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十七,威懾(5)   
  
十七,威懾(5)

g,更新快,無彈窗,!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當初青龍帝暈倒,她頒下帝後懿旨,找尋江湖醫者前來給青龍帝治病也是無奈所舉--在沒有立儲詔書的時候,若是青龍帝駕崩,對邵天啟是極其不利的事情.

龍城的所有守衛都掌握在王迅將軍的手中,王迅自然是站在自己外甥邵天翊這邊,若是他們起兵逼宮奪權,手無兵權的邵天啟一點勝算都沒有.

自古王權就是如此,不管你用什麼卑鄙的手段得到王位,能夠撰寫曆史的只有勝者.蕭帝後心知肚明,她不願意冒這個險,所以才找人來治青龍帝的病.

雖然邵子牧也是帶兵打仗出身,但是到底是在龍城里,手里只有一些可以調用的暗衛,哪怕邵子牧武藝再高,也不可能以一敵百,遠不到可以起兵造反的地步.

所以邵子牧從一開始就不在蕭帝後的能夠威脅邵天啟繼承王位的名單之上,但邵天啟若是能把邵子牧這個武將皇子納入麾下,未來邵天啟掌權以後,自然是順風順水.

這些年,朝廷錄用官員,青龍帝不管不問,都是邵天啟在暗里一手把控,朝廷上下,幾乎都是邵天啟明里暗里提拔起來的官員,立邵天啟為儲君的呼聲越來越高.

偏偏青龍帝就跟沒有聽見一樣,沒有立儲的心思.

想到這里,蕭帝後談了一口氣,"是母後沒用……母後無法讓你父皇立你為儲,才讓你有如此多的憂慮."

邵天啟看著蕭帝後已經逐漸老去的容顏,上前扶住蕭帝後,"母後哪里的話,這些年,你為我的籌劃我都看在眼里.我是嫡子,又勤政,父皇沒有理由立別人為儲君.遲早是時間問題,您不要憂慮了."

不知道為何,蕭帝後最近總是心神不甯,她總覺得王城里有一些事情正在悄悄發生變化,但是要讓她說哪里改變了,她又說不出來.

"你在外也要小心邵天翊與邵子牧……他們都不是什麼好惹的人."蕭帝後雖然知道邵天啟在朝十幾年,早就已經習慣了爾虞我詐的算計,但出于母親對兒子擔心,還是忍不住的嘮叨.

邵天啟沒有表現出不耐煩的神情,只是拍了拍蕭帝後的肩膀,"母後才是最辛苦的,後宮的女人跟花兒一樣,母後能守著這個位置這麼久,付出的辛勞可想而知."

蕭帝後聽見兒子這聲勸慰,只覺得這些年受的委屈吃的苦都是值得的,抬頭摸著邵天啟的臉,滿眼的熱淚.

*

"叫吃!"青龍帝一子落定,抬眸看著眼前的人,笑道,"子牧,你也太不小心了."

邵子牧看著棋盤上棋子,微微笑道,"父皇棋藝幾日不見又精進不少,我恐怕是沒有這天資可以趕上父皇了."

青龍帝搖頭,"是你心不在焉,不然怎麼會看不清局勢."

邵子牧拿起身邊的茶盞,抿了一口,卻也不說話.

"你前段時日稱病,孤很是掛念,可是開年這龍城里的儀典繁瑣無比,這才沒有得空去看你.如今看你主動進王城來請安,氣色大好,孤也就放心了."青龍帝看了看窗外,起身,"春光甚好,我們出去走走罷."

"是."邵子牧放下手中的茶盞,跟在青龍帝身後.

"今日是科舉與禦醫大選的日子罷?"青龍帝踩著青石板路,漫聲問道.

"是."邵子牧回道.

"不知道這一屆選上來的人,是否會如同往屆一樣."青龍帝站定,看著邵子牧.

邵子牧輕聲回道,"大約,不會了罷.禦醫大選那邊,父皇不是欽定了荀藥谷做主審官?荀藥谷醫術本就不拘一格,若是太正統,反而會中不了選."

"哦?"青龍帝想起那個清麗淡定的女子,嘴角忍不住的微笑,"那個女子,是比一般人有趣."

邵子牧頷首,正要說些什麼,卻聽見前面花園里傳來悠揚的琴聲.

還不等青龍帝發話,錦公公就快速跑了過去,不知道說了些什麼,那琴聲戛然而止.然後錦公公又小跑回來,"回帝君,是後宮的許帝妾在花園撫琴……"

邵子牧雖然甚少在王城走動,卻也知道這是後宮慣用的伎倆,如此費盡心思,他若是太不識趣破壞了別人爭寵的心思,豈不是讓帝後高興.

想到這里,邵子牧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父皇,這些時日祭禮不斷,想必也是神思倦怠,難得有如此美妙琴聲,辜負了,真是可惜."

青龍帝微微側目,看著邵子牧,"……你不會介意嗎?"

"父皇是君王,您的意願,沒有人可以阻撓."邵子牧垂目,又加了一句,"本應如此,父皇沒什麼好忌諱的,子牧,會助您一臂之力."

青龍帝目光微沉,心中念頭幾轉,終究是下了決心,輕歎一聲.

邵子牧對青龍帝欠身,"父皇,今日是初一,按例西境會傳軍報到府上……"

青龍帝見邵子牧有退宮的想法,便點頭,"既然有軍務要處理,你去罷."

"改日,兒臣再來給父皇請安."邵子牧單行了一個禮,便轉身離去.

*

荀藥谷府邸之內,藥葉兒與聖冼正在翻看上午收上來的卷宗.

藥葉兒手里拿著朱筆,對著卷宗一頓亂畫,然後扯手把這張卷宗丟了出去,"什麼狗屁玩意!連性味歸經都辯不明白也敢來參加禦醫院選拔?"

然後她又拿過一張卷宗,沒看一會又是一通亂畫,揉成一個團,丟了出去,"這個更離譜,簡直就跟沒學過醫術一樣!十八反與十九畏都能默不下來?!"

藥葉兒再扯過一張,還沒看兩眼,又是一頓揉搓,"擇時服藥寫的亂七八糟!"

"還能擅自加大劑量?"

……

這一下午,藥葉兒這樣的抱怨就沒停過,聖冼在一旁聽的直搖頭,卻也不好說什麼,本來第一次筆試,就是用來淘汰這些渾水摸魚的醫師.

聖冼在每一科卷宗里都出了基礎中的基礎的題,按照他們之前設想,看完十三科的答案實在太花時間了,所以這次閱卷,只要是前十道題基礎題錯一道,直接淘汰,這樣就大大提高了閱卷速度.

上篇:十七,威懾(4)    下篇:十七,威懾(6)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