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十七,舊恨(7)   
  
十七,舊恨(7)

g,更新快,無彈窗,!

"你方才說葉兒對影襲下了毒,是什麼毒?"邵子牧問道.

影莫回道,"屬下並不知道,只是谷主留下了琴胤,說是等主子去了才能解毒."

"還不帶路!"邢武連忙催促著影莫,影莫微微一愣,便又從窗戶躍了出去,邵子牧與邢武跟在後面.

到地方的時候,琴胤正坐在地上,手扶著紅琴,他見邵子牧來了,連忙起身,行了一個禮,"殿下."然後便拿出一個藥瓶,把白色藥丸塞到他們四人嘴里.

邵子牧眯了眯眼睛,問道,"葉兒哪里去了."

琴胤低聲回道,"谷主去哪里了,殿下應該能猜得到罷."

"欒府."邵子牧一睜,寒光閃過.

琴胤沒有回答,反而問了另外一句話,"殿下與谷主是否起了爭執?"

邵子牧沒言語,琴胤接著說,"谷主的心性,殿下應該知道,眼下谷主怕是在氣頭上……"琴胤看了看邵子牧,見他沒有什麼反應,繼續說,"殿下去了,也討不到好吧……"

邵子牧自然知道藥葉兒的脾氣,他是皇子這個身份對她一點威懾力都沒有,良久才說道,"你去吧,我回藥房等她."

琴胤點了點頭,便朝著欒府奔去,跟著藥葉兒的龍影毒已經解了,全部都單膝跪地,等著邵子牧的處置,邵子牧看了一眼,"自己去影部領罰十杖."

影襲他們松了一口氣,還好,只是十杖,"是."說完便飛身不見了.

邵子牧對邢武說,"你回王城調查欒的身世之前,給他們送點金瘡藥.既然葉兒已經去了欒府,明日欒必然會帶著我們去見聖冼.尋找軟果的事情就此作罷."

邢武點了點頭,邵子牧一聲長哨,黑風不消片刻,便出現在拐角處,邵子牧腳下踩著輕功,上了黑風,策馬而出.

欒看著滿滿幾頁紙,有些語無倫次,"我曾經無數次夢中,夢見與你討論醫術的情景.如今實現了,倒顯得不真實."

"你有不明白的可以來問我,若我知道,我必定知無不言."藥葉兒趴在桌子上看著欒.

欒收拾好手稿,看著漏夜而來的藥葉兒,笑道,"葉兒,這麼晚來我這里,可是找我有事?"

藥葉兒拍了一下腦袋,"對,是有事.與你說風濕病症說忘記了."

欒暖暖一笑,伸手去揉著藥葉兒方才拍過的地方,"說罷,找我何事?"

藥葉兒有些不好意思,"欒可認識云天樓的人?"

欒聽藥葉兒說道云天樓,眉眼一挑,"你……是有稀世的藥材想拍?"

藥葉兒搖頭,把今日白天的事情與欒說了一遍,欒聽到藥葉兒說軟果可以幫助治療青龍帝的病時,瞳孔一縮,思緒不知道飄散到哪里.

"欒?欒!"藥葉兒大喊了一聲,欒回過神,"你說."

"我想聖冼一定認識云天樓的人,欒帶我們去見聖冼的時候……能不能幫忙說些好話,聯系下云天樓的人,問問軟果的賣主是誰."藥葉兒問道.

"你若想去云天樓,我明日帶你去便是,不用麻煩聖冼."欒輕聲說道.

"原來你也認識云天樓的人,這樣再好不過了."藥葉兒剛說完,琴胤便落在欒府院內.琴胤慢慢走來,見藥葉兒與欒似乎已經說完,便上前,行禮,"谷主."

藥葉兒點頭,琴胤抬起頭,說道,"夜深了,谷主是否回藥房."

藥葉兒看看夜空,怕是已經是子時了罷,是時候回去了.藥葉兒起身,覺得腿有些麻,伸手去揉,卻看見欒的手比她先到,替她輕輕的揉著,柔聲問道,"腿可是麻了?"

琴胤看欒對藥葉兒的照顧,心里升起了一絲擔憂.卻也沒有說話,在邊上等著.一會功夫腿上的麻勁已經退去,藥葉兒輕聲說道,"謝謝."

"快些回去吧,我明日一早去荀金藥房找你."欒也起身,扶起藥葉兒.

"嗯,你也早些睡,夜里看書傷眼睛.別送我了,有琴胤呢."藥葉兒交代完,便隨著琴胤走出了欒府,欒目送著藥葉兒離開.眼睛里透著說不出的情愫.

藥葉兒剛出欒府,琴胤在後面輕聲說道,"谷主……"

"嗯?怎麼了?"藥葉兒見琴胤說話有些吞吐.

"剛才在欒府沒跟谷主說,五皇子在藥房等著谷主呢."琴胤有些心虛.

"你!"藥葉兒停住腳步,"你讓他去的還是他自己去的?"

"谷主,你出來尋欒公子,也是為了殿下.你又何苦跟他置氣……"琴胤勸到.

"我只是覺得邵子牧心里有事,不與我說.我心里堵得慌."藥葉兒皺著眉.

琴胤見藥葉兒這樣,說道,"不如……我們順路去聖手城中的春湖去看看夜景,我給谷主撫上一曲,谷主若是心情好些了,便回去吧."

藥葉兒心里確實有些煩,便應了,跟著琴胤一起來到春湖.

月色下春湖印著月光,波光凌凌.琴胤盤腿而坐,輕輕的撥了一個音,琴聲隨著風四散開來,藥葉兒看著湖面,嘴里念到,"斑竹枝,斑竹枝,淚痕點點寄相思.楚客欲聽瑤琴怨,瀟湘深夜月明時."

忽然藥葉兒的意識被猛然拉進一個巨大的湖面,湖面上盤旋著巨龍囚牛.囚牛緩緩的睜開眼睛,"這詞曲,吾很是喜歡."

藥葉兒有些無奈了,"囚牛……你能不能別動不動就拉我進來啊."

"汝身邊的男子,可是與汝一起撫《長恨歌》的男子?"囚牛緩緩的問道.

藥葉兒點頭,"是,准備回去與琴胤說這件事,只是這次事發突然,尚未來得及說."

"吾知曉,汝不必解釋."囚牛閉著眼睛.

"哦……我忘記了,你寄宿在在我的身體里面."藥葉兒無奈的笑了笑.

"汝心情不好?"囚牛幻化成了人形,只見他皺著眉,與藥葉兒的表情如出一轍.

"……我的情緒也能影響到你麼?"藥葉兒看著神獸的俊顏.

"不能,吾卻能夠體驗."囚牛慢慢的靠近藥葉兒.

"你們生活的世界,沒有感情嗎?"藥葉兒問道.

"或許最開始的時候是有的,只是上千萬年,上億年的存活,已經淡忘了罷."囚牛淡淡的說道.

------題外話------

今天洛少要出去摘柿子了,洛少最喜歡吃柿子中間那個滑溜溜的籽,各位公主們呢?

上篇:十七,舊恨(6)    下篇:十七,舊恨(8)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