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二十一,覆滅(3)   
  
二十一,覆滅(3)

g,更新快,無彈窗,!

藥葉兒抬起頭,看著天際云霞,語重心長道,"云景,你要明白,市井的醫者只能醫人,但是你不一樣,你身在王城,處于權利中央,你現在手上有醫國的能力!"

"醫國的……能力嗎?"云景喃喃自語.

原來如此,她這樣無情的決定,是為了心中的大義.云景聽藥藥葉兒這樣解釋,心中豁然開朗.

今日在王城里云景在煎藥的時候,越想越不對勁,總覺得許帝妾這件事土芯隱瞞了什麼信息.後宮里這麼多帝妾,他為什麼會無緣無故的注意許帝妾的藥渣.若不是他事先得了什麼消息,怎麼會這麼巧?但是土芯心思單純,不可能是他事先謀劃好的,所以這件事只能是藥葉兒交代給他的.

如果是藥葉兒交代的,那就說明他們早就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如果早就知道,為什麼不救那個孩子,他怎麼都想不明白.

身為醫者,不應該盡其所能的去救每一個人嗎?

站在醫者的立場,他從未想過,在王城禦醫院里,王城里的每一個人生與死都與禦醫的醫術無關,那都是他們自己的命數.正如藥葉兒與玄沐說的那樣,沒有過人的智慧與手段,是無法在那個地方生存下去的.

云景抬起頭,看著眼前這個風輕云淡的女子--在聖家七日教學,他為她學識淵博而折服.龍城義診,他見識了她身為一谷之主的魄力.而今參與龍城奪嫡,他又領略了她看似無情卻為了大義的決絕.

她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子啊……千變多面的性格,讓他看不清她心底想的到底是什麼.

藥葉兒同樣看著眼前的這個男子--初出茅廬,不諳世事,亦如當初那個剛出谷單純如雪的自己.現在她親手拉他入這汙穢之地,她引導著他,希望他能出塵蛻變.

恍惚間,藥葉兒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只是坐在她這個地方是邵子牧,云景那個地方坐著的是她自己.

藥葉兒苦笑,原來邵子牧曾經也是這樣慢慢引導著她踏入這里.

她與邵子牧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她從一開始就跟云景開誠布公的講述了她的企圖.而邵子牧則是完全不告知的利用.

最少她這樣,可以讓云景明白,這世間醫者能夠做的事情,還有很多,他不應該局限于眼前生死.以後他獨自一人在禦醫院里,還會遇見類似的事情,她給他上了一課以後,他以後抉擇就不會痛苦了罷.

*

天牢之內,劉禦醫坐在陰冷潮濕的地面上,凍的瑟瑟發抖.邵子牧走之前,放了許多藥膏與紗布在劉禦醫的身側.

劉禦醫靠著牆,仰著頭,看著頭頂石塊砌成的牢.

方才禦花園里,邵子牧一劍,讓他認清楚了眼前的局勢--蕭帝後是絕對不可能救他的,所以他必須自救.

但是如何才能自救呢?向帝君坦白一切?這一切都是蕭帝後的指使?

不,他不能這樣,空口無憑,這一切都是他親手去操作的,蕭帝後根本沒有插手,沒有鐵證,他如何才能把這盆髒水潑到蕭帝後的身上?

但是只要他死在這里,他劉家上下老小的性命就可以得到保全.

所以,眼前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了嗎?

劉禦醫緩緩閉上眼睛,張大了嘴巴,無聲的哭笑.行醫三十載,最後居然栽在了一個十六七歲的孩童手上.

劉禦醫的目光緩緩的移到潮濕,陰冷的牆壁上--要撞牆自盡嗎?以自己現在這樣,一下撞不死,少不得要受更大的苦.但是自己活著,終究是蕭帝後的心頭大患,所以她一定會派人來除掉他的罷?

在這地牢里,無緣無故的死掉,還不被懷疑的,只能是得了急病病死了罷……也好,比自己撞牆自盡要舒服許多.

想到這里,劉禦醫便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仿佛看穿了生死一般,靜坐著,等待死亡.

*

漆黑的地牢里,沒有一絲光亮,只有偶爾傳來的人的淒慘的叫聲,能夠提醒劉禦醫他還活著.

劉禦醫清楚,鎮王邵子牧對他算是仁至義盡,把他帶離了那些凶神惡煞的人,單獨給他了一間最靠里,最安靜的牢籠.

不知道過了多久,地牢中開始有腳步,那聲音不緊不慢的,由遠而近.劉禦醫緩緩地張開眼睛,漆黑的牢房深處,有一抹光,隨著腳步之聲緩緩向他走來--那是催命的鬼.

劉禦醫坐了起來,看著光.

一盞風燈,趁著昏暗光,晃晃悠悠的而來,"劉禦醫."

