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二十一,覆滅(8)   
  
二十一,覆滅(8)

g,更新快,無彈窗,!

難不成……

"母後."早朝之後,邵天啟如常來請安,蕭帝後聽見邵天啟的聲音,連忙拉著衣裙起身,"啟兒!李公公不見了!"

邵天啟當是什麼事,讓蕭帝後如此驚慌,原來是丟了一個內侍.他不緊不慢的來到桌前坐下,采萍立即給邵天啟端上來一杯茶,邵天啟拿起茶盞,細細的品了一口,"這王城里每天都有人莫名其妙失蹤,他早就到了出城的年紀,興許是內務府放了出去.母後何必如此驚慌?"

蕭帝後見邵天啟如此一副無所謂的態度,伸了伸手,有些話呼之欲出,但是看著淡然的樣子,終于還是理智占了上風,"他知道太多我們的事情……"

"若是死了不是更好?這樣他就會帶著秘密永遠閉嘴了."邵天啟淡淡回答.

"啟兒!"蕭帝後終于忍不住出聲厲聲呵斥.

邵天啟抬起頭,看著蕭帝後慍怒的神情,皺起眉,"母後,你想說什麼?"

蕭帝後張了張嘴,終究沒有發出聲音.

邵天啟抬眸,"采萍,你們下去罷,這里不需要人伺候了,我與母後有話說."

采萍猶疑了一下,微微欠身,退了出去.

三月春光里,春花綠葉輕輕搖曳.邵天啟站起身,一陣風來,卷進些許花香,邵天啟緩緩開口,"母後,你當初踏出了這一步,就沒有回頭的余地,你難道不清楚嗎?"

"什麼意思?"蕭帝後仰頭看著比自己高出一頭的兒子.

邵天啟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我小時候,不止一次看見過,您與李公公……"

蕭帝後瞳孔猛的收縮,"啟兒!休要胡言亂語!"

"母後,我已經不是孩子了,年少時想不明白的事情,難道我現在還想不明白嗎?"邵天啟輕笑,"不管我的生父是誰,現在我是青龍帝國的嫡子,我是將來帝國的繼任者,我將會掌管這天下萬民,成為至高無上的王.難道母後您當初不是抱著這個信念才懷上我的嗎?"

蕭帝後不敢回應邵天啟的話,她根本不知道應該從何說起.

當初她冒著誅九族的大罪與李弘深有染,就是為了生下嫡子,鞏固自己的後位.但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李弘深會為了她淨身,進王城當了內侍.

只因為,在這王城里,她需要一個信得過的內侍.

李弘深自小與她青梅竹馬,對她一往情深,若不是李家無權無勢,她應該與李弘深攜手白老.

當她聽到父親要把她送入王城里當皇妃的時候,她就甯死不從,三天三夜的絕食,換來的是母親被父親毒打的消息.

她的父親為了當這個皇親國戚,竟然拿母親的命逼她出嫁.她怎麼忍心看母親受此苦楚,只能含淚點頭答應.

她被送到王城里,與那個名叫邵荃安的男子結為夫妻.沒有人知道,新婚之夜,她的夫君獨坐桌前,靜待天亮.

原來她名義上的夫君心里,早就住進去了另外一個女子.

她聽過邵荃安,現任青龍帝唯一一個血統不純的獨子,在北境長大,年到二十才接回龍城.在他身上,她似乎看見了那北境廣漠之上翱翔的蒼鷹的影子,冷峻,狂野,桀驁不馴.

他的身材比一般的龍城貴公子要強壯許多,那一張五成與青龍帝相似的臉,證明了他的身份.

整整一夜,邵荃安就那樣坐著,目光一直散在天際星河里,他向往的是那片廣闊無垠的天地,而非王權.

年少的蕭秋柔看著邵荃安,心中居然生出同命相連的情感.

"你很討厭這里罷?"蕭秋柔自己拿下頭上的蓋頭,輕聲問道.

邵荃安收回目光,看向妝容精致的蕭秋柔,"你也不怎麼喜歡的樣子."

蕭秋柔一愣"噗"的一聲笑了出來,這個男子看著粗放狂野,心思還真的是見微知著.若不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相遇,她倒是很想與他把酒言歡.

蕭秋柔站起身,來到桌前,拿起桌上的酒盅,"看來我們都是可憐人,無法按照自己內心,隨心所欲的生活."苦笑一聲,然後一飲而下.

眼前這個女子雖然養在深閨,性子卻如漠北女子的性子一般大開大闔,一瞬間,邵荃安看她也沒有那麼不順眼了.

邵荃安也拿起一個酒杯,倒了一盅酒,"既然你也不樂意這門親事,何不推了?"

"龍城世家就是如此,我的婚事由不得我做主."蕭秋柔又倒一杯,一飲而下.

邵荃安沒有接話,卻也是繼續飲了一杯酒.

