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二十六,惡戰(16)   
  
二十六,惡戰(16)

g,更新快,無彈窗,!

欒甚少看見藥葉兒如此落寞,走過去,同她一起坐在苑中的草地上,"葉兒在想什麼?"

藥葉兒撿起一片樹葉,左右翻折著,"欒,你說醫師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存在的呢?人終有一死,早死晚死不都是要上黃泉路.既然醫術只能給他們須臾數年的生命,為何人們還要苦苦掙紮的活著呢?"

欒仰頭,看著頭頂漫天星海,輕歎,"葉兒,人是一種很貪心的動物.美好的事物總想一直留在身邊,不想放手.

那事物,可能是權力,可能是金錢,也可能是愛人.

淦祈活著,是為了讓自己的親人心中存有希望.

琴胤活著,是為了代替暮夕去看盡這四國風景.

聖冼活著,是為了聖家那龐大的家業.

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想守護的東西,所以我們很貪戀生命.

我那便是為了你,我想盡可能的活著,與你在一起,共度剩下的光陰."

藥葉兒轉頭,看著欒,"哪怕我只有十幾年的光景嗎?"

欒收回目光,看著藥葉兒,眼睛里透出溺愛而又悲痛的情愫,"哪怕只有十幾年的光景."

"為何要幫他?"欒攬過藥葉兒,臉頰靠在她柔軟的頭發上.

藥葉兒靠著欒的肩膀,"他只是個癡迷醫術的孩子.十五六歲的年級,正是行醫學醫的好年紀.不要讓他荒廢在了這權力之爭里罷.

父輩的事情,本來就不應該牽扯到後輩.而且從他白天的表現來看,薛承應該沒有完全信任他,范瀲對玄兮與薛家的勾當,應該一無所知.不然他不可能不知道我們身上的傷從何而來."

欒回過身,親吻著藥葉兒的額頭,"你總是這麼心善嗎?你是怕東窗事發,范家薛家會被滿門抄斬.你想用荀藥谷的勢力護著他,對嗎?"

"范瀲的天資不錯,只是不得正路.調教一番,收為己用,不失為上策.雖然我有心護他,但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他手上.若是想要繼續留在這里,誰也救不了他."藥葉兒想起白日里,范瀲離去時最後的眼神,是那麼堅定.

人有時候,就是需要一些偏執,這樣才能完成自己心中所想.

"葉兒真是伶牙俐齒,三言兩語便解了范瀲心中的執念.說得差點連我都信了我當真天賦異稟呢."欒打趣著藥葉兒.

藥葉兒抬起頭,"你不是嗎?欒應該有過目不忘的本事吧……不然玄家暗門中,幾百冊的手稿,七天之內,你怎麼可能全部都背下來.這都不算天賦異稟,那怎麼才算?"

欒失笑,"能過目不忘的人,又不是只有我一人.你與聖冼不也是嗎.若我是天才,那葉兒應該是鬼才了罷.我很羨慕你呢,葉兒.四歲開始行醫,已經不是天賦異稟可以解釋的事情."

"行了,你倆就別相互吹捧了好嗎?給我們這些凡人一點活路好嗎?"暗芯從林子里走了出來.

欒有些不好意思,站起來,問道,"暗童們死傷嚴重嗎?"

暗芯點點頭,"玄兮的玄影也好不到哪去.可以說是,兩敗俱傷."

此時琴胤也回來了,暗芯看向琴胤,"有線索嗎?是何人救走的玄兮?"

琴胤搖了搖頭,"此人輕功極好,無處可尋."

藥葉兒低下頭,暗自沉思,輕功極好?

"葉兒!"欒輕輕揉了一下藥葉兒的頭發,"去歇著罷,你現在需要多休息."

"嗯."藥葉兒起身,同欒一起上了樓.

*

藥山野外一個山洞內,玄兮大口大口喘著氣,似乎嗜血藤種的毒有麻痹的作用,他的呼吸越來越困難.

忽然,山洞里閃進來兩個人影,都蒙著面,其中一人看見玄兮的樣子,連忙上前拉起玄兮的手腕,認真診著脈.

另外一個黑衣人問道,"如何?"

診脈的黑衣人收了手,緩緩開口,"荀藥谷……她是荀藥谷的人."

"如何得知?"那黑衣人問道.

"嗜血藤種,是荀藥谷土童培育出來的植物,帶有毒性,嗜血而長.二叔曾經與我說過,除了荀藥谷里的土童,他還沒有見過這世上沒有第二個人能改變植物的屬性."診脈的黑衣人回道.

"哦?那個女子是荀藥谷的土童?"那黑衣人眼角微微下彎,露出笑意.

"現在還不能斷言那女子就是荀藥谷的土童,我先去外面找找解毒的草藥,應該就在附近,那藤草應該很忌諱什麼草藥,不然不可能追到這附近就不追了."說罷那個診脈的黑衣人便出了山洞,果然在不遠處就找到了嗜血藤種的克星--清心草.

那人快步回來,把清心草塞進玄兮的口中,而後自己也嚼碎了一些敷在玄兮的傷口處.

那黑衣人忙完便對玄兮說,"殿下,一刻鍾你身上的毒應該就解了."

玄兮喘著氣,說道,"多謝,你從王城出來,父皇知道嗎?"

那黑衣人笑了兩聲,"玄武帝一直都很寵著我,我說要出宮禮佛,帝君便同意了."

"如此拙劣的借口,父皇應該是在迷情之中答應的罷?你又給父皇用了鼠尾草了罷?"玄兮看了一眼那黑衣人.

黑衣人拉下自己面紗,露出姣好的面容,嫣然一笑,"殿下何時開始關心起自己父皇了?您是要掌權的人.沒有殺兄弑父的決心,怎麼能成大事?"

玄兮輕咳了兩聲,"掌權?你覺得玄然會讓我如此輕易的繼承大統嗎?范家二小姐!"這給玄兮解毒的美麗女子,便是范瀲的姐姐,玄武帝的姬妾,范荨.

范荨若有所思,"我一直很好奇,二叔配制那七轉寂滅到底是何人解得.今日看見嗜血藤種毒,才知曉跟在玄欒身邊的那個不起眼的女子,居然是荀藥谷的人.這麼說來,那日玄然中的三十五味香草毒,也是那女子解的了.荀藥谷當真是厲害."

玄兮不削的啐了一口,"荀藥谷,很厲害嗎?"

另外一個黑衣人笑出了聲,抱著手,看著玄兮,"玄兮大皇子,你不知道嗎?范家二叔的毒術,全都從屬于荀藥谷.不然那女子怎麼會解七轉寂滅這種無法配出解藥的毒."

------題外話------

來猜猜啊,這個黑衣人是誰~

上篇:二十六,惡戰(15)    下篇:二十六,惡戰(17)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