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魔法仙武言情穿越科幻靈異競技日輕紀實名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十七,威懾(3)   
  
十七,威懾(3)

g,更新快,無彈窗,!

影襲推開窗戶,翻了進來,單膝跪地,"慶長河那里今夜確實有許多人拜訪."

"銀戶部商船里的那批東西運到哪里了?"邵子牧問道.

"雖然幾經轉手,但是那批暗貨,最後都進入了二皇子的府邸."影襲回答.

邵子牧點頭,"多派人手,去盯著二哥,這次禦醫大選雖然不是什麼大事,但是他收了銀子,無法兌現承諾,總歸是要把銀子還回去的.抓人的時候,務必要人贓俱獲."

"是!"影襲低頭,退了出去.

"邢武."邵子牧抬眼.

邢武推門而入,"主子."

"沁墨那里怎麼說?"邵子牧問道.

"沁墨回話,金家的貨物已經准備好了,應該很快就會到南境的黑金市了."邢武回道.

邵子牧眼眸一迷,"很好,守衛南境的馬將軍應該已經交代好了罷?"

邢武點頭,"是的,主子的口諭已經派龍影傳過去了,馬將軍已經准備好了."

"荀藥谷送來的人,可安排妥當了?"邵子牧又問.

"安排好了,暫時寄宿在韶樂坊,那里人多,眼雜好棲身."邢武回道.

邵子牧點頭,揮揮手,示意邢武退下,他臉上看不見一點喜悅之情.事情雖然推進的不錯,但是還沒有到收網這一步,就還不到可以放松的時候.

他仰頭,靠向身後的椅背,眉宇間倦怠之色又加重了幾分.

*

第二日與禦醫大選一同進行的還有青龍帝國一年一度的科舉.

兩個考場分派在龍城最大的書院之內.藥葉兒穿著王城里賜下的官禮服,坐在主審官的位子上,看著下面面露難色的各位醫師.聖冼一身白衣,坐在一側.

規定作答時間是一個時辰,但是半個時辰過去了,沒有一個人有起身交卷的跡象,看來聖冼這題出的對于這些初出茅廬的醫師來說,確實是有些難度.

藥葉兒眼睛掃過去,看見云景已經放下筆,開始檢查,眼底露出笑意,不愧是她與聖冼看中的人,哪怕是如此難得考題,他也如期完成了.藥葉兒繼續往後看,看見土芯正趴在桌子上睡覺.

土芯應該是老早就做完了題目,覺得無聊又不能交卷,才趴在桌子上睡著了罷?畢竟他知道所有題目的答案,這次讓他來參加選拔,本就是為了讓他一同進入禦醫院保護云景.

"唰"的一聲,云景站起身,把自己的卷子收在錦盒里放好,呈上主審官的桌台,便出了考場.土芯被聲響震醒,發覺云景已經不在考場內,才收拾自己桌前的紙張放進錦盒,交給藥葉兒,跟著出了考場.

土芯才出考場,看見駐足在門口看著天際發呆的云景,走過去輕聲道,"云公子在看什麼?"

云景回頭,似乎很驚訝,"土芯?你怎麼也來了……"云景看了看周圍,連忙拉著土芯出了書院,邊走邊問,"藥姑娘讓你來的?"

"是."土芯吸了吸鼻子,笑道,"葉姐姐怕你一個人在禦醫院辛苦,也怕有人下毒害你,所以讓我跟你一同進禦醫院保你平安."

"是嗎?"云景心里一暖,她居然擔心他.

"嗯.怎麼樣,聖公子出的題難嗎?"土芯問道.

"還好不是藥谷主出的題,總還有些思路可循."云景打趣土芯.

"我也覺得,如果是葉姐姐出題,恐怕我們沒有一個人能過第一輪測試."土芯笑道.

云景與土芯邊說邊走遠了,另一邊,秋邑在門口等著秋新.

一個時辰後,秋新從考場里出來,秋邑站在外面不知道要說些什麼,秋新看見秋邑先是微微側目,然後才漫步走過去,低聲喚道,"哥."

自從年少的時候兄弟兩人之間有了隔閡,除了吵架,秋新從來沒有正眼看過他.現在秋新看見他居然會主動過來跟他打招呼,讓秋邑有些手足無措,"那個……考的怎麼樣?"

"不算難……書中都讀過."秋新回答,他看著秋邑,這些時日,他在荀金藥房換了一身衣裳,再也不是穿著那個老舊的道袍到處擺攤.

自那日以後,秋新經常偷偷的看秋邑在荀金藥房坐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小時候也是這樣看著父母給人診脈,他的心里總是有一種莫名的崇拜之情,他很崇拜這樣的哥哥.

"考中了,分了官職,我就可以放心了."秋邑輕歎.

"哥……"秋新似乎想說什麼,但是多年的隔閡讓他羞于啟齒,他臉一紅,側頭,"你穿這身衣服,還真像個醫師."

秋邑不可思議的看向秋新,這是秋新第一次承認他的職業.秋邑的心中有什麼東西正在慢慢溢出,變成一股沖動.

"藥姑娘與聖公子跟我解釋過了……我已經明白祝由之術,到底是什麼了……原諒我年少無知……"秋新的話還沒有說完,秋邑就一把拉過秋新把他摟在懷里,自秋新五歲以後,秋邑就再也沒有抱過他,因為他們之間橫亙著一條深不見底的溝壑.

而今這道溝壑,藥葉兒與聖冼就這樣輕易幫他跨了過去,心中感謝之情溢于言表.

秋新也伸手抱住秋邑,把頭靠在秋邑的肩膀上,他側目而視,發現這個不過二十五歲的男子,鬢間居然有幾根華發.

多年以來,他都沒有如此認真的看過一手把他拉扯大的哥哥,心中一酸,"哥……我很高興,你能繼承秋家的醫術.等我中了官,你就去找個心愛的女子結婚罷?我們秋家的醫術,還需要這樣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我覺得,我們秋家的醫術,無論是爹娘還是你,真的很了不起!等你的孩子長大了,我們把他送到聖家醫學館去學習醫術."

秋邑緊緊的抱住秋新,把臉埋在秋新的肩膀上,艱難的從嘴里吐出一個字,"好."

這遲來的諒解,讓他心境神往--荀藥谷,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啊,好像只要與荀藥谷有關連,好事就會隨之而來.

秋邑閉上眼睛,一滴閃爍著光的眼淚,在秋新的身上侵濕.

肩頭又傳來熟悉的濕潤的感覺,雖然當年秋新才三歲,但是他還記得這種感覺,那年秋邑也是這樣抱著他,笑著回答他的問題.

上篇:十七,威懾(2)    下篇:十七,威懾(4)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