幾杯下肚,兩人眼睛都有些迷離,蕭秋柔撐著頭看著酒杯,"既然都逃不掉,那就認命罷……"

邵荃安搖了搖頭,怎麼才幾杯酒,腦子就昏昏沉沉的?那酒壺外面寫著……合歡酒……合歡……難道是助興的酒?邵荃安沒有想明白,就已經趴在了桌子上,人事不省.

蕭秋柔迷離的眼神忽然變得有光,她放下手中的杯子,推了推邵荃安,紋絲不動.果然這個漠北來的男子不清楚龍城的規矩,新婚之夜送進來的合歡酒,有助興的的功效,一人最多一杯,若是多喝便會昏迷不醒.

她提前吃了解藥,假意與邵荃安訴苦,騙邵荃安喝下合歡酒.她的心里是有籌謀的,她不願意讓自己委身與一個素未謀面的男子.

這樣一個心有所屬的男子,若是在自己新婚之夜做了違背初心的事情,以後應該都不會再碰她了罷?

蕭秋柔吃力的背起邵荃安,把他扶到床上,脫下他的衣服丟在地上,然後解開自己的衣服,躺在了他的身側.

果然如她所料,第二日邵荃安醒來,大吃一驚,推開她久久不語.蕭秋柔則是做出一副無辜的樣子,拉著被子坐在牆角哭泣.

終于,邵荃安撿起衣服遞給她,"我不會虧待你的."

蕭秋柔接過衣服,把臉埋進衣服里,笑顏盡現.她用這種方式,成全了自己的愛情,卻不知道李弘深用另外一種方式,成全了對她的忠誠.

蕭秋柔在王城里看見李弘深身著一身內侍衣冠的時候,潸然淚下.

李弘深對她,深深一拜.這一拜,如一個無聲的承諾,守了她三十年.

不久,青龍帝重病崩世,邵荃安即位.他從漠北接回來一個明亮的女子,他把他所有的溫暖與愛慕都交給了那個女子.蕭秋柔這才明白眼前的這個女子是她肚子里孩子最大的障礙.

邵荃安封她為後,卻從未承諾過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未來青龍帝.她雖無意與邵荃安,但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她在這王城里漫長歲月中最深沉的期盼.她身披後衣,手握僅次于帝君大權,若要給,她定要把這世間最好的東西悉數奉給她的孩子--包括青龍帝君的位置!

三十年的隱忍,終于要見分曉,她不能功虧一簣.

但偏偏這個時候,李弘深不見了.她不是不知道他私下里為了她,為了邵天啟做過許多傷天害理的事情,但是念在他一片深情的份上,她從不追究.更重要的是,自從黎帝妾離世,青龍帝幾乎沒有過問過後宮的事宜.哪怕她做的再過分,邵荃安也謹守當年的承諾沒有重罰過她.

而今再看邵天啟的態度,他居然一早就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誰,在他生父下落不明的情況下還能淡然處之,蕭帝後的心比冬日里石頭還要涼,她把她認為最好的東西都給了她唯一的兒子,而她的兒子眼里只有那至高無上的寶座.

邵天啟見蕭帝後不做聲,走過去扶住蕭帝後的肩膀,"母後,不過就是丟了一個內侍,一會我去內務府再給你挑一個懂事的,清秀的……"

"放肆!"蕭帝後見邵天啟出言不遜,回手就扇了他一巴掌,"你怎麼可以這樣同本宮說話!"

邵天啟被蕭帝後突如其來的巴掌扇的頭一偏,他用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而後正過頭來,冷聲道,"母後,你在王城三十年,與後宮的女人斗了數載,內心不會還跟少女一樣心思單純罷?你想要的東西,只有我能給你,那個內侍,是不可能給你的!"

"我想要的是什麼東西?你又何曾知道?!"蕭帝後沒想到邵天啟居然會如此冷漠,心中一痛,揚手又是一巴掌落下.

邵天啟眸中冷光閃現,他伸出手,死死的抓住蕭帝後的手腕,"母後,我希望你能明白自己現在的處境,切莫因小失大!"邵天啟恨恨的把蕭帝後的手甩開,勁風掠過,蕭帝後摔倒在大殿的青石板上.

"采萍!"邵天啟回頭喚道,采萍立即弓著身子進來,"好生照顧母後,母後最近神思倦怠,心神不甯,不宜見人.你去曉諭後宮諸位帝妾,一個月內免了晨昏定省.母後需要靜養,宣劉禦醫來覲見!"

采萍看了看伏在地上的蕭帝後,蕭帝後的眼神里有說不出的悲傷.

"還不快去?!"邵天啟厲聲呵斥,采萍不敢耽擱,立即退了出去.

蕭帝後搖頭,"大逆不道!天理不容!你這是在逆天而行!逆天而行,終將覆滅!"

上篇:二十一,覆滅(7)    下篇:二十一,覆滅(9)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