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一,荀藥谷(7)   
  
一,荀藥谷(7)

g,更新快,無彈窗,!

"當真?谷主若能解了這火毒,真是荀藥谷後世之福."木芯很激動.

"你放心,我必不會讓你再受火毒之苦,我盡力,趕在你突破荀藥心法十階之前破了它."藥葉兒目光堅定.

"谷主若沒別的吩咐,我去配藥膳了."木芯想走,藥葉兒一把拉住他的手,"木芯,你為何叫暗芯姐姐,不叫我姐姐?總叫我谷主,聽起來怪別扭的."木芯嚇了一跳,面色大紅,一直紅到了耳根.

"我……去配藥膳了."木芯掙脫開藥葉兒的手,飛一般的跑出去了.藥葉兒看著木芯的反應,一臉納悶,卻也起身,開始收拾自己.

荀藥谷所有的孩子都是遺孤,暗芯與木芯也不例外.

孤者,無家無主.他們會誓死效忠荀藥谷這唯一的"家",會盡一切能力保護荀藥谷唯一的"主".

木芯和暗芯是藥葉兒的師傅從戰場撿回來的戰爭遺孤.他們是姐弟,他微弱的哭聲從一個暗芯的懷中發出,暗芯背上中了一箭,趴在地上已然是在生死邊緣徘徊.師父發現他們,把他們帶回谷中,教暗芯荀藥谷劍術,把暗芯編入六童,二十歲開始總領荀藥谷的警衛,今年是暗芯總領暗童部的第三年.教木芯荀藥心法,種藥,醫術.就種藥來說,木芯的種藥之法是遠超于藥葉兒的.木芯憑借著傲人的天資也早早的就編入了六童中,是荀藥谷的木童.

芯為燈芯草莖中的髓.師父取名字時必是想讓他們輔佐荀藥谷,精進自己的技能,學之所長必精通之.

荀藥谷不缺金銀,藥葉兒身上的衣物也是上乘之物.藥葉兒撿了一條淡藍色的衣裙,一層一層的穿上,春日里的早晨還是有些涼.藥葉兒穿好衣服走出偏房,伸了一個懶腰.看見昨日被邢武撞壞的竹門已經修好,藥葉兒微微一笑,原來他如此聰慧,昨夜里她隨口一說,"你弄得,你收拾"這句話他居然聽懂了.

藥葉兒的眼神略過竹門,看見邢武與邵子牧正在練功.晨光傾瀉,邢武一身黑衣,邵子牧一身白衣.一招一式,一進一退,倒也是一道風景.

藥葉兒方才愉悅的心情,看見邵子牧用力的動作,瞬間就變成了不悅.

昨天花了多大的力氣才把他救回來,今天又開始練上,也是不怕那箭上的余毒在體內四處流竄,傷了內髒.

藥葉兒皺著眉,推開竹門走到二人面前,眼睛死死地盯著邵子牧.邵子牧見藥葉兒不滿的盯著自己,立馬收了招.張了張嘴,想解釋,但又不知道從何說起.只能默默地看著藥葉兒,等著她訓話.

等藥葉兒訓話的同時,邵子牧仔細的打量了下她今日的穿著打扮--一身淡藍長裙,頭發隨意披在身後,兩邊散落的發絲用一根白帶束住,周身微微發著銀光,衣服上秀了銀線.

邵子牧看的有些入神,他回龍城這半年,王城里的女子見他都是費盡心思打扮,濃妝豔抹極盡風情.而眼前這個淡雅的女子,明知道他的身份,卻還是如此隨意打扮,不刻意不討好,這樣這種清麗之色,確實甚少看見.

"二位公子這是身上好利索了?"藥葉兒怒目而視,伸手點了邢武的左肩,只見邢武疼的裂開了嘴,"藥谷主,我……"邢武已經疼的說不出話了.

藥葉兒又一指點了邵子牧的胸口,邵子牧嘴角立馬流出了鮮血.邵子牧卻也是條漢子,一聲都沒吭.藥葉兒這兩指可是用了一成的荀藥心法的內力,別說是點在傷處了,就算是點在正常人身上,也是要疼半晌的.

藥葉兒慢慢的說道,"若二位公子執意如此,我也不介意打斷二位的手腳,讓二位好好養傷."她的目光在兩人身上來回移動,好似正在尋找下手的地方.

"姑娘教訓的是,自我習武之日起,每日晨練必不可少.想必是荀藥谷的上乘膏藥,再加上姑娘妙手,今晨醒來不覺得傷口疼痛,就拉著邢武來練下步法.若姑娘不許,我不做就是了."邵子牧一臉歉意.

這解釋聽起來極其順耳,既誇了藥葉兒醫術高明,荀藥谷藥材精良又給自己找了台階.

"油嘴滑舌."藥葉兒沒想到看起來一本正經的邵子牧,居然如此會哄人,"去正廳用早膳.邵公子,你內傷好之前,禁用你的內力,大的動作,你可聽明白了?"

"是,姑娘交代,我必照做."邵子牧作揖.

"邢公子,你也是,外傷好之前,不要做劇烈運動……如若我再看見你今天早上的舉動,我會讓你躺在床上一年,你信不信?"藥葉兒瞪了邢武一眼,不等邢武回答便尋木芯進了廚房.

"咳咳……主子,這藥谷主下手真狠,專點傷處,疼死我了……點我也就罷了,還點您……也不顧及您是王族,好不容易救回來的,又給點出血了."邢武揉著自己肩膀,看著邵子牧嘴角的血跡.

邵子牧看著藥葉兒的背影,嘴角不自覺的上揚,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跡,臉上露出贊賞之色,"江湖兒女,不曾涉足朝堂,自然不會有朝堂上那些官架子.她下手是有輕重的,要害我,不救便是."

邢武一驚,主子這是……笑了?他自小跟著主子,從來沒見過主子對誰笑過.就連剛才對藥葉兒那種謙遜的態度都不曾出現過.

……完了!主子不是看上那個小丫頭了吧?那丫頭可不是善茬啊……邢武暗想.

"昨日可有刺客追來?"邵子牧跟著藥葉兒的足跡,走向用膳的地方.

邢武跟上,"龍影並未進谷,谷外也沒發現刺客.奇了怪了,怎麼進了谷就安全了."邢武想不明白,二皇子與三皇子那邊怎麼會如此安靜.來荀藥谷的路上,安排了一波又一波的刺客截殺.

想到這里邢武憤憤不平,"若不是主子冰毒毒發之日臨近,青龍之力大半被封,也不會被他們暗算的如此慘烈."

"無妨."邵子牧神色倒是很淡然.

"五年了,也沒查出來什麼蛛絲馬跡,至今都不知道四公主為何要毒害主子.明明是同母親生姐弟."邢武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死者為大,四姐的事就不要再說了.去用膳罷."邵子牧制止邢武的抱怨,往正廳走去.

上篇:一,荀藥谷(6)    下篇:一,荀藥谷(8)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