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十七,舊恨(10)   
  
十七,舊恨(10)

g,更新快,無彈窗,!

伴隨著一路驚訝的目光,欒帶著藥葉兒來到云天樓,樓中的伙計看見欒都彎腰行禮,嘴里喚道,"公子."

欒輕輕點頭,邊走邊看著云天樓四處重新裝潢,好似在尋思著什麼事情.他帶著藥葉兒繼續往里走,穿過大堂,來到後院.看見一個掌櫃模樣的人,急匆匆的跑過來行禮,"公子,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很惶恐."

"藥未驗清楚就往外賣,你這掌櫃可是當膩了?"欒眼神冷漠,聲音冰涼.

"公子……當時收進來的時候,當真是好好驗過的!"那人急忙解釋,頭壓的更低.

欒質問道,"你的意思是被人掉包了?"

"樓里驗貨的那位醫師,不見了……"掌櫃有些懊惱,被人鑽了空子是小,毀了云天樓的信譽是大.

欒眼睛一眯,似乎也不在意,問道,"起來罷,問你一件事,軟果可還在樓內?"

掌櫃站起來,畢恭畢敬的說道,"在,賣家並未取回."

"好,一會若白家人來,你便帶白家人來見我."欒說完,帶著藥葉兒朝著後院走去.

掌櫃瞪大了眼睛,用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欒--自欒公子經營云天樓開始,從來都不會主動見買客,更不許樓里把他是這的掌事人的事情傳出去.怎麼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他居然會主動要求見白家人?掌櫃的雖然有些奇怪,百思不得其解,但還是搖了搖頭,退了下去.

欒帶藥葉兒穿過花園,來的一座樓宇前,藥葉兒抬頭,只見上面的牌匾寫著,欒閣.

這是一棟二層樓宇,屋內裝飾很是講究.

藥葉兒盯著牌匾看了半晌,才出聲,"原來,云天樓是欒開的……難怪欒平日里不去任何醫館坐診,也可以置辦府邸……"

欒笑道,"聖冼也出資參了一份,你也知道,這些年他身體是那樣的,多由我打理."

"你就這麼篤定白家一定會來嗎?"藥葉兒問欒.

"昨日夜里,你把云天樓的事情一說,我便知曉其中蹊蹺.白家掌事者,白宗山,今年五十有四.似乎胃里……有硬塊,八成是想要這軟果化解罷."

"硬塊?如何得知?"藥葉兒有些奇怪,問道.

"早些年,白家請過很多醫師去看過白老爺子的病,此病發作起來,胃部疼痛,多在寅時發作.幾乎看遍了聖手城所有的醫師,吃過無數的藥石.後來無奈之下,找到聖冼,讓我一定去白家看看.聖冼交代與我,我便去了,用內力,稍微摸了下就摸出了硬塊,不知何物.只是開了一些清熱解毒的藥石,讓白老仔細喝著,情況時好時壞罷了.我無意間提過一句,或許軟果可治……"欒解釋著.

藥葉兒聽著欒的說的病症,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便伸手摸到欒的胸口往下左邊的位置,問道,"你摸的是這個地方……"手又游到右邊問,"還是這個地方."

藥葉兒的手觸動著欒的胸口,欒心中有些騷動,壓下心中的那點情愫,拉住藥葉兒的手,放在自己胸口的右下方,"這里."

藥葉兒明白了,說道,"這不是胃,這是膽的位置."

欒恍然大悟,"原來……是膽里有硬塊……"

藥葉兒更正,"是結石."

"結石?"欒不解.

"你可以理解為膽里有石頭."藥葉兒用通俗的話解釋給欒聽,"而且,這種石頭,用軟果解不了."

"葉兒如何得知."藥葉兒的醫理已經完全超出欒所學的醫理范圍,因為藥葉兒的醫理多半來源于現代社會,而欒的醫理則更貼近于古代社會.

藥葉兒笑著,解釋道,"欒可聽過,荀藥谷的開胸術."

欒點了點頭,"江湖上盛傳,荀藥谷治療手法非常離奇,之一便是開胸術."

藥葉兒走到窗口,看著遠方,"十歲那年,與師父回荀藥谷,而後開始四處游醫,十三歲那年在北境戰場,我與師父一起解剖過無數的尸體.人類身體里的髒器,我已經熟記于心."

欒聽著藥葉兒淡然的描述自己過去經曆,心中不禁黯然,在他沒有參與的那幾年里,她又成長了多少?而這些成長,又伴隨著多少艱難?她一直都是如此孤獨的成長著的嗎?欒的心里慢慢溢出一種心疼,她所有成長過程,一點都不比他輕松.

藥葉兒沒有停,繼續說道,"那時倒是切過幾個膽里有結石的,只是並不知什麼症狀.後來谷外的村民得了病,來谷里尋醫,我仔細把了脈,仔細問問了症狀,又摸了位置.

"基本確定就是膽里有結石,我與他說,這病是絕症,若不開胸病變之日,就是死期.

"後來以兔子為例,說明用開胸術原理.那村民見開胸取出部分髒器的兔子依然存活,便答應了開胸取膽."

欒幾乎跟聽天書一樣,"自古醫術,以藥石為主,針灸,推拿,藥膳為輔.殊不知,荀藥谷居然真的會開胸術……"

藥葉兒點頭,"前段時間,我在龍城里,給淦家二少爺也做了開胸之術,治療肺癆."

欒有一些錯愕,"竟然……連肺癆都能治愈了嗎?"

"切取了兩葉肺葉,淦家二少爺至今還在龍城的荀金藥房里住著.一日三遍藥石藥膳養著."藥葉兒說的很隨意,但是在欒聽來幾乎已經接近于天書,開胸之術,膽中之石,治愈肺癆,全部都聞所未聞!

欒穩了穩心神,"所以,白宗山他若是要治愈……"

"必須開胸取膽."藥葉兒肯定的說到.

欒皺了皺眉頭,"有沒有別的方法?"

藥葉兒搖頭,繼續說,"我現在比較擔心的是白宗山的膽囊會有病變.你之前說的開的清熱解毒的藥石,在我看來只是治標不治本.

"用我們荀藥谷的話說,只是做了簡單的消炎.若是那段時日,白宗山疼的厲害,吃些清淡的,在配上你開的湯藥,必然是能把疼痛暫緩.

"但是當他疼痛暫緩以後,恢複正常飲食,又會不定期再次發炎.周而複始,所以時好時壞.

"根據我之前在谷里治愈的那位村民的觀察,膽結石發作的時間多半就是在卯時."

------題外話------

洛少碎碎念:不知道什麼時候上PK啊,已經連載了53天了.

想上PK可是又怕PK,因為洛少最近在寫第二卷的結尾,結尾綜合征又犯了,好幾天了都沒摸出來一個字.天天抓耳撓腮想埋個第三卷的大伏筆,想把第二卷的所有事情完結交代清楚.

但是這個結尾是真的不好結啊,想寫的好看,寫的出彩,要比第一卷結尾更出色,我都快把頭發拽完了.

上了PK不管過不過,都意味著這文離入V更近了,就意味著要開始快速更新了.

我好怕寫第三卷結尾的時候,跟現在一樣,好幾天都摸不出來一個字,那豈不是要爆炸?

不說了,我去想第二卷結尾高潮了,希望這次寫這個結尾,不要跟第一卷結尾一樣花半年的時間~(捂臉)

上篇:十七,舊恨(9)    下篇:十七,舊恨(11)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