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四十,離析(2)   
  
四十,離析(2)

g,更新快,無彈窗,!

但是,面對邵子牧,他不能表現出他的畏懼,他只能用病弱來掩飾.

他知道,是玄城與龍城的事情讓他暴露了太多的才智,現在他要做的是收斂鋒芒,保住自己的性命.

這次邵子牧的君儲詔書送到淦府,點名要他親自來一趟北境准備烏族議和用的貨物的時候,他心中就有了數.

他本可以以身體虛弱不適遠行推辭,但是若是這樣,邵子牧一定還會再找機會試他.但這樣,並不能一勞永逸.

所以他想著,倒不如趁著身子還沒有好透,讓邵子牧親眼見見,放松對他的警惕.

這病弱的樣子,不是淦祈裝的,這幾日他就是在想盡一切辦法折騰自己的身子--每日睡得很晚,起的很早.昨晚,還特意去泡了涼水,坐在風口吹了半個時辰的冷風.

雖然藥葉兒一再交代,不允許他碰涼水,沾涼風,不允許他再得風寒,但,這次事出有因,他不得不這麼做.

淦祈皺眉輕咳,方才若不是在邵子牧前面展現他體弱多病的樣子,邵子牧也不會如此輕易就放了他.

他就是想告訴邵子牧,不是他不想入朝為官,實在是體弱多病,不宜操勞.

顯然,邵子牧不是這麼好糊弄的主.但,邵子牧雖然不好糊弄,顧及他的身子與藥葉兒的脾氣,也不會在他病弱的時候強迫他.

淦祈看向藥葉兒住的地方,隨著年紀的增長,鳳羽神兵會與藥葉兒的身體共鳴越來越強,朱雀王族找到她不過就是時間問題.

他只有跟著她去了朱雀帝國成為她的助力,才能讓邵子牧斷了收他或者殺他的念想,才能保住龍城里的淦家.

過慧易夭,這句話果然是沒有錯啊……

淦祈又咳了兩聲,許久沒有如此難受過了,好像自從藥葉兒治好了他的肺癆,他的身子就沒有生過這種小病了.

但,總這樣病著,也不是長久之計--如此,看來讓藥葉兒回鳳城的計劃,他要盡快開始籌謀了.

淦祈想到這里,閉上眼睛,沉了沉心思,最後還是打定了主意.

*

還沒有出將軍府,迎面撞上了剛從外面回來的藥葉兒.淦祈下意識的想躲,但身子是在的難受的緊,幾口氣喘不上來,只能扶著院門口的石獅,緩一緩勁.

藥葉兒遠遠地看見淦祈的樣子,心下一驚,連忙跑過來,二話不說就抓起他的手,淦祈想收,藥葉兒一聲厲喝,"別動!"

淦祈只能側頭,不看她.

"為什麼?!"藥葉兒一臉憤怒.

淦祈小聲支吾,"不小心……"

"寒氣入體!這個季節哪來的這麼重的寒氣?如果不是你刻意為之,怎麼會得風寒?!"藥葉兒見淦祈如此不愛惜自己的身子,更是憤怒,"才治好你幾天?你就如此作踐自己!"

淦祈抿著嘴,沒有出聲.

"告訴我為什麼?你不會沒有緣由的故意作踐自己的身子."藥葉兒手上勁越來越大.

淦祈依然不解釋.

藥葉兒看他這樣,眯著眼睛尋思了片刻,"你沒有辦法直言拒絕邵子牧,所以就用這種辦法讓他暫且放過你?"

"不是!"淦祈下意識的反駁.

"他為難你,為何不跟我說?"藥葉兒看淦祈這反應,立即怒火中燒--邵子牧居然逼得淦祈作踐自己身子,恐怕是太不把她當回事了罷?敢動她治過,目前還在觀察期的人?

淦祈張了張嘴,許久才道,"這是我與君儲殿下之間的事情."

"可是讓你身子痊愈,是我的事!"藥葉兒一甩手,轉身去找邵子牧.

淦祈立在原地,沒有阻攔.

*

在外面匿著的影襲,看見藥葉兒一臉怒氣沖沖的直奔邵子牧書房,想出去攔,但是轉念又想起藥葉兒的脾氣,他就算出去阻攔,應該也會被她放倒在地吧?

荀藥谷的毒,他是不想再體會了,于是硬是讓所有龍影忍住,不要妄動.

"砰"的一聲,邵子牧書房被人一腳踹開,里面站了一群人,都嚇得紛紛回頭.站在邵子牧書桌前的人,都是北境軍的將領.之前邵子牧要求北境軍整頓軍紀,他們現在是來彙報推進情況的.

情況還沒開始彙報,就被藥葉兒這一腳門,給踹懵了,北境軍將領們看見是藥葉兒紛紛小聲議論,卻也沒有人敢出來挑事.

且不說藥葉兒這次以軍師的身份帶領長新鎮的北境軍去平了東烏族的內亂,單單就她身上那無數有關于江湖鬼谷的傳說,就讓所有人望而卻步.他們也可不想自己無緣無故的中生不如死的毒.

邵子牧聽見這聲音,抬頭,看向門口,看見藥葉兒一臉怒氣盯著他.

"你們先退下,明日再來."邵子牧沒有絲毫猶豫就屏退了這幫將領.

邵子牧發話,沒人敢不聽,所有人都行了禮,退出了書房.沒一會書房就只剩下邵子牧與藥葉兒.

邵子牧站起身,"怎麼了?"

藥葉兒盯著他,一言不發.

邵子牧沉眸,想了想,淦祈剛出去沒多久,藥葉兒就怒氣沖沖的來了,莫不是因為淦祈的病?

"是因為淦祈?"邵子牧問道.

藥葉兒走向前,"你故意的是不是?"

"你指的是什麼?"邵子牧不解.

"你明知道淦祈身子才被我調養好,就讓他長途跋涉來北境?你這麼做不就是為了試探他攝政之心嗎?"藥葉兒言語中帶著隱忍.

邵子牧皺眉,"我見他有治國之才,想給他一個比商賈更好的出路……"

"你以為所有人都稀罕入朝為官?"藥葉兒幾乎是咬牙切齒,這個人怎麼這麼頑固不靈?

邵子牧長長地出了一口,給出了一個肯定的說法,"確實不是所有人稀罕,最少在你身邊的人,都不稀罕,包括你."

什麼叫做在她身邊的人都不稀罕?除了淦祈,他還跟誰說過這話?

金芯?!

藥葉兒目光流轉.

是了,金芯幫他收了黑金市,銀戶官的位置剛好空了出來,他拿銀戶官收買金芯,合情合理.但是從邵子牧的反應來看,他是被金芯拒絕了?

------題外話------

這里的題目的意思是分崩離析,是第二卷的最後一個大章,長達160萬字的鋪墊已經寫完,第三卷開始整個故事將會進入一個小高潮,各種神仙都出來的打架了,希望大家能看爽.

上篇:四十,離析(1)    下篇:四十,離析(3)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