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三十二,加冕之日她卻不在(1)   
  
三十二,加冕之日她卻不在(1)

g,更新快,無彈窗,!

千里之外的龍城,王城正東方的東門之上,風旗被風吹的飄飄獵獵,風過旗落,顯露出後面肅穆而立的文武百官,從東門左側一直列到東門右側,浩浩蕩蕩,延綿且長.

東門墨色帶青的城牆磚上,印著朝陽,威嚴而剛硬.

城門正上方,站著兩個男子,一個年邁卻沉穩,身軀凜凜,一雙眼光射寒星,兩彎眉渾如刷漆.胸脯橫闊,有萬夫難敵之威風.

一個一身玄色的長袍上繡著滄海龍騰的圖案,袍角洶湧的黑色波濤下,衣袖被風帶著高高飄起.長眉微皺,黑如墨玉般的瞳仁閃爍著和煦的光彩,冷峻如冰的臉龐輝映著晨曦,帶著天家與身俱來的高貴與威嚴.整個人宛如一把出鞘的利劍,震懾著周圍所有人的氣息,盡顯王者風范.

東門之下,萬民齊跪,錦公公手上拿著一張玄色聖諭,朗聲讀道,"青龍帝國鎮王邵子牧成王之責,未至倦勤,夙夜兢兢,承祧行慶,端在元良.孤意所屬,茲恪遵初詔,載稽典禮,俯順輿情,謹告天地,宗廟,社稷,授以冊寶,立為君儲,以重萬年之統,以繁四海之心.孤疾患固久,思一日萬機不可久曠,茲命鎮王持君儲大印,分理庶政,撫軍監國.百司所奏之事,皆以君儲決之."

"九月初一行冊封大典,布告天下,咸使聞知!"

錦公公聖諭宣完,百官一陣竊竊私語--

"怎麼冊封大典是在九月?是老夫耳鳴眼花,聽錯了時候?"

"劉大人,您沒聽錯,確實是九月."

"這才三月,那這冊封君儲的大典是在半年之後?!"

"不應該啊,都頒了君儲大印,允許殿下監國理政了,怎麼就把冊封大典往後推了半年?"

"許是殿下回來時日尚淺,還有許多需要學習,帝君不放心,所以要觀察一段時日?"

"這話說的不對,二皇子賜死,三皇子潛逃,這龍城之勢已經是定局,不可能再有任何變故,若是五皇子不接這大印誰還擔當得起?"

"唉……君心難測,君心難測啊……"

城下的百姓一聽聖諭,是鎮王邵子牧接任君儲大位,齊齊起立歡呼!民心所向,軍心所指,歡呼之聲,扶搖直上,沖掀云霄.

青龍帝微笑著看著萬民歡呼,這些年他對邵子牧的苦心栽培,終究還是得到了百姓的認可.

邵子牧垂目,看著城下百姓歡呼雀躍,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歡喜.他抬起頭,瞭望南方的天際.那有一抹清如初夏新木一般的倩影印在蔚藍的天幕之上,漸行漸遠.

亦是這樣的一個清晨,他帶著他的滿腹算計,闖入了香木如畫的荀藥谷.春雨瀲瀲,谷風習習,她舉止投足之間盡是春風化雨一般的溫和.

他引她出谷的這一年里,那個春日午後陽光一般溫暖的女子,在這爾虞我詐,陰謀陽謀的算計中,如四季變換一般練成了一副冰冷的模樣.

在藥葉兒離開龍城南下的這些時日,他不斷的在想,若是自己從一開始就跟她坦白一切,他們的結局是否還是如現在這般絕望?

萬民齊拜,百官誠服,他處心積慮贏得了這一方天地,卻留不住一個她.

他從來都知道,帝王之路何其孤獨,但這孤獨的路上,他想有人隨行.

那日,春光融融,山水印畫,讓那個清麗的影子印在了他的心里.這一年里,她宛如一本厚重的書,每翻開新的一頁,都讓他傾心不已.

他傾盡所有對她好,想要把她留在身邊,可是到最後,他還是利用了她.

如何才能不利用呢?若不如此,她怎麼才能如他所願的替他籌謀?

兩萬流民的事情,他尚且可以解釋.但,黑金市的事情,要如何跟她說清楚?金芯不多嘴,就真的可以一直瞞著她嗎?

邵子牧心中悵然,直到現在才開始明白,原來--有些事,有些人轉身錯過了,那便是錯過了一輩子.最初相許的那些諾言,不過就是一場美麗的誤會.

*

城外人聲喧囂,城內禦醫院里卻靜默無聲.

禦醫院里的四大家族,在才過去的那一場血雨腥風中,被摧枯拉朽一般的摧毀,沒有人可以例外.

云景抱著一本厚厚的,邊緣早已泛黃的醫書,從禦醫院的藥房穿過.藥房里,一個老者,手扶窗欞,仰面看天,眸底靜默的如一潭沒有漣漪的死水.

云景抬頭,看著這位老者,駐足而立,"張院首,您昨日教給我的藥方我都背下了……您要不要來檢查?"

張延眼睛依然盯著天際,神思浮游,緩緩道,"不必了,我信你.那個女子還真的送了一個好苗子進來,老夫許久都沒有見過如你這般勤奮聰慧的孩子了."

云景訕訕一笑,"張院首,真是抬舉我了.與那個女子相比,我還差的很遠."

張延轉過身來,看著云景,"她那路數都不是正統醫師應該有的!你不要學她!"

云景看著張延蒼老如樹皮的臉,在他提到藥葉兒的時候變得扭曲,心中駭然,但他還是穩住了心,收了收神,"張院首……你,似乎很憎惡荀藥谷?"

"憎惡?"張延輕笑,他低頭看著自己手,"我只不過是一個連自己都恨的人."

"君儲萬和,帝君萬歲--"此時城外的喧囂聲一浪高過一浪,如風過境一般,被推到禦醫院里.那聲音磅礴,在禦醫院里四處穿行,久久不停.

張延抬頭,苦笑,"一切都結束了."

云景抿了抿嘴,沉聲道,"張院首,我不明白."

"不明白什麼?"張延收回目光,看著云景.

"您的醫術這麼高,制藥術就算是最頂級的醫藥師也望成莫及,您也有為醫者的尊嚴……可是我不明白,您為何要參與這場奪嫡之亂?"云景盯著張延,張延盯著云景.

兩人就這樣對視了許久,張延才緩緩開口,"沒什麼特別的理由,只是一個無處可去的孤家寡人而已.既然是孤家寡人,在哪里不都是一樣活著.最少在這里,有數不盡的稀世藥材供我鑽研."

上篇:三十一,家人(3)    下篇:三十二,加冕之日她卻不在(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