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二十八,將死(20)   
  
二十八,將死(20)

g,更新快,無彈窗,!

玄沐用手指敲了敲面前這小臂一般粗的鐵柱,"這邵天翊到底是多怕你跑出來,用千年寒鐵鑄成的鐵關著你."

藥葉兒聽見玄沐說話,立即轉頭瞪著玄沐,"你--知道我身上被下了你迷藥故意不說的,是嗎?"

玄沐毫不遮掩,"對啊,我當然是故意的.我怕邵天翊抓不住你,沒膽子起兵造反.我也是為了你們好,不然你們准備這麼久,不是白准備了?你們荀金藥房的每日那幾百斤的糧食可不就是白出了……"

"咳咳……"金芯沒原由的咳了起來,企圖打斷玄沐說話.

"什麼幾百斤糧食……"藥葉兒說了一半,心中如拉開窗簾陽光照入一般敞亮,"你是說,那兩萬流民!"

玄沐長眉一挑,"嗯."

藥葉兒瞪大了眼睛看向金芯,"你知道,為何不說?"

金芯眨了眨眼睛,"我以為你知道."

藥葉兒氣結,不知道怎麼回答金芯.

他以為她知道……是的,她確實應該能夠想到今日若是邵天翊造反,邵子牧會以什麼方式進行鎮壓.她早就應該能猜到,可是她猜到是一回事,他邵子牧親口跟他坦白這個計劃又是另外一回事!

藥葉兒本就微涼的眼神,在這一瞬間變得更加冰涼--他在利用她……他還是在利用她!

玄沐嘴角的笑意不減,看著藥葉兒越來越涼的臉色.

果然,她與邵子牧之間有一條不可跨越的橫溝.

此時一條銀色的小蛇從玄沐的腳下,直直爬上玄沐的錦袍,盤在玄沐的肩頭,吐著鮮紅的信子,腦袋微揚,用黑豆一般的眼睛看著藥葉兒.

藥葉兒注意到這條銀色的小蛇,"是它帶你們來找我的?"

玄沐點頭,"早前我在你身上留下了只有它能辨識的味道,只要不出五百里,它都可以找到."玄沐說著從袖子里掏出一把鑰匙,"這鑰匙也是它從趁邵天翊不注意,從他身上偷走的."

藥葉兒自小抓蛇入藥,不怕蛇,但是也沒見過如此通人性的蛇,忍不住多打量了一番.

那蛇吐出的信子,感覺得到藥葉兒在盯著它,居然不好意思的鑽到玄沐的衣領里,藏進了他的袍子里!

難怪玄沐在荀藥谷住了這麼久了,她也沒見過這條蛇,原來它是如此害羞的.

"咔嚓"一聲,鎖被打開.

藥葉兒出了牢籠,走在前面,邊走邊問,"外面的情況怎麼樣了?"

金芯回道,"暗童說那邊已經結束了……邵天翊從府邸西邊暗道跑了."

"跑了?!"藥葉兒停下腳步,一幅不可思議的樣子,回頭看著金芯.

金芯點頭,表示自己說的沒有任何問題.

藥葉兒下意識的去看玄沐,只見也是玄沐一臉嚴肅,眼神沒有焦點,他似乎跟她一樣,對邵子牧放走邵天翊這件事有疑惑.

以邵子牧的本事,他若想擒住兵敗如山的邵天翊簡直是易如反掌,為何會讓邵天翊跑了?

此時這種情況下,多想無益,還是先出去再說.藥葉兒心中雖然這麼想,但是胸臆中始終有一團壓抑不住的厭惡,如雨前烏云一般,黑皚皚的壓在她的心口.

出了地牢,藥葉兒才發現,自己其實還是身處于邵天翊府邸的范圍內.只不過這個地方,是邵天翊府邸外面那一圈樹林茂密之處.

才吸了一口氣,藥葉兒就被空氣中四處彌漫的血腥味給洗了洗腦子.借著月色,她一眼掃去,目及所到之處,尸橫遍野!

本來整齊,密集的林子被刀劍砍的高矮不一,一副殘亙斷壁的景象.

那林子之下,血流成河.有跪在地上,被長槍死死釘在樹杆上,睜目不閉的亡者.有殘肢斷臂,掛在樹上隨風輕搖.所有的可走的道路,都被尸首橫七豎八的堵上.

藥葉兒皺著眉,看著眼前狼藉,胸臆中那種厭惡之情,在她看見這殘忍的景象的一瞬間變成無比悲愴的無助感,她忍不住捫心自問--這就是戰爭?!這就是奪權?!這就是走上那帝王之路必須付出的代價?!

為什麼?為什麼這些掌權者要這樣草菅人命!這些人……這些聽命于他們的這些士兵,何錯之有,要死在這里無葬生之地!

藥葉兒心中的悲愴化作一道狂風,席卷著眼前這片狼籍.驀然間,藥葉兒眼前的這一切仿佛活了過來一般!這些士兵臨死前的哀嚎不斷的鑽進她的腦子,死命的拉扯著藥葉兒腦子里的神經.

血夜,如猩紅的夢魘一般,直直鑽入她的心里,不給她任何反抗的機會.

她捂著自己的心口,大口大口喘著氣,心中在憤怒吶喊--不要,她不要!如果這就是每一任帝王與生俱來,無法抗拒的命運,如果這就是為帝為王必須越過的高牆,如果這就是奪權以後最終的結果,她甯願當初就沒有答應過邵子牧成為他的助力!

此時此刻,在邵子牧這條奪權之路上殺的人,有一半人皆因她而死!她的手從現在開始,也沾滿了鮮血!她這雙本應該是行醫救人的人,有意的,殺了這麼多人!

"嘔--"藥葉兒終于壓制不住胸口那不斷上湧的厭惡,扶著樹,低頭嘔吐起來.她不斷吐,不斷的用手捶打著樹干,她無法宣泄自己內心深處無法訴說的,對于這一切的恐懼!

金芯見藥葉兒如此,大驚失色,想要上前去提藥葉兒順氣,卻被玄沐攔住,"她遲早要跨越自己心里的魔障,早一點比晚一點好.讓她吐一會罷."

玄沐淡然的看著藥葉兒,任她吐的昏天黑地.

她在成帝的路上,遲早要大開殺戒,這個戒由邵子牧幫她開了也好,以後等她自己站到邵子牧這個位置的時候,她就會明白邵子牧的良苦用心.

因為當年,他也是這麼過來的.

想要在權力的中心贏的生存的機會,只有讓自己的心慢慢的變得堅硬起來,攻于心計.

金芯皺著眉,看著玄沐一臉淡漠的樣子,這是金芯第一次認真的打量著這個曾經執掌帝國的男子--黑如墨玉一般的瞳孔散發著精光,仔細看下去那雙眸子深處卻是明世之姿.身形挺拔如山,傲然立于身側.眉宇間有萬千兵馬,氣闊山河的浩然.

上篇:二十八,將死(19)    下篇:二十八,將死(21)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