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二十八,將死(8)   
  
二十八,將死(8)

g,更新快,無彈窗,!

若是丫頭有什麼三長兩短……

金芯不敢再想下去,立即要動身去邵天翊的府上討人.

琴胤攔住金芯,"谷主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金芯眯了眯眼睛,腦子里迅速的轉了好幾個圈,瞬間就明白了琴胤的意思,"邵天翊想利用丫頭來威脅邵子牧……所以他必然不會在這之前傷了她.你是這個意思嗎?"

琴胤點點頭,"不僅如此,谷主啟用了血毒禁術,現在沒有人能夠傷到她一分一毫."

"丫頭解了血毒禁術!?"金芯心中一驚.

"是的."琴胤回道.

這樣一說,金芯方才急躁的心情瞬間靜了下來,如果是有血毒禁術護體,那麼藥葉兒現在確實沒有任何生命危險.

與其說沒有生命危險,倒不如說邵天翊要小心供奉著藥葉兒,就算關押起來也是打不得,罵不得的主.

萬一藥葉兒的身上出現一點傷口,從傷口里面滲出來的血都會變成毒血,周身之外,沒有活物.

金芯負手來回踱步,似是想明白了什麼事情,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對琴胤道,"讓暗童在邵天翊的府邸外面好好守著,明日自然會有人去把丫頭帶回來."

琴胤點點頭,隱入了黑暗.

*

鎮王府里,邵子牧已經砸了手邊的茶盞,他冷眼看著天際的月輪--前幾日一直在心底浮游的不詳的預感終于應驗!原來如此,原來那浮現在心頭久久散不去的心塞的感覺,是因為這個!

邵子牧盯著天空發愣,此時那月輪如雪一樣的蒼白的光暈之下,暮云之上,流光居然幻化成玄沐的臉.

邵子牧猛的想起前幾日玄沐說的話--你只要記得,只有我能找到藥葉兒.

那句話,原來是這個意思!

邵子牧難掩心中怒火,轉身出了府邸,一聲長哨,黑風從鎮王府側面的馬廄跑了過來.邵子牧二話不說翻身上馬,揚長而去.也不管現在的時辰已經是午夜子時,龍城大街上已經宵禁.

邢管家追出來,看見邵子牧那樣子,自知攔不住,連忙拍了拍邢武的肩膀,"你快去,快去跟著!天黑路深的,別讓殿下出什麼事!"

影襲牽來邢武的馬,邢武也是二話不說就翻身上馬追了上去.

*

邵子牧騎著黑風一路狂奔,來到荀藥谷的地界,居然沒有暗童出來阻攔!這樣看來荀藥谷所有的暗童都因為藥葉兒出事了,被調配道邵天翊府外埋伏著了.

"啪"的一聲,邵子牧手上的馬鞭抽了下,黑風加快了速度.

邵子牧到了荀藥谷的門口,腳下用力,兩下就竄到了院子里.他閉上眼睛,調動起周身的五蘊六識,耳朵一動一動的探查荀藥谷里的動靜.不一會,邵子牧就聽見一股微弱的喘氣聲,從春之苑里穿出來.

邵子牧猛的睜開眼睛,目光如炬,往春之苑走去.

果然,春之苑中央那一棵巨大的桃樹之上,躺著一個短發男子,他一身白衣長袍,落下樹枝,隨著微風在空中搖擺.

那人閉著眼睛嘴里叼著一朵桃花,緩緩地說道,"你就是如此,才會被人抓住把柄."

邵子牧冷聲道,"葉兒那次在本王府上暈倒不是意外,你為何不說?!"

與聰明人說話就是如此簡單,不需要什麼事情都解釋,他就可以想明白.

玄沐微微一笑起身,側坐在樹枝上,看著邵子牧,"這不是挺有意思的嘛?這局棋若是你單方面碾壓,那你贏得多無趣啊."

邵子牧周身散發出冰冷的氣息,腳下開始凝結出冰碴兒,就連言語都帶著冰刺一般,"她救你,你竟然拿她的性命當賭注!"

玄沐見過邵子牧這怪異的功夫,那時若不是藥葉兒硬接了這冰氣,他恐怕早就變成冰人了罷?

但玄沐好似不怕一般,從樹上跳了下來,往邵子牧身邊走去,"你動了殺心,但是,你敢殺我嗎?"

邵子牧冷眼看著玄沐,不接話,卻也沒有輕舉妄動.

玄沐似乎很滿意邵子牧的樣子,咋舌搖頭,"我從未想過,你對藥葉兒居然用情到如此地步.但凡涉及到她的事情,你有再多的不滿,都可以盡數忍下--正是如此,我才會幫你啊,我怕你下不了這個決心."

邵子牧冷哼,"呵,幫本王?你幫本王的方法就是明知道葉兒身體有樣,也讓她獨自一人去闖虎穴?!"

玄沐伸出一個手指,搖了搖,"邵子牧,你是真傻,還是裝傻?你難道真的就不清楚,一旦你把邵天翊指使的所有事情都擺在滿朝文武乃至你父皇的面前說,就是在逼邵天翊造反?"

"本王當然知道!"邵子牧皺眉.

"你既然知道,那你就不清楚邵天翊為何要用藥葉兒來威脅你?"玄沐眯著眼睛,"他很怕你,所以他手上必須有一個能夠完全制服你的殺手锏,才毫無顧忌的去造反逼宮."

"若我告訴你,藥葉兒身上有邵天翊下的迷藥,並且解了這迷藥,今日挾持藥葉兒的這件事,他沒有得逞,你覺得明日邵天翊還會起兵造反嗎?"

"把藥葉兒送到他手上,只是為了讓他更放心的造反而已.與你與青龍帝都沒有什麼損失,你說我這是不是在幫你,難道還是害你嗎?"

"本王有的是法子逼他."邵子牧似乎不滿意玄沐的說辭.

玄沐不以為意,"你以為邵天翊是那麼容易上當的蠢人嗎?別的不說,我就問你,你知道藥葉兒是什麼時候被下的迷藥嗎?"

玄沐這麼一問,邵子牧倒是被他給問住了,對啊,藥葉兒到底是什麼時候中的迷藥?她抬著青彌的尸體去找邵天翊算賬的時候?

隨即,他又否認了這個想法--不可能,邵天翊沒有那麼大本事當著荀藥谷那麼多人的面給藥葉兒下毒.

藥葉兒自從回了龍城就一直在荀藥谷府邸呆著有暗童的保護,邵天翊也是前不久才解了禁足,所以,這迷藥到底是何時下的?

玄沐見邵子牧苦思不得其解,說道,"藥葉兒中的這個迷藥,叫做幻心."

"中了這個迷藥的人有一個很明顯的特征就是每天睡覺的時間會變長."

"幻心,會喚醒人內心深處渴望,這些渴望的東西會一直出現在夢里,讓人不願意醒來,最後這個人就會長睡不醒."

"藥葉兒醫術如此高明,卻不知道自己中了幻心,是為了什麼,你應該知道吧."

上篇:二十八,將死(7)    下篇:二十八,將死(9)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