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十九,絕世瓷器上的故事(1)   
  
十九,絕世瓷器上的故事(1)

g,更新快,無彈窗,!

時光回溯到林熱初遇金恕鳶的那日,林染為了躲那個熱情似火,卻又對瓷器一竅不通的小姑娘,離開寄宿的寺廟,搬到山里他經常居住的山洞.

燒紙瓷器,需要上好的高嶺土,而這座山里,最多的就是高嶺土.正是塑形的階段,用不著燒制,林染便靠在山洞石板邊,細細雕琢手中的陶土.

只是一會,他手中的陶土便被他捏的變了形.

林染歎了一口氣,心中暗想,似乎這土不能達到他心目中的要求,需要重新尋找能夠塑形的土才是.于是他拍了拍手上的泥土,來到山洞外,瞭望這高遠的的山林,似乎在尋找哪里能有適合捏塑形的泥土.

終于,他看中一塊地方,那地方有些陡峭,但是土的成色確是出奇的好.

他拉扯著茂盛底長的樹枝,腳下小心翼翼的跨過山澗小溪,卻不想山澗小溪周圍濕滑無比,腳底一個沒站穩,人就順著陡坡一路向下滑去.

慌亂之中,他伸手去抓周圍的草木,但是他畢竟是個男子,身子沉重,沒有灌木能夠支撐住他下滑的力度.

手已經被灌木劃的千瘡百孔,鮮血直流,也沒有阻止他下落的速度.

要……死在這里了嗎?

林染有些絕望的閉上了眼睛,也好,與山溪森林為伴,落葉為土,埋了他也不失風雅.忽然林染覺得自己腳踩到了什麼東西,身子立即一頓,他立馬抓住身邊矮樹,終于身子不在下滑,方才在他身體周圍一起下墜的石頭,還在不斷的下落,那些石頭在幾丈開外的地方消失,滾落不見.

林染閉上細細聽著,石頭"當當"兩聲撞擊之後,再無聲響,他不禁皺起了眉頭,身後,果然是萬丈深淵.

"咔嚓"一聲,他腳下的矮小的灌木也開始有裂開的聲音,他本能的用手使勁卻發現手拉著的灌木也傳來斷裂的聲音!他只能小心翼翼的平衡著手腳兩處的灌木,不讓它們斷裂.但是灌木也絕對撐不起他全部的體重,他只能被掛在這里,上下不得.

在這人跡罕見的山野里,若是能遇見人,不是鬼,那便是神仙了罷?

就在林染覺得自己可能就要葬身此地的時候,頭頂傳來一個清脆的女聲,"請問,是附近砍柴的樵夫嗎?我聽見許多樹枝斷裂的聲音……"

恍惚間,林染真的覺得,那聲音的主人定然是一個仙女,在他身處險境的時候,居然給了他一絲希望.可是,他不能說話,要怎麼告訴她自己在那里呢?

頭頂上那個女聲越來越近,聲音中帶著膽怯,"……有人在嗎?我……我迷路了……回不去了……"說著那個聲音便哽噎了起來,然後傳來隱約的抽泣.

林染看了看周圍,用自己空著的的左手拿起身邊的一塊石頭,然後對著山岩使勁砸了兩下--"咚咚!"

那個女子似乎是聽見了聲音,連忙停止了哭泣,問道,"有人嗎?附近有人的對罷?"

林染又砸了兩下,回應那個女子.

那個女子尋著聲音,終于在林染的頭頂不足一丈的地方探出了頭,她抱著樹,向下問道,"下面有人嗎?"

林染又回了兩下,心中卻也疑惑,這麼近的距離,她應該看得見吧?為什麼她還要再問呢?

那個女子亦是皺眉,秀眉宛若柳葉一般,貼在她的眼睛上面,她的眼睛黑的宛如一個黑色的葡萄.

只是一瞬間,那女子似乎是想明白了什麼,說道,"你遇難了對吧?這下面是山崖,從剛才那岩石撞擊的聲音位置就沒有變過,說明你被卡在什麼地方了對吧?抱歉,我有眼疾,光線不好的地方看不見……可是你為什麼不出聲呼救?"

林染歎了一口氣,他也想,可是他小時候生了一場病,病後就失了聲音,若是能呼救,他早就出聲了.

上面那個女子聰明絕頂,見他不回答,繼續說道,"是因為某些原因你不能說話罷?那好吧,那就這樣,我說話,若是說對了,你就敲兩下石頭,說錯了你就敲三下.我要想辦法把你救上來,不然我也回不去."

林染敲了兩下石頭,表示回應.

這個女子當真是聰慧,只是一會,就判斷清楚了現在的情況.可是她目不能視,又是女子,如何才能把他給從這里拉上去呢?

那女子見林染回應了他,問道,"你知道去山廟的路嗎?知道敲兩下,不知道敲三下."

林染敲了兩下.

