,王爺……"

邵子牧起身,淡淡的看了單清雪一眼,說到,"來這里請脈."

藥葉兒見邵子牧讓了位置,便走過去,坐到軟塌之上,拿出藥枕,單清雪知曉自己多言,這會也不敢說話,老老實實的把手伸了過去.

藥葉兒摸脈一向沒有表情,只是這次她摸脈的時間格外的長,邵子牧看著藥葉兒的臉,也看不出端倪.

許久,藥葉兒收了藥枕,站回原位,問道,"不知單側妃,哪里不舒服."

單清雪說到,"有時候肚子會墜著墜著痛."

藥葉兒眯著眼睛,看著單清雪,又看了看邵子牧,說道,"有先兆滑胎的跡象."

"怎麼會孩子都已經四個月了,明明已經過了危險期了!"單清雪一聽孩子有滑胎的可能,心中大驚.

藥葉兒眉毛一挑,沒有出聲,但是藥葉兒的表情,邵子牧已經盡收眼底,他突然出口問道,"有什麼不對嗎?"

藥葉兒用眼角掃了一眼單清雪,單清雪臉上有一絲慌亂,稍縱即逝.

她看著邵子牧,嘴微張,但是思緒轉了幾轉,只是淡漠的回道,"沒什麼."

邵子牧聽見藥葉兒如此說,眼底的怒火幾乎都要噴出,他蜷縮在袖子里的手,輕微的顫抖,但是聲音還是正常,"如此,那便請藥禦醫開一些固胎的方子罷."

藥葉兒輕笑,"讓我開方子?單側妃,我開了你敢吃嗎?"

單清雪自然知道藥葉兒記仇,確實,藥葉兒開的房子,她根本不敢吃.但邵子牧根本沒有給單清雪說話的機會,對單清雪身後的侍女說到,"扶下去,好生歇著."

單清雪想說什麼,但是一想到方才一時沖動說錯了話,也不敢在說什麼,便退了出去.

藥葉兒見單清雪退了出去,收拾了藥箱准備走.邵子牧一把拉住藥葉兒的左手,恨聲恨氣的問道,"你就沒有什麼要同我解釋的?"

藥葉兒被邵子牧捏的生疼,眉頭微皺,直直的看著大殿門口問道,"解釋什麼?"

"解釋什麼?!"邵子牧見藥葉兒同他裝傻,心中怒火不斷的往上竄,"你自己做的事情,你來問我!?"邵子牧手上的勁越來越大.

藥葉兒居然笑了起來,第一次有人不受他的控制,他如此在意.

既然如此,那她就不介意在加一把火,藥葉兒轉過身,盯著邵子牧冷笑,"這就是你親自出使玄武帝國的原因?就是為了來跟我確認我跟欒之間是不是有了床笫之歡?"

她看著邵子牧眼睛里已經瞪出了血絲,那是極其憤怒的預示,但是她絲毫不讓步,"單清雪的肚子怎麼解釋?"

邵子牧覺得胸口一口惡氣出不出來,揚手要扇下來,藥葉兒根本不躲,眼神里也沒有恐懼,邵子牧出聲呵斥,"你!放肆!藥葉兒,你可知,從來都沒有人敢如此忤逆我!"

"怎麼?鎮王殿下,手中的棋子不受控制,氣急敗壞?"藥葉兒冷笑,"這時候不應該多關心關心你未出世的孩子嗎?"

邵子牧一把拉過藥葉兒,把她扔在軟塌之上,手掐住她的脖子,眼中浮起殺意,嘴里一字一句,"你,故,意,的!"

藥葉兒也不辯解,微笑始終掛在嘴邊.

邵子牧手上的勁越來越大,藥葉兒閉上了眼睛.

荀藥谷初見,他亦是如此,雙手掐著她的脖子,意欲親手送她上黃泉之路.

她與邵子牧從一開始見面就預示著水火不容.

上篇:三十四,起點終點(2)    下篇:三十四,起點終點(4)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