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十七,威懾(4)   
  
十七,威懾(4)

g,更新快,無彈窗,!

秋新到現在才明白,年幼時秋邑的言行--哥,在你的心底到底隱藏了多少痛苦,你忍著這些痛苦把我養大,我要如何報答你的養育之恩?

剛收拾好禦醫大選的卷子,一起出門的藥葉兒與聖冼看見秋邑與秋新冰釋前嫌,兩人對視一笑.

秋邑抬頭,看見藥葉兒與聖冼站在書院門口看著他們,臉瞬間便紅了起來,連忙抹去臉上的淚,扶起秋新,對藥葉兒與聖冼行了一禮,"藥谷主,聖公子……"

秋新看見哥哥行禮,也回頭,欠身.

藥葉兒笑眯眯的走過去,"和好了就好."

"多謝……"秋邑有些不好意思.

聖冼只是稍微點了點頭,看了看身後被抬上馬車的卷宗,對藥葉兒說道,"回府罷,這次參試者眾多,要在三日內看完這些卷宗,時間本就吃緊."

這次前來參加第一次禦醫大選的共計一百七十人,因為藥葉兒只指定了聖冼一個人作為副主審,所以這一百七十個人的卷宗,只有他們兩個人批閱.

從時間上來說,確實很緊張.

自昨日帝君下詔開始,幾乎全龍城的人都知道,這次主審禦醫大選的人是前不久才來到龍城的荀藥谷.

消息瘋傳,龍城醫界一時間形成兩派--一派是世代入朝當禦醫的門閥,另一派則是靠自己能力在禦醫院奪得一席之地的新晉醫師.

前者對青龍帝的決策敢怒不敢言,後者則是一副看戲的樣子.

多少年來,青龍禦醫院是一個外人進不去的地方,世代被張,劉,李,慶這四大禦醫家族統治著.

三年一次的禦醫大選,最後能夠進入禦醫院的也幾乎都是這四大禦醫家族里的人,或者是與之交好的醫學世家,亦或者是在府上學習的門徒.

但是三年一次的禦醫大選並不是唯一進入禦醫院的途徑,禦醫院總有人手短缺的時候,那樣,就會對外聘請一些醫術高超的江湖醫者.

這些江湖醫者若是在聘請時期博得上殿歡喜,那便可以由上殿出面,讓這些醫者留在禦醫院做事.

比如上次,帝君無辜昏厥,帝後便對天下廣發懿旨,請江湖醫者進王城給帝君看病.那次揭榜醫者是欒,如果欒不是因為與青龍帝國有血海深仇,那次看診以後,他就可以留在禦醫院.

理是這個理沒錯,但是這樣的機會,說到底還是鳳毛菱角,少之又少.

如今這次禦醫大選是荀藥谷主持,聖家家主為副主審,注定是要打破四大禦醫家族壟斷禦醫院的局面.

*

王城帝後鳳棲宮內,蕭帝後眉頭緊鎖,邵天啟負手站在一邊,也神情肅穆.

"太怪了,啟兒."蕭帝後美目盯著窗外綠枝,"這些時日發生的事情,簡直太奇怪了!"

邵天啟仰頭歎了一口氣,"是啊,半個月前一場天雷,擊穿了我的府邸與單家府邸.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偏偏就在我要滅荀藥谷的時候發生?"

"何止這件事這麼巧,之前盛元普的事情,不也跟那荀藥谷有關?"蕭帝後起身,在大殿之內,來回踱步,"今日禦醫大選,又是荀藥谷擔任主審官……那個荀藥谷,到底想要做什麼?!"

邵子牧看著蕭帝後,"自從那個女子帶著荀藥谷谷主的頭銜歸來,龍城發生的每一件大事都與那個女子有關."

蕭帝後忽然悟到什麼,"難不成,那女子是在報複?"

"報複?"邵天啟沒有聽懂.

"我們用計讓邵子牧娶了單清雪與喻嫻書,那個女子心存怨恨,所以才回這龍城里攪弄事非!她是為了報複我們!"蕭帝後腦子里蹦出這個念頭,越想越真,"啟兒,母後在這王城里待了將近三十年,什麼樣的女人沒見過!"

邵天啟皺眉,"母後,我覺得單單是這個理由太牽強了."

蕭帝後回頭看向邵天啟,"除了這個理由我想不到任何理由!你之前也說過,那女子不住鎮王府,自己置辦了府邸,說明跟邵子牧面和心不合.前些時日,在邵子牧府內,他對荀藥谷揮劍相向,他們實際上已經鬧得不可開交."

"且前段時日,邵子牧一直稱病,拒不上朝,盛元普雖然受罰,但是差事暫由邵天翊接了去,邵子牧也沒有落到半點好處.那女子每一次從中作梗,消磨的都是我們的勢力!不是為了報複我們,還是為了什麼?"

邵天啟眯著眼睛,盤算著最近龍城里面發生的事情--

盛元普被貶了官,發配邊疆,兒子盛樂甯處死……

荀藥谷替銀戶部接收了兩萬流民……

這次禦醫大選,荀藥谷又成為主審官……

這幾件事情雖然奇怪,但是似乎都沒有聯系,荀藥谷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他根本猜不透.

現在他就如同一個被人遮蔽了耳目的盲人聾子一般,根本猜不透這其中到底有什麼秘密,他歎了一口氣,"母後,這荀藥谷想做什麼,我實在是沒頭緒.所有派去監視荀藥谷的人都有去無回……荀藥谷里幾乎沒有下人,沒有安插暗線的機會……甚至我們的人連接近荀藥谷的府邸一里之內都有困難……比邵子牧的府邸還難得到消息啊."

蕭帝後第一次看見邵天啟露出如此神情,自從邵天啟參政以來,他都是一副春風得意的樣子.

蕭帝後與青龍帝相處將近三十年,知道青龍帝是一個怎樣的人.

一個向往自由生活的人,被硬生生的關在這個金絲籠中,心中到底有多少不甘?就連先帝指定她為帝後的時候,他的夫君,現任的青龍帝也未曾在意半分.

他無意與朝政,卻又不得不受制于王族身份.

自從邵天啟,邵天翊成年以後,青龍帝就更加不想理政.每每朝臣們的奏折,他總是詢問兩個兒子的意見.不是從邵天啟的方案中選,就是從邵天翊的方案中選,從未自己做過任何決策.

但就是這樣,年過五十的青龍帝,也沒有下詔立儲,只有這件事,蕭帝後摸不透青龍帝的心思.

無論是政績還是諫言,自然都是邵天啟更勝一籌,再加上他還是帝後嫡子,為何年過三十都絲毫沒有立儲之心?

上篇:十七,威懾(3)    下篇:十七,威懾(5)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