那女子想了想又問道,"我從這里回山廟找人來救你,你覺得來得及嗎?你覺得可以就敲兩下,來不及就敲三下."

林染皺起了眉,這顯然是來不及的罷,他不能說話,無法給她指路.就算給她指路了,她也看不見,如何才能准確的回到山廟里找人來救他呢?而且她人生地不熟的,萬一回去的路上不小心,滑落山崖怎麼辦?

那女子似乎也覺得自己問的有問題,連忙擺手,"啊,對不起,我問了一個很蠢的問題.你現在不能說話,就算能說話,我也不一定能回去.那麼就只有我想辦法來救你,然後你帶我回去了!"

那女子閉上眼睛,想了一會,下定決心,站起身來,在林染的頭頂上消失了.最後林染聽見了"嘶--嘶--"的聲音,林染還在想是什麼聲音,頭上已經甩下白色的東西.隨後傳來那女子的聲音,"夠長了嗎?如果夠長,就敲兩下,不夠敲三下!"

林染定睛一看,這些白色的布條,不就是方才那女子身上穿的衣服嗎?她居然把自己的衣服撕了做成繩索,來救自己?

林染筆劃了一下,發現布條離他還有一臂的距離,他回了兩聲.

那女子又問,"還差多遠?不遠兩聲,遠三聲."

林染回了兩聲.

頭頂上又傳來"嘶--嘶--"的聲音,再放下來的時候,林染已經可以摸到那用衣服拼接成的布條了.

"夠得到了嘛?"那女子問.

林染回了兩聲.

那女子高興的笑道,"你等下,我把衣服系在樹上,你自己爬上來……你還有力氣爬嗎?"

林染砸了兩下石頭,表示自己還有力氣.

布的那頭在不斷的來回左右晃,明顯是那女子正在綁衣服,不多一會,那女子喊道,"好了,你上來罷,我綁好了."

林染敲了兩下,然後開始試著拉這個由衣服連成的"繩索",他先是拉了拉,把每一個環扣中間的空隙都給拉沒了,才把身體慢慢的移到布條繩索上.

上面的女子喊道,"你爬的時候要小心,若是磨損的厲害,恐怕這衣服是支撐不到你爬上來.你看看周圍有沒有可以借力的灌木,或者岩石……"

林染微微一笑,這個女子的聰慧,遠遠超出了他的想想.林染按照這女子說的,不到一柱香,就爬了上去.

快到的時候,那女子伸出手來,"我拉你!"

林染看見那女子的手,也如他一般,被許多細碎的東西給磨出了血痕,她沒有說謊,若不是目不能視,手怎麼會被草木割傷的這麼嚴重?

林染最後使了力氣,一下竄上了山路.他翻上去才看清楚那個女子,那個女子為了救他,已經脫的幾乎什麼都不剩了,下半身只有褻褲,上半身只穿了一個肚兜.

林染刷的一下臉便紅了個透,那女子似乎也知道,用手護著自己胸口,解釋,"衣服不夠長……我想你萬一是個女子呢……"

話還沒有說完,一件衣服已經披在了她的身上.這件長袍長極地面,這女子已經知道自己救的是個男子了.若不是男子,衣服怎麼會比她長出這麼多.一時間,這女子也沒有了方才靈動的樣子,她攬著衣服,低著頭,害羞的躲向一邊的樹後.

林染覺得好笑,這個女子到現在才知道男女授受不清嗎?方才救人的時候,她恐怕想都沒有想過罷?

林染走過去,輕輕的牽起她的手,在她手上寫道--謝謝.

冰涼的指觸,輕輕的劃在她的掌心,她只覺得掌心一陣酥麻,"不用謝,我還要麻煩你帶我回去呢……"

林染繼續在她手上寫道--你手上很多傷,先去我那里幫你處理下罷……我給你重新拿一套衣服穿.

林染寫的很慢,生怕這女子認不出來.

那女子點點頭,"好吧,就這麼辦罷……我叫金恕鳶,你叫什麼?"

林染默默的把金恕鳶這三個字在心里念了一遍,然後在她手上寫下--林染.

"啊!"金恕鳶認出這兩個字的時候,忽然尖叫了出來,她已經忘記自己身上披著衣服,上前一步,捏著林染的肩膀,瞪大了眼睛想看清楚這個她崇拜了許久的男子,"你就是林染?!你是那個做瓷器的林染嗎?"

林染沒有想到金恕鳶會有如此大的反應,連衣服都不顧的甩在了地上,他不敢亂看,但是金恕鳶近在咫尺,女兒家身上的香氣襲來,讓他心醉神迷.

但是下一刻,林染就扶開金恕鳶,把掉落在地上的衣服撿起來,重新給她披好,在她手上寫著--走罷.

------題外話------

初三繼續快樂哦~這一大章講述的是林染與金恕鳶的故事.

上篇:十八,大廈將傾(10)    下篇:十九,絕世瓷器上的故事(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