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三十,強者對決(13)   
  
三十,強者對決(13)

g,更新快,無彈窗,!

但是,若是那只神族想要殺他,易如反掌,畢竟那只狐狸手上拿著的流光劍,是九界神族太子的神器.

九界聖光鑄造的劍,可以驅除一切黑暗.

神族本就是與暗族對立,此時那只神族不動,僅僅是因為眼前這個喘著粗氣的女子不讓他動而已.受命于人,並不代表那只白狐沒有辨識時機的能力.

他可以與眼前這個女子光明正大的一戰,卻決不可偷襲.

藥葉兒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緩解了精神上巨大的疲勞.墨生也只是靜靜而立,看著她,沒有想要兩面夾擊的意思,這樣的暗族讓她心底覺得好笑.

一切黑暗事物的源頭,一切黑暗心理的終結.這樣一個邪惡種族居然會沒有想過偷襲她.

這樣站著什麼也不說倒也沒什麼,但是,總覺得氣氛很尷尬.

"咳,"藥葉兒假意清了清嗓子,"你似乎對我沒有仇恨與惡意,既然沒有,為何還要來殺我?"

墨生盯著藥葉兒看了許久才回道,"你們人類做任何事,一定要有一個緣由嗎?"

藥葉兒微微一愣,顯然沒有想到墨生回答居然是這個,有些費解的點了點頭,"師出有名,大約是人類的道義?"

墨生垂眸,似乎是在思考,最後給出結論,"我們暗族,沒有這麼多講究."

哈?

藥葉兒哭笑不得,這算是什麼答案?這暗族皇族之人是想告訴她,他來殺她沒什麼理由,只是一時興起,或者看她格外的不順眼?

"總要有個理由罷?"

藥葉兒正想著要如何與墨生溝通,墨生就回答,"打敗你,算是理由嗎?"

藥葉兒顯然沒有想到這個人給她的理由如此敷衍.

九界之上的強大生命,壽命長達千萬年,比幽荒之上任何的生靈都要強大.這樣一個強大的生命居然在這里,告訴她,他來殺她的理由僅僅是想要打敗她,這理由不僅敷衍,還可笑至極.

但墨生面無表情的盯著藥葉兒,因為沒有表情,所以顯得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無比的認真.他暗紅色的眸子里甚至沒有閃爍,那是一種堅定,堅信不疑的堅定.

暗族,她從未了解過,甚至這一族的信息,都是從邵子牧與白狐那里聽來的.

或許,這個暗族說的,是事實.

"你是暗族皇族,身上難道沒有背負著一些讓你不能赴死的責任嗎?"藥葉兒忽然問出這句話,連她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問墨生這句話.

"責任……你是指非做不可的事情嗎?"墨生似乎是理解了藥葉兒的話.

藥葉兒靜靜地看著墨生,墨生回道,"有,但不是非我不可.九界之上還有那麼多暗族皇族,他們終會想到辦法的."

"哦……那你倒是一個幸福的人呢."藥葉兒輕聲感慨.

墨生不解,"幸福?"

藥葉兒點頭,"我也想像你一樣,沒有責任的活著."

"有責任……不幸福嗎?"墨生問道.

不幸福,倒也不會,就是肩上扛著重任,很多事情會讓人身不由己.

比如說從最開始她出荀藥谷,就是為了讓荀藥谷谷主的位置繼續流傳下去,所以她必須去尋找破解冰毒的辦法.

比如說,邵子牧為了布局,不得不娶了兩個他根本不喜歡的女子放在家里供養.

比如說,玄然為了報複,為了邵子牧的計劃,在玄武帝國隱忍了如此之久.

比如說,鳳洛守為了朱雀帝國,甚至獻上了自己的生命.

再比如說現在的她,命不久矣,卻還要擔負起一個國家的命運.

這些事情,逼著她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今天,逼著她去追尋這一切事情背後的真相.

現在她離那個真相越來越近了,卻覺得身心疲憊.

"我很羨慕你."藥葉兒輕笑,手緩緩抬起,手中的鳳羽化出一把劍的樣子,"殺了我,對你有什麼好處?"

墨生回道,"可以贏得族人的尊重與榮耀."

"那便來罷."藥葉兒衡劍一甩,一道藍光擴散出去.這一劍掠過的土地,都出現了細紋,那道藍光如同光河一般潺潺流淌,把所到之處的東西全部湮滅.

這是他們最後一次出招的機會了,大戰終有結束的時候.

墨生看著藥葉兒這道氣吞山河的劍式不由的心存敬畏,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把他逼到如此絕境.也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在一戰之中把他的所有神力消耗殆盡.

眼前這個人類女子,身上甚至都還沒有朱雀聖獸的力量就已經幾乎逼得他窮途末路,若是她日後得到了朱雀之力,再與她一戰時,那將會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呢?

很想看看這女子日後的樣子,可是,他似乎看不到了.

因為暗族派他前來伏殺她,那必然是因為他能夠殺了這個女子.無論這個女子有什麼能力,什麼本事,他都一定能殺了她.

基于這個自信,所以他才獨自上前迎戰,不要涼念插手.

面對藥葉兒的這道氣勢磅礴的劍意,墨生沒有猶豫,拿起黑炎劍,在自己左手上劃了一道口子!

頓時從那個傷口里流出黑紫色的血液,那個黑紫色血液流淌出來的時候,墨生周圍的大地瞬間被比冰雪更寒冷的氣息包裹,方才因為打斗氣流裸露出來的土地也瞬間被那股氣息冰封.

血祭.

藥葉兒不止一次看見過這種提高能力的方式.泉州城外的凌樂,也是如此用自己鮮血祭獻,召喚出了無數死靈.

術法的使用,說到底還是靈力與天地五靈之間的契約.但是這種契約最高形式,那便是血祭.

任何以血為祭獻的契約,都是一種強大的代表.

因為血祭意味著,我可以為你獻上生命.

墨生的黑炎劍上流滿了黑紫色的鮮血,無數的冰霜從他腳下綻放,他只是簡單的一揮,就啪的一聲打碎了藥葉兒那道前進的劍意!

沒有任何一種契約可以超越這種以血之名的契約.以血之名的契約一戰,當然只有以血回戰!

上篇:三十,強者對決(12)    下篇:三十,強者對決(14)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