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十七,舊恨(9)   
  
十七,舊恨(9)

g,更新快,無彈窗,!

邵子牧想到藥葉兒的態度,他若再惹藥葉兒,怕是以他的本事沒法哄了.

本來方才幾招就是想試探下這個自命不凡,桀驁不馴的男子,是否真的會武功.現在試探下來,邵子牧已經明白,這人不僅會武功,而且應該是一直在跟武功了得之人對打中成長的,所以他才能這麼快就適應他的劍法與節奏.

這人實戰非常出色!只是,一個武功如此了得人,在藥葉兒身邊是為了什麼?看還真的需要好好探查一番.

想到這里,邵子牧便收了招,"若你對葉兒別有用心,我絕不會放過你."邵子牧冷冷的盯著欒.

"殿下真是說笑……最不及,我也不會惹葉兒哭."欒說完便大步走到藥房藥櫃前,拿起藥稱,細細稱藥.

邵子牧皺著眉,盯著三樓,不知道在想什麼,良久,轉身離開.

欒端著一碗藥一碗粥,推開藥葉兒的房門,見藥葉兒還是如之前一般呆呆的坐著.欒走過去,藥葉兒眼睛通紅,她見欒端著藥過來,吸了吸鼻涕,忍不住笑道,"欒,這是去煮藥做飯了嗎."

欒坐在床邊,輕輕地吹著粥,"葉兒五內郁結,先吃了這粥,再吃藥罷,如此藥性才能上行.我知道你怕苦,這藥我兌了些蜂蜜."

"你居然還記得我不愛吃苦藥."藥葉兒心中一暖.

"你的習慣,我自然記得."欒慢慢的攪著粥,"當年你帶我回藥房,也是在這個房間,你也是給我端來一粥一藥.教我藥性與飯之間的利害關系."

欒自己嘗了一口,感覺溫度合適,把手里的藥勺遞了過去,"來."

藥葉兒有些不好意思,伸手要去接碗,"你把了脈,應當知道我無大礙,我自己喝便是."

欒收回手,輕聲說道,"少時,葉兒悉心照顧.怎麼,只許你照顧我,不許我照顧你麼?"

"那時你身患重病……"藥葉兒看著欒固執的神情,便不在多說,慢慢的把粥喝下.一勺兩勺,清淡,卻有一絲甜味.仔細一看,粥里有一絲絲的紅,"……枸杞?"

"你臉色不好."欒解釋著.

"貫是這樣,你怎得來的這樣早?卯時不到就來了罷?"藥葉兒看著欒.

"琴公子,去我府上請我,說是你暈厥了,我便匆匆的跟了來."欒放下粥碗,又端起藥碗,吹著,"為何會無緣無故睡的那麼死?"欒把了脈,知道藥葉兒是睡著了而已.

"最近總是這樣,無大事."藥葉兒並沒有回答.

"葉兒,你可不許瞞我."欒知道,人是不可能無緣無故睡的那麼死,除非是一種他聽都沒聽過的病.

"你信我罷,我自己也是醫者,不會做出讓你們操心的事情.這事有些緣由,待時機成熟了,我再說與你聽可好?"藥葉兒不想騙欒,但是囚牛似乎不想讓青龍王族以外的人知道他的存在.

"好."欒點了點頭,她不願說,他便不問,"今日不要出門了罷,好好休息."

"我還是想去云天樓問問軟果……"藥葉兒一口氣喝完藥.

欒皺著眉,有些無奈,"那你洗漱一番,換身衣服,我在樓下等你."

"嗯."藥葉兒點頭,欒出去關上了門.

早上的荀金藥房,剛一開張,就有大批的患者前來排隊治病.有人眼尖認出了坐在一角的欒,大喊,"欒公子!"

"欒公子來荀金藥房坐診了?"

"不可能,欒公子從來不坐診."

"是啊,哪家醫館請欒公子去坐診,他都是不去的.荀金藥房怎麼會有這麼大本事請到欒公子坐診?"

"欒公子!你可是來荀金藥房出診的?"

不一會欒身邊圍滿來詢問病情的人,欒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人圍著他,大家盛情難卻,一時之間也不好拒絕,只能微笑著,應付著.

忽然,在人群的後面不知是誰喊了一聲,"大家伙快來看啊,今日荀金藥房藥品全部八折."

眾人一聽全部藥品八折,欒身邊圍著的人一哄而散,烏央烏央的圍到了藥櫃去抓藥.荀金藥房藥品難得便宜,所以大家不管自己有沒有病,都先抓上一抓.

人群散去,一個身穿白色衣衫的少年,笑眯眯的搖著扇子,緩緩朝欒走來,欒看著眼前這個少年,竟然有些淚目,嘴唇微微的顫抖,輕聲喚道,"欒……"

藥葉兒想著要去云天樓,出門穿女裝實在不便,便換了一身男裝,下了樓.老遠便看見被眾人圍堵的欒,于是找到水芯低聲嘀咕了一番,水芯面露為難之色,卻還是點頭了.

于是藥葉兒大聲喊道,"大家伙快來看啊,今日荀金藥房藥品全部八折."這一喊,引走了圍著欒的眾人.

欒看見藥葉兒,恍惚之間又覺得自己回到了八年前,再見藥葉兒的男裝,居然如此親切.欒站起來,腿有一些發抖,竟然邁不開.藥葉兒走過來,給了欒一個無比乾淨的笑容,"我,是否還是你心中的那個少年?"

欒顫聲回道,"不曾變過."

藥葉兒看著那些在藥台抓藥的眾人,微微一笑,"若是我荀金藥房能請得到欒來坐診,怕是生意要翻好幾倍吧."

欒也微微一笑,一點猶豫都沒有,回道,"如此,那我每月初一,十五來荀金藥房,義診."

"啊!我只是與你玩笑,你不必當真.義診藥房可是不給工錢的."藥葉兒連忙擺手.

"無妨.如今,我能為你做一些事,我很是歡喜.葉兒不要推辭了罷,你若推辭,我這恩如何報的完."欒伏在藥葉兒耳邊,輕聲細語.

藥葉兒只覺得耳垂一暖,滿臉通紅,欒有些壞笑,拉著藥葉兒,往云天樓走去.一路上,路過他們的姑娘都大驚失色,有些露出鄙夷的眼神,有些露出失望的表情,有些則是茫然.

藥葉兒環視周圍,臉紅說道,"欒,我……我自己能走.你這樣,對你清譽不好."藥葉兒想抽出手,誰知欒拉的更緊.

欒似是玩笑的回道,"曾幾何時,我也覺得我有斷袖之癖.這次你便從了我罷."說完笑盈盈的回頭看了一眼藥葉兒,這一眼眼底開滿了夏花.

藥葉兒不知道怎麼接話,只能低著頭任由欒拉著.

------題外話------

那年恰似風華少年,轉瞬韶華流逝,立于傾城之巔.驀然回首,駐足相望,一切只為初夏那一抹留在心底的驚鴻.

--欒-說

--

嗯∼今天上班的時候無聊,花了一下午的時間,認真的,重新做了一個書的封面.

已經上傳後台了,公主殿下們看見書的封面換了不要驚奇哦.

洛少的本職工作雖然也是做設計,但是之前比較忙,沒有時間做,今天花了一下午做了一個自己比較滿意的.希望各位公主殿下們也能喜歡.(揉鼻子)

上篇:十七,舊恨(8)    下篇:十七,舊恨(10)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