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十七,舊恨(8)   
  
十七,舊恨(8)

g,更新快,無彈窗,!

"真的能忘記嗎?若是有人進入到我的心里,我定會一直記得."藥葉兒看著囚牛目光堅定.

"汝可知,天長地久的存活,也許不如人類須臾幾十年."囚牛手一揮,藥葉兒眼前立馬出現各種事物一閃而過,有時是一枝花,有時一棟房子,有時又是一把琴.囚牛又把手收了回來,"吾喜歡過這些事物,只是後來這些事物都淹沒在時間的長河之中.只有吾能記得."

藥葉兒看著囚牛,好似能體會到這種情緒,不知應該說些什麼.她又何嘗不是,剛來異世的時候,心亂如麻,好在是嬰兒的樣子,就算成日里哭鬧也是正常.只是苦了她的師娘,成日的哄她.

正如囚牛所言,沒有什麼傷痛是時間不能磨平的.上一世的事情,她既然決定忘記,那就不應該耿耿于懷.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見邵子牧仇視欒,她心里就沒有緣由的不舒服起來.

想到這里,藥葉兒心情又變的沉悶,囚牛見她似乎沒有什麼心情繼續與它閑話,便眼睛一閉,藥葉兒猛然被推了出去,意識回到自己身上.

渾身的知覺正在慢慢恢複,她能感覺到,手腕之上有人給自己搭脈,這搭脈的感覺……是欒?

藥葉兒慢慢的睜開眼睛,只見屋外剛蒙蒙亮,天邊只露出一絲晨光.她環視了四周,發現自己躺在荀金藥房里,是琴胤送她回來的罷?

欒早已察覺藥葉兒已經慢慢蘇醒,不露聲色,收回手,只聽欒淡漠的對外面的人說道,"葉兒身子本來就虛,晚上去府上找我時也是五內郁結.殿下是如何照顧葉兒的,讓她如此操勞."

"放肆!這是你與本皇子說話,該有的態度?"藥葉兒頭一回聽見邵子牧用自己的身份壓別人,那種威重之聲傳入藥葉兒的耳里顯著格外刺耳.藥葉兒眉頭一皺,他就這麼不待見欒嗎?

藥葉兒緩緩的坐起來,撐起身體,欒扶著葉兒坐了起來,床簾擋住了她的臉,看不清藥葉兒的表情,只聽見她,輕聲道,"民女無事了,殿下請回罷.水芯送客."

邵子牧皺著眉,她介意他用身份欺壓欒?

在一旁的水芯聽見藥葉兒吩咐,只能恭恭敬敬的對邵子牧行了一個禮,"殿下,等谷主好些了,再來罷."

邵子牧不再言語,轉身便出了門.藥葉兒聽著聲音,猛地咳了起來,"咳咳咳咳."欒撫著藥葉兒的背,"今日還是不要去云天樓了,在藥房內休息一日罷."

藥葉兒再抬起頭的時候,欒見了她眼睛里的淚光,微微皺起了眉頭,看來有人先他一步,住進了她的心里.

欒替她順著的背,"天色還早,我給你開一副藥,喝了興許精神會好些."

"你開的藥,我自然喝."藥葉兒輕聲說道.

欒點了點頭,幫藥葉兒蓋好被子,便關上門下了樓.

欒下到荀金藥房院子里,看見邵子牧並沒有走,只是看著三樓藥葉兒的房間,愁眉不展.欒心里便明白個大概,不言不語,走邵子牧身邊走過.

"你是何人?"邵子牧對身邊走過的欒嚴聲厲色.

欒停住,與邵子牧並肩而站,並不回頭,"不過是一屆醫師."

"我倒不知,如今聖手城里的醫師,除了手里行針,還練劍嗎?你左手磨有劍繭,慣用左手,在王城之內行醫,你為何隱瞞?"邵子牧淡淡的問道.

"呵.怎麼?什麼時候的青龍帝國的戰神如此無能,查不出我的身世,特地等在這問我?"欒輕蔑的一笑.

邵子牧明顯不想與欒廢話,一掌已經到了欒的面前,欒側身躲過,後退了三丈與邵子牧保持安全距離,冷眼看著邵子牧.

邵子牧沒想到欒的反應居然這麼快,緩緩的從身側拔出清影劍的劍柄,一瞬間清影劍沒有劍身的地方,居然出現了淡藍色的光芒.

欒瞳孔一縮,清影劍外加青龍之力!

邵子牧不等欒做出任何反應,腳下用勁,劍直指欒而去,欒左手一甩,從袖子里滑出一把小劍,劍身略短.欒回手,把手中的直直甩了出去.邵子牧眉頭一皺,劍尖一挑,那小劍便被挑飛,清影劍繼續帶著劍風而來.欒只是左手稍微動了下,並沒有躲這一劍的意思.

邵子牧征戰沙場多年,對這種淡然的神色有一種天然的戒備之心,他調動自己的六蘊五識,瞬間便感知出自己背後似乎有什麼東西襲來.立即收了手里的劍,回身橫劈下去,只聽"叮"的一聲,一把小劍被斬落在地.

邵子牧盯著那個小劍,這是方才欒向自己丟來小劍,可是這劍明明被自己挑飛,怎麼還會向著他襲來?還在想著,這個小劍忽然又動了起來,"嗖"的一下,飛回到了欒的手里.邵子牧目光追隨而去,不敢大意.

欒的功夫怪異的很,妄動可能會吃大虧.

于是邵子牧站定觀察了欒半刻,欒只是把手中的小劍橫在自己面前,淡然的看著邵子牧.

邵子牧心中暗自佩服,欒面對自己的清影劍與青龍之力,沒有面露任何膽怯之色.明知道自己是青龍王族,卻還是敢抱著必死之心來接他的招.

有種!

邵子牧許久沒有見到過如此有血性的男兒,不由的把方才試探的心思收了起來,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沉靜了自己心思,舉起手中的清影劍,只是一瞬間,那劍那人便化作一道閃電,直直的向欒劈來!

欒眼睛一眯,只是側身後退半步,左手的小劍放在胸前,"咔嚓"一聲,居然穩穩的格住了邵子牧的劍,然後兩人紛紛伸出另外一只手,對了一掌,又是拉開了幾丈的距離.

邵子牧真的沒想到,欒看起來一副瘦瘦弱弱的樣子,居然能這麼快就適應他拼殺的節奏!邵子牧這些年征戰沙場,除了那個鎮守玄武邊境與他同為皇子身份的人可以與他拼殺一二,就再難遇見敵手.

沒想到,這個以醫術出名的欒公子,居然也能在他手下游走幾招不露敗相!

呵,有意思.

邵子牧對眼前這個淡漠的人,生出了許多興趣.

他重新揮劍擺好姿勢准備再試幾招,樓上忽然傳來藥葉兒輕咳的聲音,欒抬頭看了看樓上,然後又盯著邵子牧,冷聲說道,"你若不怕葉兒聽見,我不介意動靜在鬧大一點."

------題外話------

前排出售啤酒飲料礦泉水,花生瓜子八寶粥,小板凳,來看邵子牧與欒打架啦.(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樣子)

上篇:十七,舊恨(7)    下篇:十七,舊恨(9)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