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魔法異界 幽荒絕二十七,聖冼(10)   
  
二十七,聖冼(10)

g,更新快,無彈窗,!

王城……

聖冼目光追隨著藥葉兒的背影,這身氣質他確實見過,在他很小的時候……似乎是在一個金碧輝煌,滿眼都是朱漆的寬敞大殿之內.

聖冼閉上眼睛,皺著眉頭,極力回想幼時的情景.

琴胤見聖冼皺著眉,低頭低聲問道,"公子可是哪里不舒服?"聖冼睜開眼睛,輕輕搖著頭.

大廳之內,玄宏易屏退了左右,一臉嚴肅問道,"欒兒,可是在藥山,有人對你們下了殺手?"

藥葉兒見玄宏易如此一問,心中一驚,皺著眉,看著聖冼.

聖冼輕笑,站了起來,在玄宏易面前走了幾步,"二叔想多了,這幾日秋雨連綿,山石甚滑,我不小心跌落山谷,摔傷了手腳,有些行動不便而已."

玄宏易見聖冼還能走動,應該沒有大礙,但是還是忍不住多交代幾句,"欒兒,以你的本事,進到禦醫院是情理之中,只是現在禦醫院掌權的是薛家,你在薛家手下做事,必定要萬分小心……稍有不慎……"

聖冼點頭,"我知道,二叔,你不必擔心."

玄宏易轉身對藥葉兒行禮,"藥姑娘,我知曉姑娘醫術高深,此次試醫會,姑娘也應該會進入禦醫院罷."

藥葉兒目光轉向玄宏易,心中有些疑惑卻也不露聲色,淡淡回道,"玄二叔放心,我就是為了玄欒來到玄城參加這個試醫會的,我與他萍水相逢,同情他的身世.若薛家與范家當真醫術無德……我必容不下他們."

玄宏易心理一震,果然,這個女子不是簡簡單單的醫師,這份氣魄,已經不是一個單純的醫師能擁有的了.無論何時何地見她,都是一副從容不迫的樣子.

只是很奇怪.

以前見到欒時,他看這位姑娘都是用幾乎溺愛的眼神,今日一見,他們的關系似乎沒有之前親近了……是錯覺嗎?

聖冼看著玄宏易的表情,不動聲色走向藥葉兒,拉起藥葉兒的手,"葉兒,中午想吃什麼?想在府里吃還是去外面吃?"

藥葉兒有些詫異聖冼忽如其來的殷勤,但是當著玄宏易的面沒有流露出太多表情,回道,"隨便罷,我不太餓."

"不餓也要吃些,自己也是醫者怎的這麼不注意身子.二叔要留下來用午膳嗎?"聖冼笑眯眯的看著玄宏易.

玄宏易連連擺手,"不了,藥房里還有些事情……"

看欒方才與藥葉兒親密的舉動,是他多想了罷.

聖冼喊道,"枝子,替我好生送二叔.二叔,我身子不方便,讓枝子送你罷."

玄宏易點點頭,轉身便離去了.

聖冼看著玄宏易走遠,便松了手,坐回輪椅之上,輕聲道,"抱歉……玄二叔方才應該是察覺了什麼異樣."

藥葉兒並不在意,"嗯,我相信你自有分寸.我帶你逛逛玄府,自己的府邸,總不能哪里都不知道罷?"

琴胤推著聖冼來到院子里,藥葉兒接過來推著從右側開始,輕聲說道,"玄府右側這座小院子是下人們住的地方."

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廊亭間有一個小門,透過小門能隱約看見里面有一排一排的房間.

聖冼收回目光,輕歎,"不愧是賜名國姓的禦醫世家……玄府確實家大業大,連下人的房間都這麼多."

藥葉兒繼續推著聖冼往前走,穿過一個小花園,來到一棟房子前,藥葉兒說著,"這是東廂房."

聖冼看著東廂房問道,"玄府平日里有客人來嗎?"

藥葉兒搖搖頭,繼續推著聖冼向左側花園走去,"當年玄府上下被貶出玄城,無人說情也無人敢來送行.欒回來以後,雖然有些想攀附四皇子玄然之人來過玄府,但都被欒拒之門外.他從未接見過玄城內任何世家子弟……

玄逸院首為人耿直,行事不知變通,也不聞朝堂風向,該醫的不該醫的病,他都去醫了……

玄家密室之內,五代禦醫手稿,能窺見端倪."

聖冼看著前面花園,"欒的父親在禦醫院里,應該得罪了許多朝堂之人罷,如果玄逸院首繼續掌權禦醫院,會妨礙奪權之人行事.他們便使了法子,趕玄家出玄城……是這樣嗎?"

"大致如此了."藥葉兒邊走便說道,"朝廷之上這又有誰說的准……所有人不都是這樣嗎?遇明君,則安穩一生.遇愚君,則家破人亡.玄家只是這奪嫡之戰中,一個犧牲品而已.若我們成功翻案,或許那薛家與范家便會是另外一個犧牲品."

"藥姑娘雖然生在江湖鬼谷之內,卻好似對君王之道,百姓民生頗有見解."聖冼側目,看著藥葉兒.

藥葉兒低頭輕笑,"聖手城言醫會上公子言說的醫者之能,不也是如此?醫者下醫病,中醫人,上醫國.聖家雖然不參與朝政,但是聖公子心中有鴻鵠,我豈能不知.堰洲城水疫一事,白聖兩家只用了半天,便調集了全部藥草,焉知其中不是聖家動用了大量的關系."

聖冼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其實在姑娘之前,便有人來下單,說要大量藥草.當時正值藥草出庫旺季,聖家藥庫內存著藥草已然不多,便回絕了.隨後琴胤帶著荀藥谷的紫金牌來尋我,我才知曉原來是堰洲因水患鬧了瘟疫,上百萬百姓流離失所."

藥葉兒皺著眉,"有人在我之前去買藥……是五皇子邵子牧派去人下的單?"

聖冼略微思考下回道,"當時來人買藥,是在堰洲水患之前半個月,大概是六月中旬的時候罷.我也想過是否是朝廷出資購買瘟疫之藥,但是我派人細細查詢過,堰洲地區,雖然多雨,但是當時並未發生水災.總覺得此事有蹊蹺,所以便沒有答應.不過也是暗中調集了許多瘟疫之藥,以備不時之需……沒想到只過半月,便用上了."

藥葉兒心里暗暗盤算著,六月中旬,正好是邵子牧大婚之時,他之所以沒有來尋她解釋大婚之事,是為了准備堰洲水患之事?

藥葉兒的目光微微下沉,原來,他一早就知道堰洲地區會發生水災,一早就知道青龍帝會派他去賑災……

------題外話------

提問:

邵子牧大婚那段一個月里,都在忙些什麼?

這章聖冼一席話,點明了邵子牧大婚前一個月,他都在忙堰洲賑災的事情.邵子牧很早就知道堰洲會有水患,也很早就知道如果有人想陷害他,會從哪里入手.所以早早的就開始准備了.

今天七更!

上篇:二十七,聖冼(9)    下篇:二十七,聖冼(11)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