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二十七,聖冼(9)   
  
二十七,聖冼(9)

g,更新快,無彈窗,!

玄然見聖冼如此,轉身從身後的一堆書里抽了一塌紙,遞給聖冼.聖冼接過來看了看,只見全都是手寫的字,上面寫了玄武帝國的情況,聖冼第一反應,這應該是玄然親手寫的,問道,"這是……"

"你應該知道的事情."玄然淡淡的回答,"欒雖然八年不在玄城,但是自小長在玄城,他的習慣,他應該知道的事情,都在這上面."

藥葉兒見玄然如此說,心中一怔,欒的習慣以及欒知道的事情……這麼說來,她好像真的對欒了解的不多.欒喜歡什麼,討厭什麼,她居然全然不知.

聖冼行禮,"多謝殿下."

玄然對聖冼淡淡說道,"我沒有催你們的意思,但是據我對玄兮的了解,五萬白甲兵給他,南境最多撐一個月或者更短."

"你的意思是,我們只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如果這一個月我們不能憑自己的本事在禦醫院站穩,你也幫不了我們了,對嗎?"藥葉兒看著玄然.

玄然聳了聳肩,"我掌兵權開始,便從未插手過朝堂之事.玄武帝薄情寡恩,而且多疑.若我手握兵權,還在朝堂掌事,他必定會想方設法限制我."

藥葉兒沉默片刻,說道,"聖冼公子,需要時間背玄家五代手稿."

"需要幾天?"玄然問道.

"七日."藥葉兒說道.

玄然眯著眼睛,看著聖冼,他當然知道玄家五代禦醫手稿有多少冊,慢聲道,"你居然也有過目不忘的本事."

聖冼行禮,謙遜的說道,"不過是記憶力比尋常人強一些罷了."

"好,就七日."玄然轉身,回到書桌面前坐下,提筆寫了一封信,而後對門外喊道,"涼淺."

涼淺推門而入,來到玄然書桌面前欠身,"殿下."

玄然在信封口,滴上蠟,蓋上了自己的私印,遞給玄然,"帶著我的令牌,把這個送到禦醫院,給薛賢真."

"是."涼淺結果信封,退了出去,聖冼目光一直盯著涼淺.藥葉兒似乎有所察覺,但是也沒有做聲.

玄然見藥葉兒與聖冼沒有回去的意思,皺著眉問,"你們還有何事?"

雖然沒有了欒在中間打圓場,但是藥葉兒現在與玄然確實是合作關系,她此次來是來給玄然拆線的.

玄然身上的傷口早就長好,已經過了可以拆線的時間了,只是他們在藥山出事,才耽擱了.

但是藥葉兒不知道要與玄然"和氣"的開口.

聖冼在一旁看了輕笑,對玄然行了一禮,說道,"殿下,您身上傷口已經基本痊愈,可以拆線了."

"你給我拆?"玄然看著聖冼,聖冼無奈搖搖頭,"抱歉,殿下,我傷才剛痊愈,四肢無力,拆線怕是力不從心……讓葉兒給你拆罷."

玄然皺著眉,尋思了片刻,他雖然不喜歡藥葉兒,但是她對病人還是很認真的,上次他怒急之下,惡言相向,她竟也沒有計較.想到這里,玄然沒有拒絕.

藥葉兒上前一步,"我給你脫……還是你自己脫."

玄然皺著眉,自己伸手去解開了衣服,露出右邊肩膀,"你沒有帶藥箱如何來拆線?"

藥葉兒從自己隨身攜帶的藥囊里,拿出一個瓷瓶,而後立起一根手指,對著玄然傷口處縫合的地方輕輕一劃,線便全部斷裂開來.

藥葉兒輕聲說道,"抽出來的時候,會有些疼……"

玄然沒有做聲,藥葉兒手腳麻利的把傷口處的線,一根一根的抽出來.然後把瓷瓶里的膏藥倒出來,塗抹在傷口處,"我過兩日再來請脈."

這是聖冼第一次從正面看見藥葉兒使用手刃,原來這心法不僅可以修複他手腳筋,還可以切割,怕是她治愈肺癆也是用了這種不傳之術罷.心里不禁又對荀藥谷的醫術漲了幾分的尊崇.

聖冼收好玄然給他的紙張,對玄然說道,"如此,我們便不叨擾殿下清靜了.走罷."

藥葉兒點點,對玄然說道,"告辭."說罷便推著聖冼,出了書房.屋外,涼懷對藥葉兒與聖冼行禮,"在下送藥姑娘與欒少爺出門."

聖冼看著涼懷,心思沉重,藥葉兒微微點頭,涼懷便在前面帶路.兩人上了馬車,馬車直奔玄府而去.

*

聖冼與藥葉兒還沒到馬車到玄府,藥葉兒透過車窗,就看見玄宏易與枝子在門口焦急的站著,藥葉兒看了一眼聖冼,"門口那位年長的便是欒二叔玄宏易,年輕的是欒小時候的書童,現在玄府的管家枝子."

聖冼撩車窗,看著外面,應道,"嗯."

馬車停在玄府,聖冼與藥葉兒先後下了馬車,琴胤從馬車上搬下聖冼的輪椅,聖冼坐下.玄宏易見聖冼如此,一臉關切,上前說道,"欒兒!傷的這麼嚴重?"

聖冼輕聲道,"二叔,不礙事,只是需要靜養一些時日.在藥山采藥,不小心跌落懸崖,我在荀金藥房已經養了些時日,葉兒照顧的很用心,二叔放心罷."

枝子看著聖冼背後推著輪椅的男子問道,"這位公子是……"

聖冼看了看說道,"這是荀金藥房專門派來照顧我生活起居的人."

枝子有些不解,"少爺,府上也有人可以照顧您的身子……又何必再麻煩他人……"

玄宏易打量著琴胤,四肢健碩,手掌粗糙,應該是習武之人,這女子專門尋的武人來保護玄欒的罷.

那麼玄欒這次受傷,十有八九就不是意外了?

他們果然還是耐不住性子,在藥山對玄欒下了殺手?想罷便揮了揮手,"進府說罷."

說罷琴胤便推著聖冼,隨著玄宏易一起進了大廳,一路上聖冼不露聲色的觀察著玄家府邸,一點都不比聖府遜色,甚至院落數量,建築用的材料,以及擺件都是上上之品.

聖冼不由心中感慨,玄家當真如他所想一般,曾經也是鼎盛一時的醫學大家.如此大醫學世家,竟然在一夜之間衰敗……身處在這玄家大院之內,聖冼這才深刻體會到聖家的家訓--所有聖家子孫,都不允許進入王城禦醫院為醫師.

------題外話------

今天五更到此為止.

最近卡文卡的我渾身難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揉頭發)

上篇:二十七,聖冼(8)    下篇:二十七,聖冼(10)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