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四十,離析(4)   
  
四十,離析(4)

g,更新快,無彈窗,!

藥葉兒猛的回頭,又搶過來,繼續不理他.

淦祈起身,又去把第三只抓過來,重複剛才的動作.

"你!"藥葉兒一手一只兔子,實在是抱不住第三只,看著淦祈耍無賴的樣子都與別人不同,又好氣又好笑.

肚子里最後一股怒氣,也隨著她笑聲煙消云散了.

*

邢武與影襲端著邵子牧剛從演武場換下來的衣服,往後遠走,路過藥葉兒的院子,看見淦祈哄藥葉兒開心,當即立即連連搖頭感慨,"你說說,殿下怎麼就不會這招呢?"

影襲看了一眼,"殿下如果會,那就不是殿下了."

"這麼好用!我要是殿下我就把這個技能點起來!那兔子本就是殿下抓回來討藥谷主歡心的,現在轉手就變成別人討藥谷主歡心的道具了.虧大了啊!"邢武一臉丟了錢痛不欲生的表情.

"其實也不是沒有挽回的余地."影襲一本正經.

邢武第一次看影襲如此,連忙戳了戳他的胳膊,"怎麼挽回?"

"殿下今天演武場與高勇過招,不是受了點小傷嗎?"影襲意味深長的看著邢武.

邢武呵呵一笑,"你恐怕是傻了罷?小傷!藥大谷主會去看小傷嗎?"

"看不看,你說了不算,藥谷主說了才算罷?"影襲的意思是死馬當活馬醫,萬一藥葉兒心軟去了呢?

說完影襲還真的抱著一大堆衣服進了藥葉兒的院子,院子里藥葉兒正和淦祈一起用捏著兔子腳"打架"打的不亦樂乎.

"藥谷主."影襲老老實實的行了一個禮,但是抱的衣服實在是太多,有件衣服掉了下來.

藥葉兒看見影襲就沒好臉色,准確的說,是看見邵子牧身邊的人就沒有好臉色,但是她只是收了笑容,還沒等影襲開口說話,就道,"一般金創,去找藥房隨便找個醫師就治了,還是你們殿下最近銀子又賺到手軟,想救濟下我荀藥谷?"

"不是……額?"影襲睜了睜眼睛,"我還沒說事呢,藥谷主就猜到了?"

"衣服上那麼大血腥味,你當我鼻子生鏽了嗎?"藥葉兒皺眉.

淦祈上前撿起衣服,給影襲放了回去,勸道,"去看看君儲殿下罷,以君儲殿下的武學造詣,能受傷興許是刺殺呢?"

藥葉兒抬眼看著淦祈,淦祈一臉笑意.

看樣子,淦祈不打算跟邵子牧計較,那她還計較個什麼勁?

呵,找她來看病?等著!

藥葉兒放下兔子,進屋背起她小藥箱,去了邵子牧的書房.

*

"藥谷主."

在邵子牧院子里打掃院子的下人看見藥葉兒,立即行了禮.

她進了門,看見邵子牧盤腿坐在軟塌之上,裸露著上半身,他的身上有許多泛白的傷口.身邊的矮桌上放著藥酒,藥粉,紗布.健碩的胳膊上,多了一條槍傷.

他聽見了門外下人們的行禮,抬頭等著藥葉兒來.

大半個月,她不是出府,就是在自己的院子里給淦祈調理身子.就連用膳,也是帶著淦祈去平城的荀金藥房用.

黎謙山的傷,她都是派土芯去看.

這些舉動無一不在給他透露著一個信息--她在生氣,不想與他有任何瓜葛.

每每她這樣,他就不知道要那她怎麼辦.時間越長,越不知道要如何解決他與藥葉兒之間的困局.

不想他今日一個走神,受了傷,她居然來了.

他心底悄然的松了一口氣.

藥葉兒來到他軟塌前,看了看他左胳膊上的傷,"學會用苦肉計了?"

邵子牧皺眉.

"你行軍這麼多年,受了那麼多傷,不是在腿上,背上,就是在胸口.怎得今日換了一個地方?在小臂上?"藥葉兒眯著眼睛,拎起他的胳膊,仔細看著.

"在想事情,沒注意."邵子牧側目.

藥葉兒抬眸看了他一眼,傷口已經被他自己處理的差不多了,她放下身上的藥箱,從藥箱里拿出一個小瓶子,拿起藥布,把瓶子里的東西倒到藥布上,然後猛地往邵子牧傷口按去.

"唔……"邵子牧低低的呻吟了一聲,然後渾身開始顫抖,他的雙手緊握,閉目,額頭上青筋暴露.

"疼就喊出來啊?"藥葉兒長眉一挑.

"我若喊疼了,你會不再計較之前的事情嗎?"邵子牧忍著胳膊上傷口傳來的劇痛,低聲問道.

藥葉兒看著他,"我在跟你計較什麼事?"她這是明知故問,想要從他嘴里得一個承諾.

顯然藥葉兒帶來的藥不是一般的治愈創傷的藥,那藥敷上以後,從傷口處開始往身體里蔓延一種劇烈的疼痛.他倒不是忍不了這種痛,而是,若他不許這個承諾,恐怕明日之後就再也見不到她了.

"他若不願意,我便不在勉強."邵子牧緩緩吐這句話,藥葉兒才把藥布拿了起來.

一瞬間,邵子牧左手臂上的疼痛便消失了,再看傷口居然在方才的劇痛中愈合了不少!

藥葉兒收起藥箱,不再與他多說一句轉身離去.

邵子牧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隨即影襲與邢武立即跑了進來,整整齊齊地單膝跪地,等著懲罰.

他們只想藥葉兒來與邵子牧和解,沒想到藥葉兒居然帶了藥來威脅他們的君儲殿下.

"你們做什麼?"邵子牧皺眉看著跪在地上的邢武與影襲.

影襲低頭,"是屬下多事……藥谷主是屬下請來的."

"有我的主意."邢武在邊上接了一句話.

邵子牧這才明白藥葉兒為什麼會無緣無故的跑過來給他"治病",方才那一劑藥,傷口確實愈合了不少,但是也讓他吃了不小的苦頭.

"起來罷,她的氣發泄到我身上,我還受得住."邵子牧言語間沒有怪罪,如果沒有這麼一鬧,藥葉兒還不知與他置氣到什麼時候.

讓她把怨氣發出來也好,如果遭受蝕骨之痛能讓她消氣,他願意承受.

邢武見邵子牧語氣平和,嘗試著說道,"殿下,既然藥谷主氣也氣過了,罰也罰過了,趁機哄哄罷?"

邵子牧臉色頓時陰了下來,邢武看見邵子牧這表情立即閉了嘴.

上篇:四十,離析(3)    下篇:四十,離析(5)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