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二十二,無法喘息(3)   
  
二十二,無法喘息(3)

g,更新快,無彈窗,!

在她身後的玄沐大吃一驚,"藥葉兒!"

"噗呲"一聲,宛如冷水潑在紅鐵之上,藥葉兒與邵子牧相觸的時候,又是一陣煙霧.玄沐只覺得有什麼東西狠狠地撞向他,他下意識的接住.

玄沐抱著藥葉兒,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推出了煙霧,半蹲著後退了幾丈才停住身形.玄沐低頭看懷里的藥葉兒,她連吐了幾口血,把身上白色衣服都給染紅.

煙霧散去邵子牧側身躺在地上,呼吸均勻.玄沐看了一眼放下心來,邵子牧應該是力竭睡著了.

玄沐立即伸手去摸藥葉兒的脈,只是按一下,指尖如被烈火灼傷一般,不僅如此藥葉兒體內的內力在不受控制的到處流竄.

是因為方才她強行動用內力,用了火毒接下了邵子牧的冰劍?

"胡鬧!上次給你把脈就察覺你內力有損,居然強行提氣接邵子牧這一劍!"玄沐又氣又急,他沒有想到邵子牧如今習了荀藥谷的心法,武學長進居然如此逆天.

自己挑釁邵子牧,居然讓藥葉兒受如此重的傷.

藥葉兒張嘴想說什麼,又是一口血從嘴里吐了出來.玄沐當機立斷,從身側拿出銀針,封住藥葉兒身上幾處大穴,阻斷藥葉兒亂竄的內力.

許久,藥葉兒才壓制住一直上湧的血腥氣,氣若游絲,"我都提醒你了,不要惹他,你不聽……"

"你也沒有跟我說他學了荀藥谷心法啊!"玄沐看著藥葉兒慘白的臉,心中不忍,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有趣的玩意兒,怎麼可以就這樣死了.

藥葉兒想坐起來,稍微動了一下身體,只覺得渾身上下如火烙一般,一動就疼痛不已,只能放棄,她看著房簷之上,"琴胤."

琴胤見藥葉兒喚他,便從屋頂落了下來.

"把邵子牧送到夏之苑,好生照顧."藥葉兒交代.

琴胤走到邵子牧身邊,背起他往夏之苑走去.

"水芯……"藥葉兒還沒說完,玄沐就把藥葉兒橫抱了起來.

"我送你回去,有什麼藥可以調節你身體內的火毒嗎?我去給你准備."玄沐低頭問道.

藥葉兒沒有氣力,頭靠在玄沐胸口,回道,"眼下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讓我在冰水里待一晚."

"好,我去冰窖給你搬些冰上來--今晚我照顧你,權當是將功贖罪罷?畢竟你受傷是因為我."玄沐走的不快,穿過滿院桃樹.

藥葉兒看著滿院的春景,心中悵然.

水芯前段時間因為幫她,耗費了巨大靈力,靈力恢複只能靠冥想,每日夜晚她都入定冥想,現在她應該已經開始了……還是不要打擾她了.

玄沐不喜歡她,應該也不會對她有別的想法.

"那……你幫我抓一些極寒的藥煮開了倒入水中."藥葉兒閉上了眼睛,她需要恢複體力.

玄沐把藥葉兒放在床榻邊,伸手去解她沾滿血跡的衣服.藥葉兒臉紅,微微側目.玄沐注意到她臉上的神情,回道,"你也不是情犢初開,居然還會臉紅?"

"那不一樣……"藥葉兒輕聲回道.

"嗯?"玄沐把頭湊到藥葉兒面前,心中閃過一個邪惡的念頭,"藥葉兒,你不會想嗎?"

"想什麼?"藥葉兒警覺的目光投向玄沐.

玄沐指尖撩撥著藥葉兒的頭發,"你若想……可以把我當成他的替身,我不在乎."

"玄沐!你!"藥葉兒身子一震,沒想到玄沐居然會說出這種不負責的話.

她清楚,玄沐不會對任何一個女人動情,但是他畢竟是皇子,十三,四歲以後身邊都養的有侍妾.

就算他現在在荀金藥房巡診,金芯應該也付給了他足夠的診費,他如果實在很想找女子,可以去青樓街尋歡作樂,怎麼想都不可能找到她.

莫不是--

他……故意的?

"有什麼關系?你不說,我不說,沒人知道."玄沐輕呢,手輕輕撩開藥葉兒的衣衫,指尖若有似無的碰觸著藥葉兒白皙的肩膀.

"你,喜歡我嗎?"藥葉兒問道.

"談不上罷,最多只是不討厭."玄沐側目看著藥葉兒的側臉,如實回答.

"那你是在試探我什麼?"藥葉兒淡然問道.

"試探?"玄沐心中一笑,這個女子居然如此敏銳,知道他是在試探她.若她真的回到那個地方,會有數不盡,如他這般對她殷勤的男子.他只是想知道,在欒昏睡以後,她是否還會接受其他男子.

現在看來,他無法得知了,他的這點小心思,已經被藥葉兒識破.