風燈只有一個昏暗的圈的,照不出來人的樣子,但是看著身上穿的衣服,聽說話的聲音,劉禦醫已經知道來人是誰.

他抬起眼,"李公公."

來人正是蕭帝後身邊的內侍李公公,李公公放下手中的風燈,蹲了下來,透過暗光,看見劉禦醫落魄的樣子,"這些年,上殿待你不薄罷?"

劉禦醫心中一緊,該來的總歸還是要來,他微微垂目,沒有接話.

"如今你身陷囹圄,上殿也在想辦法,但是這次的事情,終究是外人插手……相信劉禦醫已經明白自己的處境了罷?"李公公慢條斯理,似乎是在勸說,"你若保守秘密,上殿會留你全家老小的性命.用你一人的性命換你一家老小幾十口的性命,我認為非常劃算,劉禦醫認為呢?"

劉禦醫苦笑,"我要如何死的不讓人懷疑……"

李公公笑道,"這你不用擔心,上殿已經為你做好了打算."李公公說罷就從自己的袖口里掏出一包東西,放在鐵柵欄里.

劉禦醫看著那小包東西,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許久,他張開眼睛,緩緩的伸出手,把那躺在地上的藥包摸了過來.他知道,若是他不當著李公公的面把這包毒藥吃下,他一家老小,都不可能活著.

從他為蕭帝後做事開始,就明白自己最終的歸宿.若是蕭帝後一直不倒,他便能壽終正寢,獲得一世榮耀.若是帝君有意清君側,他劉家將會永久的退出青龍帝國禦醫院的曆史.這一場豪賭,從他的父輩開始,就一直沒有猜錯過,而今將在他的手上終結.

生命最後的時刻,他腦中浮現的居然是云景的身影,那個新晉的孩子,一如當初的他,懷著一顆赤子之心,進入禦醫院.但是那片赤誠,終于在這漫長的歲月里,逐漸被腐蝕殆盡.他可以怨恨誰?沒有人可以怨恨,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選擇.

他後悔嗎?或許根本就沒有後悔的余地,在這樣的泥濘之中,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

劉禦醫輕歎一聲,打開藥包,把藥包里的藥盡數倒進嘴里,一口咽下.

李公公見劉禦醫已經服毒,滿意的站起身.

此時,邊上漆黑的牢房里,傳出"吱呀"一聲,李公公打了一個激靈,回身舉起手中的風燈,低吼,"誰?"

風燈的暗光,由下而上,最先出現的是一個人的鞋子,那雙鞋子分別秀著兩只金色的盤龍,在祥云間升騰.

然後出現的是一身黑色的衣袍,衣袍上依然用金線繡著金龍,那人腰間掛著一個玉佩,那玉佩在風燈的光芒下,反射出幽綠色的光.

李公公只是看了一眼這玉佩,就嚇的跪倒在地上,聲音顫抖,"奴……奴才……拜見帝君!"

此時在青龍帝身後的邵子牧揮一揮手,周圍的牆上火盆里點起了火.把方才還漆黑一片的地牢照的亮如白晝.

邵子牧皺眉,看了看身後,從他身後走出一個青衣女子,手里拿著鑰匙,開了劉禦醫的牢房,連續幾指封了劉禦醫周身大穴.然後從腰里掏出幾顆丹藥揉碎了,送進劉禦醫的嘴里.

牢房外跪著的李公公已經滿頭大汗,他沒有想過這次,在邊上牢房里的人,居然是青龍帝與邵子牧.他公然威逼禦醫服毒這件事人贓並獲,他根本沒有辯解的余地.

青龍帝看著跪在地上的李公公,輕哼,"子牧,這個狗奴才交給你處置,務必要他如實招供."

邵子牧微微欠身,"兒臣遵命."

青龍帝轉身離開了地牢.

藥葉兒摸了摸劉禦醫的脈,回頭對外面喊道,"琴胤,把他背回荀藥谷."琴胤走了進來,二話不說背起劉禦醫就退了出去.

藥葉兒靠在牢門上,甚是有趣的看著這個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內侍.

邵子牧低沉的聲音響起,"李公公,本王記得,本王剛回龍城的時候,你見到本王並不是這樣的.連跪禮都不曾行過."

李公公頭連連磕在地牢的青石板上"咚咚"作響,"鎮王殿下,饒奴才一條狗命罷!"

"饒你?"邵子牧笑出了聲,"可以啊,但是你要如實告訴我,我的生母,黎帝妾是如何死的."

李公公聽見邵子牧這麼說,立即停住了動作,片刻之後,他用更大的勁把頭向地上撞去!

藥葉兒瞳孔一縮,這厮想自盡?!于是順手甩出一根銀針,李公公一瞬間便癱軟的側躺在地上.

上篇:二十一,覆滅(2)    下篇:二十一,覆滅(4)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