玄沐站直身子,"居然這麼不解風情,有時候我倒是希望你笨一點."

"很明顯,得到我,這件事對你沒有任何好處.不僅沒有好處,還有很多麻煩.你不會做一個穩賠不虧的買賣."藥葉兒回道.

玄沐無奈的搖搖頭,再也沒有碰觸藥葉兒,"你躺會罷,我去給你准備東西."

聲音漸行漸遠.

藥葉兒閉上眼睛,靠在床榻邊,閉目養神.

玄沐的一手銀針確實很厲害,他幾針就把她四處流竄的內力給阻隔.內力不再亂竄,火毒就不會在身體里流動.方才硬接邵子牧的那一劍,又讓她元氣大傷.

邵子牧今晚醉醺醺的來找她,是因為他心中的苦悶無人可以訴說嗎?

從方才邵子牧手足無措的樣子來看,邵天啟的事情應該已經了結了.藥葉兒不用邵子牧說也知道,青龍帝斷不會留下任何與邵天啟有關的人.玄沐說的對,青龍帝未必就不知道邵天啟不是他親生兒子.

既然不是親生的,下手自然不會留情.

只是邵子牧,他明明知道這個"二哥"只是名義上的,但是真的親手擒住邵天啟,親耳從青龍帝那里聽到處決的時候,他任然會難受.

原來,哪怕如邵子牧這般聰明,也會被一些不必要的感情所牽扯.

*

晨光初照,邵子牧便醒了過來,他模糊的雙眼,看不清周圍的情況.他抬頭手,扶著額頭,頭疼欲裂.

昨夜他去找蘇鈺冉喝酒了……後面……後面的事情他記不清楚了.他隱約記得,他抱著誰,又被誰激怒,最後與誰打了一架,力竭.

這里是蘇府嗎?

邵子牧定了定神,坐起來,看了看周圍,哪有這麼熱的地方?早上的陽光就如此炙熱?再往窗外看去,池塘之上居然開滿了荷花.不過三月,怎麼會有荷花?

猛然間,邵子牧反應了過來,撩開被子,兩步跨到窗前,手扶著窗欞,愣愣的看著窗外夏景.

他這是在荀藥谷的夏之苑?

"殿下醒了?"門口琴胤拿著一套衣服進來,放在桌上,"這是今早邢武送來的衣服."

"昨晚……"邵子牧說了一半,想起朦朧之中,他親吻的那個人,嘴唇柔軟卻略帶苦味,那個人,是藥葉兒嗎?

琴胤解釋道,"昨晚殿下醉了,來找谷主,不願意回去.谷主沒有辦法,只有把殿下留在了夏之苑."

邵子牧沒有再問話,因為琴胤從本質上與邢武一樣,他們不會刻意過多的去陳述事實.只會粗略地告知.若是想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只有去找藥葉兒了.

琴胤見邵子牧沒有話再問,微微欠身,退了出去.

邵子牧把一身酒味的朝服換下丟在一邊,展開桌上的衣服,換上了深藍色的常服.邢武送來的是常服,那就說明今日青龍帝免了他的早朝.

確實,經過昨晚的事情,他暫時也不想去王城.他心中堵著的那一口氣還沒有消散.

換下朝服,放下冠發,邵子牧稟去了一身王貴之氣,宛如一個貴公子一般,踏著朝陽而出.

在院子里清掃灰塵的水芯,看見邵子牧出了院子,向他欠身行了一個薄禮,走了過來,"膳廳備好了早膳,殿下去用一些罷.昨夜宿醉,頭疼嗎?需要我准備一切解酒的湯藥嗎?"

"麻煩你了."邵子牧想起什麼,"上次的事情,多謝."

水芯輕笑道,"能幫上殿下與谷主,我很高興.這就去准備解酒的湯藥,請殿下稍等片刻."

不知道為什麼,在這里,邵子牧格外的放松--偌大的府邸,沒有王城世家府邸里那些粗使下人.

沒有人來叫醒他跟他彙報情況,也沒有人對他格外恭敬,所有人看見他都是淡然的一笑.這里雖然身處龍城這個亂世里,卻好似世外桃源一般,讓人舒心.

他還記得一年前,自己被追殺,闖進荀藥谷,遇見藥葉兒的情景.

三日的藥膳雖然苦不堪言,但是心里卻是無比的舒暢--每日游戲山水,撩撥瑤琴,淺望青山朦雨,遠離塵世的一切繁雜憂愁.

總以為離開了那個山谷,就再也不會有這樣愜意的日子.沒想到,只要進了這個名為荀藥谷的地方,就可以在此領略那樣神往的心境.

邵子牧漫步到膳廳,膳廳很大,一個大圓桌,足夠坐得下十個人,只是現在桌子上只擺了三個小菜與一大碗清粥.

藥葉兒還沒有起嗎?邵子牧看桌上只有他一個人的飯,心里不禁覺得不安.

上篇:二十二,無法喘息(2)    下篇:二十二,無法喘息(4)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